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二五上访”到“中国富人的下一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四•二五上访”说的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办集体上访,要求释放被天津警察抓捕的学员,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中国富人的下一站”说的是中国大陆银行机构发布的《二零一一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称中国富人境外投资移民迅速增加,一些媒体在报道时干脆就说“中国富人的下一站是离开中国”。

“四•二五上访”与“中国富人的下一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四•二五上访”表现的是十多年前群众对政府的信任,希望政府出面主持公道;而“中国富人的下一站”,反映了十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对国家未来前途稳定缺乏信心。

无论是国内的人选择移民他乡,还是海外的人选择回国发展,人们在做出选择时,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基于自己对中国社会未来稳定性的判断。当然,在目前来说主要也就是对中共走向的判断——“中共是在慢慢变好,还是变得越来越坏了”。这里可以看到一个现象,越是接近权力核心和精英阶层的人们,因为了解的情况更多,看到的黑幕更多,也就越感受到中国社会未来走向的不稳定;恰恰是一般老百姓,包括一些海外华人和西方人,因为不了解黑幕内情,只看到表面经济繁荣,反而感觉不到什么危机,对“转型”、“过渡”等等一厢情愿的说辞带有更多的浪漫主义幻想。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余永定在中共英文喉舌《中国日报》撰文指出,中国经济发展的高昂代价,只有子孙后代才能真正明白(Only future generations will know the true price)。有西方学者称所谓的“中国模式”说白了就是一个“庞氏骗局”(Ponzi Scheme)。不过余委员算的只是经济账,而这些年人心的堕落,为了钱无恶不作的道德账,对后人的影响也许更大。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年纪轻轻就当CEO,现在是开私人基金公司,算是成功人士。他对国内社会的评价就是,“现在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他的这种认识很大程度上来自对生活经历的感受,比如环境污染,贫富分化,贪污腐败,诚信危机,假冒伪劣,有毒食品,色情泛滥,官匪一家,道德堕落,信仰真空等等。

但是,我想真正黑暗的地方,不少人可能还没有看到。

伴随着道德下滑的这十多年来,是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迫害的十多年。判断中国社会未来的走向,离不开了解中共到底在迫害法轮功中都干了什么。也许你认为迫害法轮功与你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共在迫害中采用了什么样的不可告人、伤天害理的手段,这才是中共本质的暴露,这是观察中共是在变好还是在变得更坏,以及有没有过机会转型和改良的重要指标。

中共迫害法轮功,至少有两件事,是判定中国未来走向的人们所不能不了解的。一个是天安门自焚骗局,一个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如果你相信中共干出了“这个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之事,那么你对中共和社会未来走向,就会有新的判断,因为自焚骗局和大规模活摘器官绝不是个人作为,而是中共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犯罪行为。

天安门自焚骗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一女子当场死亡。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中共电视台录像的慢镜头清楚显示,在灭火现场有一便衣用力抡起来一个硬物,朝刘春玲的后脑猛击过去,现场死亡的刘春玲事实上不是烧死,而是被便衣击打致死的。所谓的组织者王进东,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中间盛过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就是这样破绽百出的拙劣闹剧,中共利用其掌控的数千家报纸、数百家电视台、电台和无数的互联网站,以及其覆盖全球的媒体系统,把自焚谎言铺天盖地散布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本来镇压法轮功搞了一年多,在全国各地进行得并不顺利,消极对待和反感情绪蔓延。自焚骗局发生之后,就如同给镇压运动注了一剂强心针。因为信息封锁,国内老百姓看不到真相,中共利用自焚骗局在中国人中煽动起了巨大的仇恨,于是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急转直下,遭到的迫害步步升级。


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录像慢镜头显示,刘春玲是被一个穿着军大衣的高大男子所杀害,揭示自焚背后的阴谋。


图: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英文录像片《False Fire: China's Tragic New Standard in State Deception》(伪火)获得了二零零三年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该片主要根据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录像节目的慢镜头分析制作,揭露这场自焚是中共导演的骗局。一个政府,流氓无耻到这种地步来煽动仇恨,迫害良善,不是很可怕吗?人们对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党,还能抱有什么希望吗?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如果说自焚骗局是在播种仇恨,那么活摘器官就是这种仇恨结出的恶果。

二零零六年有一名中国记者和一名沈阳医院工作人员在美国首先曝光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位医院工作人员的前夫曾亲自参与活摘手术。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飞速发展。在二零零三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间掀起了到中国的“国际器官移植旅游热”。中国一些医院在网站上公开宣称器官平均等待时间只要一-二周(国外要等二-三年),有的还称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对于没有器官捐献习惯,更没有国家器官联网系统的中国大陆而言,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供体呢?二零零六年曝光出来的大规模活摘器官为此提供了答案。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发行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作者是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及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该书公布了作者几年来调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证据,包括调查机构提供的多起大陆医院医生的电话录音。

明慧网还出了一篇非常详尽的报告,《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里面收集了非常多的中共官方自己曝光出来的资料,包括很多被大陆医院网站删除,但是在国际权威的互联网文档网站(www.archive.org)里找到的网页备份。大量材料和分析揭示出大陆器官移植热潮中器官供体不可能靠死刑犯支撑,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就是一个被活摘器官的供体库。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团队制作的有关活摘器官真相的纪录片《生死之间》(Between Life and Death)获得二零一一年芝加哥国际电影节雨果电视奖的优秀奖。


图片来源:《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相信这无法相信的事”("Believe the Unbelievable")

在今天,对于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的“大屠杀”(Holocaust),人们觉得好象人人都知道,其实,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说,知道得零零落落,甚至互相矛盾。六十多年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本身也是犹太人的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听到纳粹屠杀犹太人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美国社会对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反应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叫“相信这无法相信的事”(“Believe the Unbelievable”)。今天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就是历史的重演。人们可能无法相信,但是,就如同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所说的那样,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是在中国大陆真实发生的事情。

今年是“四•二五上访”的第十二个周年。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去北京上访,江泽民团伙和中共却发动了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十几年的疯狂迫害,为煽动仇恨制造了天安门自焚骗局,甚至为了牟取金钱暴利和发泄对法轮功的仇恨,发生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样“这个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大卫•麦塔斯语)。这种迫害好人的后果,使得社会道德日益沦丧,使老百姓最终失去了对政府的信任。

富人们的下一站是离开中国,可是,亿万没有暴富起来的中国人民还必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中共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解体中共,才能使迫害停止,才能使社会真正稳定,才能重建道德,才能使中国过渡到没有共产党的长治久安的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