走出思维的误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近日发布报告说,中共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报告提出:现有稳定思维的最大误区之一,是将民众的利益表达与社会稳定对立起来,将公民正当的利益诉求与表达视为不稳定因素,“不从根本上解决利益失衡与社会公正的机制问题,一味以稳定为名压制合法的利益表达方式,则只会积聚矛盾,扩大冲突,使社会更不稳定。”

笔者认为,该报告提出的思维误区,恰恰是中共党文化的固有思维,是其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份。在中共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充份地表现了出来,把法轮功学员维护宪法赋予的正当的信仰自由的诉求视为不稳定因素而实施血腥打压。让我们从解剖共产党哲学的角度,来深入地认识这个问题。

* 中共的“斗争机制”

“阶级斗争”的理论现在没有什么市场了,但是共产党固有的“斗争机制”一直在运转着,许多人对此还认识不清楚。共产党的斗争哲学源于德国黑格尔的辩证法[注]。根据黑格尔的辩证法,马克思认为,政府和政治(the state and politics)的职责就是搞斗争的,并且对阶级进行划分,认为阶级之间的冲突是社会发展的动力。

一般来说,“冲突”有两种,一种是自然出现的矛盾,如日常生活或工作中人与人之间自然出现的矛盾;另一种是蓄谋并且人为的制造矛盾和冲突,即人们常说的搞阴谋诡计。中共“斗争机制”主要是后一类冲突,其基本思想是:“掌握斗争的主动权”,人为地制造矛盾冲突,挥动“专政机器”的武器,利用这个冲突以达到当权者的政治目的。深入理解这个“斗争机制”对从深层次上认清中共的所作所为非常有帮助,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和打击法轮功都是其“斗争机制”的具体实践。

“反右”是共产党成功地运用斗争机制的一个例子:“阳谋”“引蛇出洞”,当所谓的“反党”、“攻击社会主义”言论出现后,冲突就成了既成事实。在“反右”中,为了制造矛盾,共产党用欺诈的手段让许多人上当受骗,成了被打击对象。至于这些“右派”们的动机是善意的、恶意的,提出的意见是建设性的还是合理的批评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人在形式上已经和共产党不一致了,斗争机制中需要的“反题(敌人)”已经出现了。“反右”后,没有人敢讲真话了,没有人敢对共产党提意见了,中共的政治目的达到了。

在共产党的斗争机制中,“敌人”是真的还是假想的已经不重要了,就看政治的需要:如果需要,没有敌人制造一个假想敌出来,然后假敌真打;如果假想敌有异议,那就成了真的敌人了。敌对思维是共产党意识形态中固有的。

这些政治运动,实际上是整人,迫害老百姓,同时也让中共在这种斗争机制(准确地说是“整人机制”)中维持生存。共产党掌权后还不断地发动政治运动整人,造成了八千万民众的非正常死亡,这在历史上是没有的。在中共老党员中流传着这样的话:打仗没打死,大饥荒没饿死,运动没被整死,这辈子就算赢了。可见中共“整人机制”的残酷,中共对法轮功打击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 个人没有自由和权利

和英美国家强调个人自由和权利不一样的是,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哲学思想是没有个人权利的。黑格尔把国家(政府)(state)视为是人间的“神”,在矛盾冲突中,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而且是绝对的,个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国家(政府),服从领袖,个人在国家(“上帝”)面前是没有权益的,即国家(政府)和民众的关系是不平等的,而且往往是对立的:个人只能是政府的朋友或敌人,没有第三方。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是当时德国的主导思想,也为后来德国纳粹的出现奠定了思想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共产党和纳粹出自于相同的德国哲学思想。

马克思生长于德国,而且在柏林大学学习黑格尔哲学,深受黑格尔哲学影响。所以在马克思主义中,没有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是自然的。和黑格尔不同的是,马克思主义用“党”取代了国家成了“上帝”(共产党还故意混淆“党”、“国”概念,使得许多中国人“党”“国”不分),个人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党,服从党的领袖。每个人要么和党保持一致,要么就是党的敌人,没有第三方。因此共产党的绝对独裁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之中的,是内在固有的。指望共产党“改良”都是幻想。

因此在共产主义国家里,民众没有自由和人权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决定的,是其政治体制的基础。民众任何利益的诉求都被视为对党的绝对权威的挑战,自然就是“敌人”、“不稳定因素”,这是由共产党的哲学理论所决定的。

不难看出,除了党性外,人权、人性、道德、法治在共产党哲学里是没有地位的。共产党也讲“政治道德”、“革命人道主义”等等,都是在党性范围之内而讲的;中共对“敌人”是残酷无情的,文革时的“狗崽子”,现在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年幼子女受到冲击与株连,都是明证。

因为在中共的“整人机制”中没有第三方,所以人们出于恐惧或者出于受欺骗,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而且一些人还帮助打击被党认定的“敌人”。不仅如此,敌人不仅受到打击,而且还不能有任何怨言,甚至还要“感谢党的教育”,才能过关。

中共的“整人机制”加上党的绝对权威,通过历次政治运动现在许多人已经条件反射地和“党”保持一致。中共迫害法轮功,许多人只听中共的造谣之词,不分青红皂白地跟着批判法轮功;对于法轮功学员正当和合法的反迫害诉求,不假思索地重复中共“搞政治”、“反政府”的谎言。

一些人不敢接触法轮功,说对政治不感兴趣,其实是怕中共的“整人机制”找到自己的头上。

* “稳定压倒一切”的本质

“文革”后,共产党说不搞“阶级斗争”了,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共产党不再无事生非整人了,有些人觉得共产党要“从良”了。然而,人们不清楚的是,“阶级斗争”只是中共“整人机制”的一种具体形式。

江泽民掌权之后,搞“稳定压倒一切”,而且奉行“先下手为强”、“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的高压政策。从本质上来说,“稳定压倒一切”和“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都是“整人机制”实践的一种具体形式,起的作用是一样的,而且更有迷惑性,因为长期的政治运动使得人心思稳,这个“稳定”就有吸引力。关键问题是:什么是“不稳定因素”呢?和“阶级敌人”一样,当权者可以任意裁定。清华大学的报告中列出学生对伙食的意见都被视为“不稳定因素”;法轮功学员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反对迫害,于是升级成了“阶级敌人”。

中共的来历和嗜血本性,就注定了中共党权和民众的利益一直就是对立的;如果老百姓不幸成了“不稳定因素”,那么连基本的生存权都没有了保障,更何况是“阶级敌人”。许多人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卖钱不相信,其实对迫害者说,摘取“阶级敌人”的器官来赚钱,既在政治上和党保持一致,又有“经济效益”,没有什么难理解的。问题是,许多人对中共的残忍程度还认识不清。

* 换个角度看九九年“四•二五”万人上访

江泽民、罗干集团把九九年“四•二五”万人上访作为其打压法轮功的理由。认同这种“理由”的人只看到这一件事,没有看清中共“整人机制”所起的作用。

法轮功讲“真善忍”,和共产党的“假恶斗”完全不一样,而且炼法轮功的人数快速增加,在江泽民眼里成了最大的妒嫉对象。现在回头看一看就发现,其实早在九六年的时候,从《光明日报》突然对法轮功发难,无事生非攻击法轮功,到中宣部下令禁止公开出版法轮功书籍,中共“整人机制”就针对法轮功运转了:剥夺法轮功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的权利,破坏法轮功的合法炼功环境。这个“整人机制”一旦启动后,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一九九七年初,政法委书记罗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网罗罪证欲定法轮功为“邪教”,并且开始骚扰炼功群众。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毫无任何根据就先把法轮功定罪为“X教”,然后去罗织罪名,先定性后找证据。一九九九年初,军队和公安高层的家属就得到风声,告诉自己炼功的亲友小心,说上边认为是“反动功”,要取缔等等。

由于公安在许多地区骚扰炼功群众,许多法轮功学员纷纷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于是在九八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人大退休干部在全国部份地区组织调查,调查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且把调查结果报告给了中共中央政治局。

罗干想捞取政治资本,但不断制造矛盾一直没有成功;另一方面,人大退休干部领导的调查结果也没有能让针对法轮功的“整人机制”停止运转。罗干的连襟何祚庥,于九九年四月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杂志上发表文章,诽谤法轮功,并且把矛盾放大。天津警察告诉法轮功学员,抓人命令来自北京,只有去北京上访才能解决问题。于是出现了“四•二五”万人上访。

九九年“四•二五”上访和平解决了,国际媒体给了很高的评价。但这却刺痛了江泽民的心,使得其暴跳如雷,大骂朱镕基“糊涂”,说要“亡党亡国”。这也正是清华大学报告中提到的稳定思维误区的体现,江泽民把法轮功正当的利益诉求与表达歪曲为比“不稳定因素”还要严重。

有人说,法轮功去中南海从而招致了镇压,这是由上面提到的思维误区造成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和平上访是完全正当和合法的。关键问题是中共无视法律,剥夺公民的合法权益。其“整人机制”一旦启动后,就要按照其固有的方式运转下去。有没有“四•二五”万人上访,中共江泽民、罗干集团都要想办法来发动镇压,只是换一种借口而已。只是利用“中南海”万人上访为借口,能够迷惑更多的人。因为对有这种思维误区的人来说,“中南海”那地方可是老虎屁股,敢去那地方冒犯“党威”,更何况给扣个“围攻政府”的大帽子,理所当然要镇压。可见这个党文化思维误区的危害。

* 中共“整人机制”的失败

中共“整人机制”在以前的政治运动中没有失败过,所以江泽民在九九年打压初期不可一世,下令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说“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

但是,多少个“三个月”都过去了,中共“整人机制”在法轮功面前失败了。这给中共在心理上造成的震慑与恐慌可想而知,于是又制造更多的谎言,诬蔑说法轮功背后有“反华势力”支持。意思是法轮功的力量来自于“国际反华势力”,为维持迫害制造理由。

对中共本性有认识的人都看到,中共“整人机制”不会自动停止打压法轮功的。在这种形势下,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发表了《九评共产党》,随后出现了“三退”(退党、团、队),因为只有从根本上解体中共,才能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有人说,法轮功在“搞政治”,也有人说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其实这关系到每一个人,中共的“整人机制”也许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的头上,但是看看那么多不断出现的拆迁受害者,“躲猫猫”、“被自杀”等等非正常死亡,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厄运就落到亲朋好友头上,对于子孙后代的命运就更没有保障。

清华大学的报告说中共“越维稳越不稳”,这其实是婉转地说,以党代国、以党代政的中共才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真正根源。中共不仅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而且给每一个人都增加了很大的不应该有的风险。那么解体中共这个“整人机制”不就是从源头上解决了不稳定因素了吗?从源头上解决了中共带来的巨大额外风险吗?这也是从根本上维护每一个人的公民权益。


[注]:黑格尔辩证法的中心思想是“对立统一规律”,其表现形式为“三段式”,认为一切发展都经历三个阶段,即发展的起点(正题,thesis),对立面的显现(反题,antithesis),对立面的统一(合题,synthesis)。反题否定正题,合题否定反题,合题是否定之否定。简单地说,共产党“斗争机制”的模式就是:党(正题),敌人的出现(反题,否定正题“党”),党通过斗争消灭了“敌人”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合题否定反题“敌人”,否定之否定)。和“党”在政治上不一致就是“反题”,就是“敌人”,就要被打压,甚至被消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