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医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从事医生的工作多年。

医术

修炼前我是在大陆国营医院工作的医生,很多医生不重视提高医术,注重搞人际关系,而且多工作的人,不多得钱,工作中出现差错还要受到领导的批评。那时的医生,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就不错了,为工作而工作。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在内科住院部工作,基本上都是明确诊断的才住院治疗,不需要太多的思考。这样我对外科、皮肤科、妇产科的病人治疗经验几乎为零,就是内科也只是单纯的几种病例。

修炼后,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修炼与工作〉等讲法后,在以后的工作中,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对病人体贴周到、热情服务、耐心解释病情、很多病人都说我象他们的亲人一样。在行医过程中从没对病人提出任何私利的要求。领导认为我的工作好,让我治疗他们的亲朋好友。

在中共诽谤大法的初期,受中共的宣传的影响,科主任问我是否有不让病人吃药的行为?我告诉他:“炼法轮功能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从而不得病,并没有不让病人吃药。”他说:“没有此事最好,当医生千万别说不让病人吃药。”我悟到:我能做到一个好医生,就是对中共谎言的揭露。全院职工都知道我继续炼法轮功,许多病人也知道,我也一直从医生角度讲真相

几年前,亲属见医药行业有利可图,逼迫我以挂靠医院的方式,从事个人行医。想要开设诊所,需要各方面都精通的全科医生。而我对很多科目都是从零开始,我才认识我医疗经验的贫乏。我决心用大法的法理指导自己行医,做一个好医生。我开始了独立的思考,对病人的病症、体征及鉴别诊断和治疗方案,从新排查,要以最安全快速的方式诊治病人。

那时我每天坚持学法不断,遇到医学方面的难题,简单的翻一下医学书,了解一下大概情况,每次也就十分钟左右。对遇到的问题,常在学法过程中会有新的认识,并把西医理论引向深入。就这样,大法的法理不断指导我对西医理论的再认识。一年后基本上能做到对常见病心中有数,自如的诊治病人,我明白这是大法给予的智慧。

在行医过程中,我发现用中医理论指导诊治疾病很有效,也更符合大法的法理。如常见的感冒疾病,用西医很难立刻区分,只能靠经验判断,用药很难准确。当用中医理论区分为“风热感冒和风寒感冒”时,诊治的思路明确了。我向老辈医生请教用药,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案。可我在学法过程中,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案,给亲属用过后效果显著,在以后应用中,很多诊所治疗不见明显效果的,用此方案很快痊愈。我亲属说:“病人需要多日才能治愈的病人,你治一、二天就好了。”我的医术在提高。

我听说中药“白癣皮”可以治疗糜烂性胃炎,我的一个亲属服用后很快好转,再次胃镜复查痊愈。一味简单的中草药能够治愈西医难治的胃糜烂。

后来我开发了两个中药方剂,一个是治疗肠炎;一个是治疗“帕金森病”(震颤麻痹)。治疗肠炎的方剂,我给了邻居免费服用效果明显,有个久治不愈的病人,我用西医输液治疗无效的情况下,服用此方后两天明显好转,十天痊愈。一年后再见到他时,病情仍未复发。我体验到中医中药的博大精深。药监局因我没有中医上岗证禁止我独立配制中药,此法只能在民间流传。治疗帕金森病的方剂,经过我反复论证,认为是一个可行的治疗方案。

医德

修炼以后我认识到,要用大法修出的善对待病人,当我治疗病人时注意自己的心性的提高。特别是个人行医以后,能正确对待工作中遇到的麻烦。

比如:有个面部过敏的邻居,给他用了抗过敏药物后,很快痊愈,他反说是用“面部保护霜”治愈的。我奇怪药物怎么能无效呢?几天后他再次过敏,才说了真话。我当时听了真不是滋味。

还有一个患阑尾炎的病人,治疗两天后仍说效果不明显,我让他到上级医院去检查,他却要坚持继续用药治疗,出门前还弯腰装出病重的样子,出门后立即站的笔直。我亲属看见这样的事情后,愤愤不平。

服过我配制中药的人,只告诉他们的亲人疗效好,对外人都保密,还同我讲条件,遇到这些后有时争斗心、怨恨心、报复心、自尊心等都出来了,我马上能意识到,并修去它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对待病人,热情服务。亲人常问我:“碰到这样的事情,怎么看不见你生气呢?”

有位亲属看我诚实,告诉我现在很多医院、诊所勒索病人,都少给病人加药,多收钱,还可以延长病期,鼓励我也那样做,我只是笑了笑。而我正好相反,治病时常常多加药,少收钱,只想到病人怎样早日康复,决不随着人类道德败坏而败坏。

有几次遇到过高度过敏体质的人对多种药物过敏,问病时还有意隐瞒,用药后立即出现强烈的过敏反应,常规抢救用药不见缓解的情况下,突然急中生“智”,加药后立即见效,家属过后告诉我:“以前也出过类似的过敏反应,被送到市医院抢救治疗,你治疗的真快。”当时我的怕心、顾虑心、逆反心、自责心以及对治疗事故的后怕等都往上涌,我能很快认识到并克制它们的发作,以后逐渐的修去了这些执着心。

当我熟练的掌握了很多医学知识后,显示心、欢喜心、求名求利的心不断往上翻,因为有了以前修炼的基础,我基本保持一平稳的心态。其中有一个根本的执著心,就是占有心,想独自占用,并利用大法给予的智慧证实自己。我认识到这些后,牢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在修炼好自己的同时,更好的服务社会,证实大法。在修炼心性过程中,我始终抱着这样的思想:无论任何情况下,只要我动心了,我一定挖出让我动心的原因,是什么让我心里不平静了,这是我修炼中一直坚持的。这样心性提高的很快。

我有一个病友对我说:“过去有句话,宁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象你这样的医生对人善良、和气、没有坏心眼,得罪你都没关系,你也不会用医药害人。”服我配制中药的人,我都人为的加上禁烟禁酒,节制欲望的条件,有因生气患病者,我开导他们重视人类的道德,并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也希望他们有个好的未来。

由于自己治病快速的疗效,诚信的服务,逐渐取得病人的信任,开创了很好的环境,有的邻居亲切的叫我“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