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为了保证不被解散,保证这里有足够数量的被关押迫害的人,和黑龙江各地劳教所相互造假,关押人员经常被转移调动,以保证关押人员有足够的数量,让有关部门检查后表明这个劳教所还可以办下去,否则没有关押人员或人员太少,劳教所就要解体了。当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男法轮功学员)解体后,那里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便被转到了这里。其实劳教制度本身就是违法的,中共警察不走法律程序,就可以给人定罪,非法关押最长达三年。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绥化劳教所办公楼,迫害大法弟子以后盖的楼。

绥化劳教所警察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员,几乎每天都有迫害事件的发生。其迫害手段,简要归纳以下几条:

一、打人骂人:在绥化劳教所警察打人骂人是家常便饭,只要不满意,不管人多人少出手就打,张嘴就骂,没有商量余地。其实中国的劳教所也有规定,其中一条就是不许警察或指使被关押人员打骂、体罚,警察根本不按规定办。在劳教所里警察就是黑社会老大,这些警察没有什么工作能力,也不讲什么干好工作,就是靠打人来维持他们的工作,使被关押的人员心里产生恐惧。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多都是年岁大的50多岁、60多岁的老人,恶警们不便在人多面前打,叫到警察办公室关上门打,打的更狠更凶。尤其刚进来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强迫写悔过写三书,不写就上来几个警察一起打。最多有7、8个警察上来一起打一个法轮功学员,打倒就踢,脸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什么时候达到他们的目的,写三书了,才住手。其中有一个警察叫金庆富的,是一个特别邪恶的家伙,他穿皮鞋专踢学员的腿,在所里踢人也是出了名的,踢的学员走不了路。有些在社会上犯了一些错误的被关押的人,当面对警察假笑,背后却骂警察,痛恨警察,对这些警察恨的要死。

法轮功学员不穿囚服、不写三书,恶警就往死里打,直到他们达到目的。再有法轮功学员被解除迫害前还要强迫签字,包教协议签字,意思是被强迫写的三书也是自己自愿写的,他们报上去好请功领赏,不然就不给法轮功学员开解除劳教证明,不让回家或再遭毒打。

再有不让被关押的人之间互相给东西,可是警察强迫向被关押的人要东西,主动要烟,卫生纸,还有钱。包括队领导在内以及到下面警察基本都要过被关押的人的东西。

二、超期关押:超期关押的事件不断发生,几个月中就有好几个人被超期关押的,如:虎林的李荣道超期关押15天,双鸭山的张培增超7天,拜泉县的张立国超一天,闫成家超2天,海伦县吴长贵超7天。

三、体罚:绥化劳教所一大队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小凳折磨。塑料小圆凳20多公分高,每天5:30分起床,开始坐小凳,一直坐到7:30开饭。晚4:00开始,吃完饭一直坐到9点就寝。没活时每天要坐10多个小时,不让上床休息,有的屁股皮肤都坐破了坐烂了。这些警察想尽办法折磨被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四、限制法轮功学员大小便。绥化劳教所规定被关押人员2小时可方便一次。可是经常有的警察不按规定办,要3~5小时才让方便一次,请求也不行,不让上厕所。上个班不叫去,下个班学员请求去厕所。警察说:上一班不方便,我一接班你就方便,不行。有拉肚子的学员把大便便在了裤子里,有的学员小便憋不住了就往痰桶里便,叫警察看见不是骂就是打,学员每天不敢喝水。

五、被非法关押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参加奴役劳动,没有报酬的劳动,廉价都不是。法轮功学员长期要编汽车坐垫子,中国大陆的驾驶员要是知道这种坐垫子产品是劳教所生产出来的,还能买这种产品吗?这种现象在黑龙江省比比皆是,都这么干。汽车坐垫子都是纤维一类的。有麻的、人丝的,棉的,还有化纤的,加固线基本上黄色较多。坐垫绳毛灰特别大,落到人身上哪个部位,哪个部位就发痒。如脸上、下颌、脖子等处特别痒。吐出的痰都是黑黄色的,吐在水池里和白色水相比特别明显。接线时烧线味呛人,对人体非常有害。有的警察值班时冬天他们都打开窗户,为什么?纤维粉尘对空气污染的太厉害、太呛人,纤维粉尘都随空气进入警察办公室了。

六、造假:每周的纪实和警察的各种记录,专门有10多人为警察编抄记录,上级来检查时更是忙个不停造假编写和抄写。大队或中队告诉来检查团了,就让说食堂有几个菜,而且都有肉,过年节时吃几个菜,平时都能喝开水,洗热水澡,有病上医院给看病等等。其实正相反,如有病的学员,家里不来人送钱,再重的病也不叫去看。病重的那就得等死。如上级检查来了,如果不按他们要求的说,就要遭毒打。大队领导和中队领导经常说:扒你们的皮,叫你生不如死。他们是真的能干的出来。被打坏了后果非常严重的,这种事时有发生。劳教所领导也不是不知道,谁敢告他们,都害怕这些警察事后报复,都不敢告劳教所警察。有的经恐吓,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回家也不敢对外人讲出在这里遭受的毒打和迫害,可见其心理恐惧到了何等程度。

七、吃饭时间短,学员吃饭象抢饭一样,吃的慢的学员,没等吃完就被赶走了,不让吃了。经常有的学员牙齿不好,吃的慢没吃饱、没吃完就走了,这里警察变着法害人。

所谓的“上级”走过场到劳教所里了解情况也很难,所里包庇,被关押的人谁也不敢说句真话,劳教所里有许多被打的,其它部门到那里调查情况,问到被打的人也不敢说,因为都知道这里的警察心狠手辣,如毒蛇一般,等他们走后就往死里打。那种恐怖却永远烙在每个被迫害人的记忆中。


目前被当地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记的不全,有的已被释放回家)有:
刘景州:哈尔滨市
吴长贵:绥化海伦市
付双印:哈尔滨阿城区
苗春福:哈尔滨宾县
黄 光:哈尔滨市
关文龙:哈尔滨阿城区
王海江:哈尔滨香坊区
刘孝锁:牡丹江林口县
徐 斌:大庆市
孔繁昌:鸡西市鸡东县
盛彦勤:绥化安达市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警察的恶行,有待于进一步的曝光,有待于国际社会介入调查。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所长:肖建华 二把手:杨金路
参与打人的警察有:
一大队长:潘巨英,指使警察叫警察打、踢被关押的学员。
副大队长:廉兴,打人凶手。
一大队教导员:范晓东,指使者又是打人凶手。
一大队一中队长:李成春,打人凶手,经常打人。
一中队副中队长:曲健涛,打人凶手,经常打人。
一大队二中队长:石剑,打人凶手,经常打人。
二中队副中队长:王伟,打人凶手。
打人的警察有:金庆富,毕飞,钱世良,王晓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