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二零零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这里我想就自己在个人修炼中的一点突破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不再瞧不起老实本份的丈夫

丈夫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留下了诸如记忆力差,反应较迟钝,及严重癫痫等等后遗症,而且他的学历低,初中毕业就被招工参加工作。尽管他有一个令人羡慕的稳定工作,但在我修炼以前,却常常因为他的老实本份,做事缺乏脑筋、不灵活、不圆滑、没有应变能力等而瞧不起他,看他多有不顺眼,对他做的事不放心,不顺心。因此他常常只是按我的意愿行事,不敢自作主张,而且事情做完了,若有一点点不如我意,还常常遭到我的指责与数落。他对我的指责与数落,从来都是默默承受,从不回应。他的这种一声不吭的沉默,常常让我更加恼怒。尽管我们家庭中从来都没有过争吵,但我内心的不平与不满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怨天尤人,生活的很苦。

修炼以后,我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缘份促成的。今生我们能成为夫妻,那该是多大的缘份啊,我得好好珍惜。而且师尊教导我们修炼只能向内找,向内修,要多看别人的长处。而且师尊自己那么高层次高境界的觉者,在这个末法时期却要救度这些即将被旧宇宙淘汰的生命,师尊从没有因为我们在人世间迷的太深,污染太重而瞧不起我们,对当今世上那些败坏的众生与世人,还在用他自己巨大的承受和无法想象的付出来尽力挽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我又有什么理由瞧不起丈夫?况且丈夫虽然智慧能力等有限,但他勤恳朴实,任劳任怨,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奉献。单位同事休假,他总是积极主动去代班;轮到他休假,如果单位事务繁忙,他总是自觉的去加班忙活,也从不要报酬,因而单位领导同事对他评价很高,他的人缘很好。

在家庭中,他很勤劳,能主动做家务,对人很和善,很宽容。有时候,我做错了什么,我很懊悔,很自责时,他总是安慰我,那种宽容让我好感动。有时候他辛辛苦苦做的事不符合我的意愿,我就不管不顾的数落他,责备他,他却从不顶撞我,从不跟我急,处处顺着我。他的这种根本就没有气恨,不觉委屈的忍让,常常让我感动不已,也让我惭愧至极。

对照大法,我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我下决心彻底修掉看不起丈夫的肮脏人心,发自内心的善待他,处处尊重他,有事跟他平等交流,一起商量。现在我看他处处顺眼,即使他做的事情不符合我的个人观念了,我也会站在他的角度上去理解他,体谅他,然后默默的去弥补他的不足。而且他表现出来的所有优点都让我找到自己的差距。

就在我努力实修自己的时候,逐渐我的急躁心、暴躁心不那么强了,几乎表现不出来了,我心中的怨恨与不平也没有了,我的慈悲心出来了。

丈夫从我的变化切实感受到了大法的正派和美好。于是在我修炼四个月之后,他自己主动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来,也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去人心的考验

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我哥哥骑摩托车带着嫂子被一轿车撞了。哥哥被撞的血流满面,嫂子右膝髌骨粉碎性骨折。司机当即将他们送到附近医院之后,付了七百元的费用就离开了医院,并未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哥哥记住了车牌号,便打电话请我帮忙处理事故。

开始我还能把握好自己,要妥善处理,并借此洪法和证实大法。我先是安慰哥哥和嫂子不要急躁,先休息养伤,并从因果轮回的角度给他们讲了事情的出现绝非偶然(他们明白大法真相,早已“三退”),告诉他们要宽容对方,要妥善处理,不能按当今社会上败坏的理念来对待。哥嫂很认同,并全权委托我处理这桩事故。

我向交警部门报案。办案警察马上在电脑里查到了车辆及车主的有关信息,并电话通知了对方。对方当时也认帐。事情看似简单。可等肇事方与交警见了面行贿之后,交警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以出事时事故双方未及时报警,也无现场勘查,肇事车已开走了,他们难以处理为由推脱。结果一直拖到十一月底都没有结案。最后我只好向法院起诉。

法院马上立案,并立即发出传票,并定于元月十六日开庭。对方收到传票和开庭通知后,立即找到我哥嫂家,要求私了,请求撤诉。这时已是元月八日了,再过一星期就要开庭了。哥哥嫂子本是那种老实本份的朴实农民,又经常听我讲大法真相和大法的有关法理,特别认同大法,并在一定程度上同化了大法(虽然他们至今还未修炼大法)。他们见人家找上门来了,就接受了对方的请求,并表示对方愿赔多少赔多少算了,权当自己不小心摔的。对方当然乐意,于是就给哥哥嫂子出了那一万四千多元的医药费,了结此案。

根据交通事故赔偿条例,医药费,住院费,陪护费,误工费,伤残补助金等等加起来,按实打实的算,应该是三万五千多元,再加上适当的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由肇事方支付诉讼费,至少在四万以上。这些是办案法官亲口跟我说的。而且肇事车主属于一个实体公司,这点经济赔偿是不成问题的,况且他的车辆是全保的,法院认定保险公司要作为第二被告。因而四万以上的赔偿加上我垫付的诉讼费,他保证一分不差全部送到我手上。

当我听到兄嫂以赔偿一万四千多元的医药费了结此案时,我完全没有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了。我恨兄嫂太懦弱,任人欺负;我抱怨他们不与我商量就私自了案;我心疼他们这一年来遭受的苦与痛以及所造成的损失:嫂子住院一个多月,然后在家拄着双拐艰难挪动;哥哥近一年时间不能出外打工,只能在附近做点零工并照顾嫂子和家务;而侄子上大学需要巨额学费和各种费用;还有车祸造成的后遗症对今后工作和生活的影响等等。说实在的,就是那四万多也只是按现有法规核算而已,无法弥补实际损失。可是老实本份善良纯朴的兄嫂却没有想到这些。他们那一句“权当自己不小心摔的”,就轻松的宽容了对方。

那一整天,我都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到了晚上,我竭力克制自己,开始向内找,一点一点的回忆自己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的每一环节中的心态,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执著,那就是争斗心和情。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我突然明白了这个事故从一开始就摊到我头上,把我与它联系起来,经历较长的复杂过程,而到后来起诉,立案,开庭却出奇的顺利,法官又提前将断案的结果泄露给我,到最后了结却又那样迅速干脆,不容我插半点手。这一切都是来暴露我的争斗心和对亲情的执著的。这一刻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与度人的艰难,我的泪水簌的流了下来,我赶紧合十。

我的整个身心一瞬间轻松了,我感到我身体内去掉了一大块物质。从此我对亲情看的较淡了,兄姐中,亲朋好友中很多事情变故的出现,我都不会被带动了。同时,我感到自己对众生的慈悲增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