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就解体本地洗脑班的一次切磋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周刊》第四七一期刊登的《洗脑班为什么还存在?》交流文章,同修看后很受启发。“为什么邪恶的洗脑班现在还存在?我们修炼人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从新审视一下自己。”我们学法小组在学完法后,结合我们地区洗脑班普遍存在且时有迫害发生的情况,進行了法上交流,通过向内找,对本地洗脑班为什么存在,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解体洗脑班有了明确的方向。现记录整理部份切磋交流内容,借明慧一角与本地同修切磋交流。如有不妥或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A同修:我们地区洗脑班在全国比较突出,而且它的所谓“洗脑经验”还在全国推广,它不仅迫害我们地区法轮功学员,还加剧了其它地区学员的被迫害,尤其是去年夏天在武汉召开的所谓“全国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工作会议”后立即引起了全国各地洗脑班死灰复燃,各地纷纷重新办起洗脑班。我与被洗脑班洗脑后的学员交流时,他们都说:里面太邪了。动不动就用劳教、判刑相威胁。一些学员就开始动摇了,最后妥协了。我觉的还是学员没有放下生死,对名利情的执著放不下,放下生死不是嘴上说的,而是实修要达到的,也不是一次放下生死就完事的,而是在整个修炼过程中不断精進、不断放下名利情实修中做到的。所以从中悟到:洗脑班在我们地区严重存在是我们学员整体修炼状态造成的,我们要从法理上认识这个问题。我曾在邪恶最疯狂的时期,在洗脑班被迫害得卧床不起,但我的主意识很清醒,就是背法、发正念,同时找自己为什么遭到迫害,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洗脑班。当然当时就那个状态与境界,还没达到解体它的境界,今天再交流这个问题那就是要彻底解体洗脑班。

B同修:我们地区不仅省洗脑班存在,而且一些区洗脑班也长期存在。是不是我们学员的心促成的呢?有意无意,一思一念中承认了洗脑班,一听到同修被绑架,首先找被绑架同修的不足,等等人心吧,不是正念对待,而是无意中不仅承认了它,甚至还加强了它。

C同修:我曾经在几个洗脑班被关过,有一次在省洗脑班里面发正念时正碰上一个所谓的负责人,他问我你在干什么?我很平和的讲:我在做清洁,这里很脏,做干净了对你们也有好处。听后他连声说:你炼吧,炼吧。就走了。我体会到,也许我们要转变一些固执的观念,在法中真正升华上来,慈悲对待一切,整个环境都会变化,洗脑班也许就不存在了。

D同修:我也曾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两次虽然正念闯出来,表面给同修的感觉不错,了不起。通过今天交流,我发现到现在还有怕心,这颗心掩藏的很深,当同修提到洗脑班的迫害情况或学员自身被迫害经历时就不愿听,师父讲:‘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我这怕心就是在承认洗脑班。在法中我也能悟到:洗脑班是旧势力强加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也是不能承认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是长期怕心不去,那就是在洗脑班这个问题上没有实修自己。问题找到了,法理清晰了,我现在感觉轻松多了。

E同修:洗脑班黑窝,我们发正念就能解体它。我每星期都要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特别是有学员被关押时,我去的次数就更频繁一些,记的一次去洗脑班黑窝近距离帮同修发正念时,黑窝上空一团乌云笼罩着,同修们一起发正念,过了半天没反应,我自己感觉好象正念不足动不了它,这样不行,我来到一棵大树下,静下心来,定住,发出一念,我对应的各层天体中的各层众神及所有的众生以及被关押同修对应天体中的所有众神及众生全部参与除恶中来,发挥各种神通一起除恶。顿时感觉自己的能量场很大。不一会儿,我感觉乌云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于是我与一起发正念的同修说:我们走吧。刚走到马路边,太阳出来了,黑窝上空的乌云散尽了。

F同修:近距离发正念是要重视。我往往在营救同修时重视近距离发正念,同修出来了就不去近距离发正念,还是法理不清晰,没有正念捣毁一切邪恶黑窝的气势。把近距离发正念仅仅局限在营救同修上,没有把解体黑窝视为己任,全面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根本上不承认它、彻底解体它。

G同修:我觉的讲清真相也很重要,让人们都明白了真相,洗脑班黑窝就没有人参与迫害了,自然就不存在了。当然,我们正念足,黑窝洗脑班也不可能存在。

几年前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他们把我关在几层门的屋子的最里面,几道门成天锁着,并派三个人看守我,还有一个会武打的人在里转,每天值班的警察与包夹六、七人。

看到这场景,我心里对他们说:别看你们气势汹汹,我是不会怕你们的,我也不会让你们迫害我而毁了你们自己的,我一定要走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出去做呢!

一被关進去我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不吃也不说话,整天就躺在床上发正念。第三天丈夫来看我时我就对他说: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出去。丈夫不相信的说:这多人看着你,几道门都锁着,看你这几天没吃没喝的样子,你怎么出去的了?下午两点多钟,丈夫回单位上班去了。

当天晚上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外面同修整体的正念加持下,几天没吃没喝的我神奇般的打开了两道门,又神奇的越过高墙,正念从洗脑班黑窝中走脱。

第二天,“六一零”及洗脑班的恶人发现被关押的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怕承担责任,惊恐之余,找到我单位领导说:只要她人没事,我们不追究任何责任。没过几天单位派人到家里通知我上班。

邪恶的洗脑班是关不住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的。

我们学法小组通过对洗脑班为什么在我们地区长期存在的切磋交流,有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清醒认识:

一、本地区洗脑班长期存在且表现很邪恶,是因为我们地区学员整体有漏的人心促成的。

虽然洗脑班存在的根本原因有旧势力因素的存在与安排,但是如果我们在洗脑班这个问题上没有漏、没有人心的执著,邪恶它也就没有这么一招,迫害也不会发生。

从另一层面讲,即使我们有漏我们在大法中归正,邪恶不配考验我们,更不允许迫害的发生。但洗脑班的迫害毕竟在我们地区发生了,而且目前还存在着,作为我们地区修炼人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从新审视一下自己。

二、对洗脑班迫害形式的承认,是本地区洗脑班长期存在且表现很邪恶的直接原因。其表现如下:

1、被洗脑班洗脑后的学员,由于人心的执著向邪恶妥协,有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不断给邪恶输送能量。邪恶认为这件事它们做对了,邪恶就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甚至更疯狂的利用洗脑班这种形式来迫害学员,以达到它们毁灭众生的目地。

2、即使正念闯出洗脑班的学员,在洗脑班这个问题上没有实修,长期停留在一个层面上提高不上来,是洗脑班长期存在的一个原因。你长期停留在闯出洗脑班的认识上,就是对洗脑班迫害形式的认可;你虽然闯出了黑窝,由于产生怕心而长期不去或意识不到,其实也是对洗脑班迫害形式的认可;因为任何一个怕心在另外空间它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物质,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是洗脑班长期存在,时不时迫害我们学员。

3、即使没有遭到洗脑班迫害的学员,也在有意无意中对洗脑班迫害形式的承认,或一思一念中承认了它。例如:一听到同修被绑架,首先想到我可别被抓到洗脑班去了,或首先找被绑架同修的不足,等等人心,不是正念对待,而是无意中不仅承认了它,而且还加强了它。再有一个怕心等人心。都起到了滋养邪魔的作用。

如果我们地区大多数学员都存在这些人心,那就是整体上的一个大漏,也就成了邪恶在我们地区长期办洗脑班迫害学员的理由、把柄。

三、对洗脑班黑窝的邪恶及恶人恶行曝光力度不够;对揭露邪恶,曝光邪恶,就是解体邪恶、清除邪恶的法理认识不清晰。例如:有的学员被洗脑后,不能识破邪恶的伪善迫害手段,认为自己没有受到迫害﹙因为肉身没被酷刑折磨﹚,不知道“转化”意味着什么,没有意识到关進洗脑班的本身就是迫害。还有学员被洗脑班迫害后,不敢揭露邪恶,怕招来邪恶再次迫害,没有悟到揭露邪恶就在解体它清除它,邪恶没了还存在迫害吗?

四、洗脑班迫害形式的存在,严重影响了本地学员证实大法的形势,直接影响了本地世人及众生的大量被救度,它的存在就是在害众生,毁众生。

通过这次切磋交流,同修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彻底解体洗脑班,有了如下共识:

一、洗脑班是旧势力强加的用来迫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旧势力利用洗脑班形式迫害,名义上好象是考验学员、过关,实际上是为了毁大法弟子,毁灭众生。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旧势力是在毁众生。师父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那么,在正法的最后最后时期,邪恶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对于旧势力利用洗脑班迫害的形式作最后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们大法弟子更不应该承认。

二、不允许旧势力利用洗脑班迫害形式的再发生。只要我们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遇事向内找、向内修,修好自己,在大法中归正我们的一切不正的,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安排就会消失遁形,洗脑班迫害的形式也就不存在了。

三、第一时间曝光洗脑班黑窝的邪恶及恶人恶行,典型案例及时整理成文曝光,整体上也要及时综合报道,广泛收集洗脑班的相关信息及恶人个人的相关信息,发往明慧网,有针对性的编辑黑窝的真相传单、大量散发或邮寄揭露邪恶的真相信,做到迫害不停,揭露、曝光邪恶不止。

四、正念彻底解体洗脑班黑窝。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针对目前本地区洗脑班迫害存在的现实假相,只要我们重视发正念,重视近距离发正念,不被假相所迷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武汉地区所有洗脑班黑窝。就一定能解体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