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李洪志师父 感恩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以来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体迅速得到康复,心灵逐渐得到净化,道德明显在回升。

喜得法,身体不知不觉已康复

在我刚刚懂事时就记得母亲经常生病,后来她不到四十就过世了。继母来了也经常生病。我们家的经济收入大部份支付了医药费,除了日子过得清苦外,主要是听到她们的呻吟很难受,进了家门感到很压抑,因此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

可没想到:医生还没学成,我自己也生病了。好不容易坚持毕业了,老师忠告我:目前世界上还攻克不了乙肝,你这是“富贵病”,只能养,要吃好、不能生气、不能劳累。找对象找个能干活的、脾气好的,别跟其他同学那样逞能,也许能养好,否则……老师没说下去,但是我知道,发展下去结果是肝硬化或者是肝癌。

所以参加工作后十分注意保养身体,但是“病”的状态依然存在,最明显的症状就是食欲差、厌油腻,乏力、拖不动腿,最讨厌的是恐惧那个病的发展后果,这个“阴影”一直笼罩着我。在这个精神压力下我得了失眠症,严重到晚上邻居家的挂钟打几点都知道,每晚只能连续睡两个多小时觉,偶尔连续睡四个小时就像过年一样高兴。白天昏昏沉沉,晚上迷迷糊糊,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一天到晚很疲劳。

按理说,自己当医生应该比普通人更知道吃什么补品、用什么药物,但身体却一直不好。有病乱投医,我就去练了些气功,结果练了一段时间都不见效,也就自动放弃了。

可神奇的是炼法轮功没多长时间,不知不觉的、我没留意哪天开始,缠绕我身体十多年不适的症状都不见了。晚上无论几点睡觉,倒头就着;腿也不沉了,而且脚步轻松;不仅吃饭香、能吃肉、甚至觉得肥肉才香呢。而且那个笼罩我的“阴影”也消失了,我觉得心情特别愉快,心里充满了阳光,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五,还发生过一次令我难忘的事情:晚饭时一家人(小姑和孩子也在)边吃菜喝酒,边看电视,丈夫煮熟了饺子(说明一点:以前我身体不好,我带孩子,家务活基本丈夫承包了,所以他掌勺)和孩子出去烧纸了(习俗),十多分钟没回来。我想看看炉子需不需要加蜂窝煤,提起水壶一看炉火正旺,放下水壶闻到一股煤气味,抬头一看打火灶开关(小阀)没关闭,丈夫经常出现这类错误。我想:小阀没关,一定是液化气罐开关(大阀)没关紧,漏气了。当我伸手关闭大阀时却发现大阀根本就没关,我慌乱的不知向哪个方向是关,急忙关闭小阀,惊魂未定,丈夫和孩子回来了,丈夫说是没关大阀(估计是习惯性的打开小阀没点着火,误以为是关闭了)。我家厨房不足五平米,而且还放了一个备用的液化气罐,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两颗炸弹,别说我粉身碎骨,我家的房子、财产也得受损,恐怕邻居都得跟着遭殃了。可想,我对大法、对师父那个感激的心情啊……无法用文字表述,每每想起都会泪流满面。

那些年我花了多少钱,吃了多少草药、补药无济于事,而师父没要我一分钱,就给我治好了病,而且还救了我的命、保护了我们家,我想给师父送礼都没地方送,想对师父说句感激的话都没有机会,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给师父祝福。当然了,师父说不求弟子这些东西,只是要求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更好的人、真正修炼的人。

当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想:打压没有用,我接触了好几种气功,什么功法好、什么功法不好我心里清楚呢。因为法轮功已经在我心里扎根了,哪怕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不放弃。但那时候还没想到要护法。现在想想,这么好的功法被取缔、自己的救命恩人被诬陷,我却没有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真是太不应该、太自私了。有人说“你们觉得好自己在家炼就行了,又是上访、又是发真相资料,你们这是搞政治。”自己在家炼,又安全、又省心,法轮功学员又何必省吃俭用、不辞辛苦、冒着危险发资料、讲真相呢?一不留名,二不图报,还不被人理解,是不是太傻了?不是! 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不是为了自己,不是搞政治,而完全是为了别人、是无私的,是为了把这福音传给世人。

学大法,心灵不知不觉被净化

从小就经常听人夸我,老师、同学夸我学习好,领导夸我工作好,同事、邻居夸我脾气好……时间久了我也就认为我真的很好。从开始看宝书《转法轮》,我觉得太好了,师父书中讲的太对了。而且每次看到书中举的例子,都心中感慨:师父太伟大了,现在社会上的那些人可不就是这样嘛!都是自私的、都想自己。举例说的那些不好思想和不好行为的人,我从来都没有想那是说我的,认为师父说的就是张三、李四……(给别人对号入座),那个时候就是不会向内修。后来随着不断学法、看同修交流文章,逐步的学会了修炼自己。某一天突然悟到:原来师父书中讲的那些不好思想和不好行为的人就是我呀!我非常惊讶,自己一直认为自己不错的,怎么这么差劲哪!?怎么有这么肮脏的思想?做了这么不好的事呀?

可以说在我生病以前一直有“自我感觉不错”的优越感。自从生病以后则每况愈下,哎!时运不济,自觉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跟同学比,人家车、房、钱、权都有了,名利双收,而我却没有一官半职,还在贫困线上挣扎,但又无能为力和无望,感觉生活灰蒙蒙的。表面上没做什么,但内心常常浮想联翩:如果没生病我也……,或许我比他(她)更……修炼前经常胡思乱想,时常幻想着某一天能发点财,甚至更肮脏的想法都有。

修炼前我曾跟人家发生过一次两自行车相撞的事,实际车速并不快,没摔疼,我抬头一看那人车后座上载了两套瓷器,脑子里反映的很迅速:包装盒挺好,会不会很贵啊?万一撞碎了得赔多少钱哪,我可没有钱赔他。我就坐在地上抚摸着腿唏嘘。那人支好车子,回过头来狠狠训了我一通走了。其实我并不想讹他的钱,我看他面相不善,怕他讹我,所以先出招了。说起来我很爱面子,不是那种发泼的主,被人训斥的很尴尬。

我很奇怪:我不与人斤斤计较,不跟人家争名争利,评先进、标兵、长工资没有份也不争,向来觉得自己没有利益之心,实际上骨子里还不就是怕损失钱吗?不就是利益之心吗?

对照大法,向内找自己,我的心灵逐渐净化。

勤修炼,道德明明白白在回升

回想我以前的所做作为,根本就不是什么淡泊名利的人。在我做医生时,有一段时间有机会能捞到点外快,介绍病号去住院可以得到提成、好处费。在接触这项工作前,听同事私下里议论过某某能捞到好处的事,我心想那样做确实是不道德的。可是真正自己干的时候就忘了,因为好像不用自己去想办法索取,自然而然就送到手了(都知道这叫潜规则)。刚开始自己还挺意外,后来就习以为常了,还时常为有这灰色收入而窃喜,至少能给自己心里找找平衡吧。至于什么道德不道德的话题,早就忘九霄云外去了,因为都这样,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修炼法轮功以后一下想起来了,突然觉得不对劲了,这不是占便宜吗?师父说了修炼的人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我应该还回去。可是到手的钱再拿出去不是滋味,因为我很需要钱,而且别人也不会追究,曾想还回去是不是太傻了?又想:师父说了修炼就修人心,不用做给别人看。尤其修炼的初期,思想中在个人利益得、失问题上反复好几次,最终觉得应该听师父的话,不能得这不义之财,因此我把钱还给他们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应该拿这钱,给病号用吧。可是他们又给我送回来个存折(我的名字),说是都这样,别担心。最后我把钱提出来上交了。再以后我们就达成协议不搞这个了。

现在社会上为房产、家产等兄弟姐妹都闹得不可开交,也有父母把孩子告上法庭的。作为一个修炼者,我谈一下自己是如何处理这个事情的:我家两套房子,但都不大,房子是当年老人在世时单位分配的。老人过世了,小姑子住一套(她不是这个房产单位的),我们住一套(我们交房租)。房改时我们按政策买下来了,是我们夫妻俩人的共同财产。房改后小姑子她们没有房子仍然继续住在这儿。后来小姑子单位也有房子了,但是她们说住惯了,说我们孩子小现在不需要房子,她把新房子租出去给孩子弄点学费,我们啥都没说。再后来她孩子毕业了,仍然住在这儿,直到她们买了第二套房子,又装修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搬出去。这一住就是十几年,至于她们房子租了多少钱我们从来不去过问,也不提及此事。所以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

在这个期间经常有好朋友闲聊得知我们家的事,提及房子,他们都为我鸣不平说:你小姑也太不像话了,没有房子住在这也就罢了,自己有房子了还赖在这不走!?那么你说住习惯了继续住也行,可是把自己房子租出去赚钱,自己住哥嫂的房子不给房租,这算哪门子理?别人不说我也不去想,大家都说的时候,心里也不平衡。每当心里波动时,我就想师父讲的法“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争不来。”师父让我们凡事要为别人着想,所以我想:也许小姑觉得她有居住的理由;也许那个理由(即便是不合常人的理)正是我们前世的债务结算。我现在也有房子住,那房子谁住不是住呢?说到底不就是钱、利益问题吗?我要做到师父说的房子是金子砌的但心里没有,想着师父的法,我就心理平衡了。一直到后来她们姊妹都催她快搬走。有一次她姐姐跟我谈到此事,我说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否则我怎么也做不到的。确实是这样的,想想修炼前,我把钱看得那么重,做梦都想发财的人,能够对如此数目把此事看淡?听起来都是天方夜谭,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就名利心而言,我由一个自以为是的人,到发现自己是个名利心很重的人,到真正放下如此利益之心,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是随着修炼一步步走到今天、做到这一步的,但是并非这一件事做好就说明名利心修掉了,还没有彻底,时常出现反复,稍微一放松就出问题。

我管理一些办公用品、劳保品时,常有人要点这个那个的说是给孩子用(这样的事简直太普遍了,可以说这不叫什么事)。开始我并没多想,时间久了就觉得不平衡了:我孩子也上学,他们给孩子用?就算以后对不上帐,还不能说谁谁领用了,我不拿不是白不拿吗?这个时候师父的话忘脑后去了。可是真正拿回家用了心里又不舒服:常人拿我也拿,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这怎么是修炼呢?贪便宜就是失德,不去掉这坏思想、坏行为怎么能长功、怎么能祛病呢?经过一段时间修炼还觉得没有利益之心了呢,怎么又冒出来了呢?难怪师父说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大洪流的污染,要想不着色太难了。要想不被污染,唯有多学法、经常学法,不放过一思一念,才能成为合格的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