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闯出公安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陕西省法轮功学员,今年六十多岁。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早十一点左右,我买菜回家,开门就看到五、六个警察在翻箱倒柜,非法搜查我的住宅;未等我反应过来,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就扑上来,抢夺我的钱和包,非法搜查我的身体,我需要上厕所都限制不让去。他们数钱、抢东西,完了叫我签字。我想抢了我钱和东西,还叫我签字,这不成了强迫我承认他们的非法强盗行为吗?我就坚决不签。他们又打电话叫办事处或社区来人。这时我才想起发正念,就在地上盘腿打坐发正念,他们踢我的腿不让我盘,我还是坚持发了十多分钟。过了一会来一个中年男子做伪证迫害,把我财物、现金、连买菜时超市送的塑料袋都一齐抢走。

当时,一男一女来绑架我去公安局,我不去,他们拉不动,那女的一声喊,三、四个恶警上来,把我的衣服都扯掉了,拉胳膊抬腿的把我绑架下三楼,我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楼下我不走,他们把警车倒进楼道口,一人抬腿一人推,把我塞进警车里绑架走。

到了公安局,他们轮流吃饭,留两人“审问”,开始很凶,但他们说什么我都不理,心里就想清除他们背后操纵他们的共产邪灵,他们都是该救度的众生。不一会,一个吃完饭的小伙子买了一个面包,倒了一杯水叫我吃面包。我不吃并说:“我家有饭,一会回家吃。”另一个问:如果有人到你家了,你也不给喝水?我说:那就不一样了。另一个半开玩笑的说:那是佛光普照,救度众生。我也笑了,心想:这些警察也有明真相的,能救度。

在非法审问时,一个警察说:“光你在人民币上印字就‘犯法’了,印的是‘天灭中共’,你还想回家?你得配合我们把事情说清楚,说不清楚别想回家。”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的才算。”他们问:“你会电脑吗?”回答:“不会。”问:“资料哪来的?”答:“天上掉下来叫救人的。”问:“那么多钱哪来的?”答:“我们省吃俭用省下来救人的。”问:“信封、邮票、地址哪来的?”答:“信封、邮票买的,地址神给的,叫救人的。”问:“你写了多少封信、内容是啥?”答:“写多少无可奉告,内容都是救人的,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明白真相让生命得救。共产党是外来幽灵,你们中中共邪毒太深,你们受骗了!我们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希望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去多看看真相资料,拯救你们自己和家人。”

我并强调:“我修炼十几年了,不会出卖好人的!你们不要枉费心机。”一警察张嘴污蔑师父。我立马严厉的说:“你闭嘴,不准污蔑师父!我师父是最清白、最伟大、最神圣的。师父慈悲,不但救东方人,也要救西方人。你污蔑师父会遭报应的。”

我有空时就背《洪吟》〈威德〉。后来他们的态度变得温和了,一警察在单独面对我时说:“谢谢你!”我说:“你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李洪志师父叫我们救人的。”在公安局,我打坐三个小时。才开始我盘腿,他们用脚踢我,踢下去我又拿上来,反复几次。我说:你们也有妻儿老小,希望你们明白真相,不要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留后路,拯救自己。

他们以后就不管我了,我集中精力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内外,操纵非法的“六一零”、汉中公安及其它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我哪做的不好回去多学法,在大法中归正,还有师父点化,不允许邪恶迫害我,还有许多人等我去救,我今天下午一定要回家,求师父加持、正神和护法神帮助,让今天的事不了了之,叫他们打不通电话,办不下手续。

同时向内找,我平时法学的不好,常人法律知识也欠缺,不知怎么样面对这种穿着合法外衣、却非法“执法”的行为,如何从法律角度破除常人有法不依的壳,制止邪恶,讲清真相,让他们都能得救。

他们见我闭着眼,一个警察说:咳,老太婆,看一下记录签字。我不看也不签,说:“那是你人写的,与我无关!”就听他们互相议论:这老太婆真的神了,腿盘得真好,衣服穿的干干净净的,脸上颜色又好;看她身体也好,法轮功真神奇,这老太婆真的成神了。

后来他们问我:二零一二年地球爆炸是真的吗?怎么躲过?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多做善事,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躲过劫难。我们师父已经把劫难推过去了。他们还说不相信苏家屯活摘器官。我说那都是真的,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的,希望你们多看真相资料,那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救人的。

快下午六点了,他们急了,好象说不能超过多少小时(注:《刑事诉讼法》92条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62条等多条法规同时规定: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以连续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说还有两个人没批、没签字等,又过一会,问我女儿的电话,我说记不清;一个人对我说:把腿放下来,送你回家。

这样,我在公安局共呆六个多小时中,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让警察明真相,使这些警察不再继续犯罪,主动选择和朝着美好的未来发展。坐在车上,问他们要我的生活费(当时没有依据常人法律要其它被非法抢劫的财产),他们说“没收”了。

这次我虽然闯出公安局,但教训也很大,让大法资源受到很大的损失,影响了正常的救人速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泪水挡住了视线,我不知说什么了。

接下来,在我双盘打坐时表现了神的状态,师父也在加持我,全身发热,象坐在空中,轻飘飘的,脸上背上都象火烧一样热,头顶好象有人往上提,师父给了我救人的力量和信心。在打坐期间没有怕心,没有怨恨,只觉得,现在到了救人的最后阶段了,还不明真相的警察人员和世人真可怜!恨自己法律知识了解得太少。今后要多学法,多向内找,去自己的执着心,更加精進,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