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遵化市善良农民王建被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遵化市兴旺寨乡兴旺寨村六十岁的老实农民王建被非法劳教,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遭受迫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里,王建遭受六次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摧残,直接经济损失达两万多元。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六点钟左右,王建及家人正在自家门口灌麦子,突然几辆警车停在王建家的大门口前,随后从警车上窜下了十来个不法之徒,其中包括遵化国保的王坤元、董国峰、张志民和“610”干将王继国及兴旺寨乡派出所的恶警。这些不法人员闯入王建的家中,象土匪劫舍一样,翻箱倒柜,翻遍了王建家的每一个角落,抢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折合人民币几千元,然后又强行将王建及其儿子拽上警车绑架到遵化市拘留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建的儿子王玉宝遭恶警董国峰凶狠毒打,包括扇耳光、用脚踹踢、罚站、拳头杵等,导致很长时间身体虚弱、胸痛不能干活。

二月二十六日上午,王建父子俩又被劫持到遵化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二十多天后,中共不法人员在不通知家属、本人不签字的情况下将王建秘密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迫害。

王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曾患严重的冠心病,经常出现心绞痛、胸闷、心慌气短等症状,常年依靠药物缓解症状,干不了重活。修炼法轮功后,很短时间内一身病症全部消失,扔掉了药罐子。重获新生的王建从此更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并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向善做好人,提升道德水准,他心胸坦荡,正直善良、为人热情、乐于助人、诚实守信用,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好人。

然而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一个好人却遭到遵化市中共邪党六次绑架迫害。一九九九年阴历八月的一天,王建正在家中休息,突然兴旺寨乡政府及兴旺寨乡派出所等多名不法人员非法闯入屋内,没出示任何有效证件,没说出任何理由,强行将王建劫持到兴旺寨乡石人沟派出所,囚禁在铁笼子内,铁笼子只有一张光板床,没有被褥,当时季节已近深秋,晚上天气很凉,王建只能躺在冰凉的光板床上过夜。派出所不给提供饭食,只能靠家人及亲友送一些干粮充饥。在派出所里非法关押了三天,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又将王建转送到当时位于遵化市大二里的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

拘留所里关押着很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恶人们为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地放着高音喇叭,不间断地播放着污蔑、攻击、谩骂大法的文章,强行洗脑,王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为抵制洗脑迫害,一齐大声背诵大法经文,背法的声音高亢洪亮响彻整个拘留所上空,邪恶头目恼羞成怒,下令不给饭吃,饿着法轮功学员整整三天未给一口饭吃,未给一口水喝。拘留所里伙食很差,早晚各一碗玉米面粥,粥里还经常有耗子屎;中午一个拳头大小的玉米面窝头,窝头里还掺和着玉米脐儿和玉米骨头渣。喝的汤是清水白菜汤,里面漂着一层腻虫,喝完汤后碗底还沉淀着一层细沙子粒,就是这样的伙食每天还强收二十元的伙食费。

在拘留所里王建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信仰,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又转到遵化市看守所,恶人们强迫家属交了六百五十元伙食费。在看守所里他被强迫剃光头,强迫做奴工挑豆子,二十天后被勒索二千五百元放回。

一九九九年底,王建再次被兴旺寨乡政府及兴旺寨乡派出所的恶人们绑架到兴旺寨乡派出所非法关押半个多月,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遭兴旺寨乡政府的不法之徒辱骂斥责,讥讽,嘲笑,当时天降大雪,天气异常寒冷,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天二十四小时坐在派出所会议室的椅子上,晚上困了只能趴在桌子上睡觉。

二零零四年秋后的一天,遵化市国保大队的恶警伙同兴旺寨乡派出所的恶警将王建劫持到遵化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王建绝食抗议迫害。当时任“洗脑班”校长的刘贵生企图实施灌食迫害,被王建的妻子严厉拒绝,绝食十九天的王建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状被送往遵化市医院治疗,恶人们怕承担责任让家人从医院中接回。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上午,王建正在家中搓玉米,被闯入家中的兴旺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讲法光盘。中午,兴旺寨乡派出所所长王术生带四恶警和村书记王小利再次搜家,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强行撬开王建儿子房间的窗户跳入屋内,抢走台式电脑一台和笔记本电脑一个。王建在遵化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国保大队恶警王坤元、董国峰辱骂,拳打脚踢,造成胸痛、呼吸费力、咳嗽、不想吃饭。王建的妻子、女儿知道后找到当时任遵化市国保大队大队长的张力华质问评理,张力华理屈词穷矢口否认,又怕承担责任只好将王建放回,敲诈勒索人民币三千元,王建被非法关押八十四天。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十点左右,遵化市国保、兴旺寨乡派出所二十多名恶警又强行将王建绑架并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在“洗脑班”里,王建拒不放弃信仰。遵化市“610”恶人王继国拒不放人,持续关押了六个月,勒索六千元放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