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进监狱劫持数百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前进监狱,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该监狱也成为中共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基地,暴行肆虐。

一、被前进监狱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前进监狱共有十六个分监区,法轮功学员主要被关押在九分监区、十二分监区、 八分监区、一分监区,这四个分监区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数百人之多,下面是部份名单:

李昌、王治文、时绍平、杨少成、刁久利、秦尉、徐化泉、王奎、林树森、韩世民、张立君、王为宇、张建 、张艳斌、黄建、吴引畅、张爱民、王宝江、王益、武军、张振忠、翟广才、关智生、马红云、史庆文、王 双力、王建林、鲍守智、庞有、葛大顺、张敏超、张勤元、姜海、马昂、赵立冬、王剑、董明泉、王宏伟、 段永刚、李宝树、郭巍、张翼鑫、李津鹏、陈振彪、马昌锋、华苑、杨秉海、黄广利、王洪斌、闻俊海、朱 柯明、俞平、戎伟、尧伟、李勇、徐承早、刘晓卫、柴桂金、柴贵如、李军、景军、孟军、虞超、姜涛、陈苏平、李俊峰、张海丰、王剑福、赵福贵、王逸、邵明学、王树祥、谭守礼、李振阁、赵秉忠、魏世均、李凯、张鸿儒、韩 学、王立、赵辉、王蕴普、姜振华、董明泉、张振忠、王国华、王思礼、刘力君、闫峰、邹雄、王保利、魏 德水、李宝峰、左长喜、孙德利、李朝喜、张永利、张玉宏、周得东、李延东、李殿生、张立君、郭殿方、 王友群、石波、李延东、李财华、毛福胜、刘书胜、王建林、郭金龙、王健、段沛臣、武国明、杨成山,王甫(璞),赵立冬,葛大顺,史庆文,张勤元,王友群,张德仁,晋源涛,李建,索 镇江、宋延彬、张文胜。

二、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警

监狱长段炳川、副监狱长曹利华、原副监狱长程辉建、教育科长赵卫平、教育科副科长冯有喜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警。其中冯有喜用尽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前进监狱的九分监区是最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也是迫害最严重的。这里的恶警常说:“让你们过舒服了,就是我们的失职。”九分监区内部还有一个严管班,那里是迫害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地方。

九分监区的几任指导员分别是曹利华、李志明、王树友、刘光辉和陈俊。这几任指导员中,以曹利华和刘光辉最为邪恶。曹利华因为迫害法轮功卖力而不断升职,先后做了清河分局管教处处长和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做小队长时就积极迫害法轮功,指使犯人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九分监区的恶警还有张雪宁、周连国等等,都做过不少坏事。

八分监区指导员梁凯、恶警中队长熊智尧、恶警陈宏斌、柳刚及一姓胡的恶警等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

十二分监区邪恶头子陈俊,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艳斌、徐化泉主要责任人,陈俊手下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孟繁国等。

一分监区邪恶头子是刘中山,手下有恶警李学东等及一帮包夹打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歪理

前进监狱对犯人的管理方法实质就是一套整人的制度,所谓的“改造”就是把人变成邪党的奴才。邪党内部 的“劣胜优汰”在这里得到了充份的表演,恶党控制下坏人的魔性、兽性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个所谓的执 法单位,你看不到人权和法律,这里就象一个流氓黑窝。

前进监狱有一整套非常邪恶、残酷、毫无人性的整人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 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如睡觉、吃饭、上厕所等,进行各种限制,对学员的人格肆意侮辱,对学员的人身残酷 折磨,对学员的精神恶毒摧残。法轮功学员本是真诚善良的好人,是被无辜迫害关在狱中,而且前进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刑事犯人。

暴行往往要用谎言去包装,这一点在邪党体系内从上到下到处都是这样,前进监狱也不例外。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些见不得人的罪行,前进监狱粉饰自己是所谓“人性化管理”、“人性化教育”、“亲情“转化””、 “春风化雨”,不打人、不骂人、用真情去感化你。实际上深入其中,你就会发现这里是好话说尽、坏事干 绝,而且令人作呕的是这里还有一套歪理来为迫害找依据。

比如,恶警经常采用长时间坐小板凳的手段来折磨法轮功学员,还说是上边的规定,可是你问他:上边指谁 ,指哪个单位?他们说:监狱叫执行的,别打听了。你如果再问他:监狱规定也成法律了吗?恶警们会赤裸裸地说:到监狱讲法律来了?监狱不讲法律。对待法轮功更不讲法律。法轮功学员拒绝配合,恶警就用镣铐等刑具残酷折磨。

四、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太多了,下面仅举几例。

法轮功学员时绍平一直坚定信仰,拒绝“转化”(中共恶警把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恶警曹利华、刘光辉使尽了招术整他,采用“熬鹰”(即长时间不准睡觉),面壁罚坐,连上厕所都要被押解着,甚至几天不让睡觉,还挑选暴力犯殴打辱骂他。特别是面壁罚坐,每天被强迫在小板凳上坐直不许动长达二十个小时,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到现在已经十年。

法轮功学员翟广才虽然年过七十,同样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八分监区指导员梁凯叫包夹殴打翟广才,不让睡觉、熬鹰。那些犯人谁敢不听监区长的话,有他的指令,更加的邪恶、狠毒,用拳头挤出中指砸脑门,叫打脑背儿,强制翟广才罚站,有一个犯人急速跑进来给翟广才脚趾头一脚,疼得翟广才四处乱转,还是逼他罚站。后来翟广才发现脚都湿透了,脱掉袜子全是血,原来脚趾盖被踢掉一个。那个犯人害怕了求翟广才别说出去,在被这样迫害的情况下,翟广才还是先替他们考虑,为避免他们被集训没有说出去。

法轮功学员武军拒绝“转化”,恶警利用坏人强制武军坐小板凳,熬鹰,梁凯亲自监督。武军被熬了八天八夜不让睡觉,每天恶警指使包夹打骂他,污辱他。一个包夹用手揪武军眼皮,揪掉了一块眼皮,武军疼得大喊。有一天夜里犯人暴打武军,武军在筒道里大喊,梁凯和那些值班的警察装听不见。恶警看到武军不“转化”,不让他上厕所,或三个包夹押着他,逼武军给厕所喊报告。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程辉建亲自指挥,将武军等六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到新组建的集训队加重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艳斌不“转化”,恶警陈俊使用毒招,让包夹用绳子勒张艳斌的生殖器官,逼张艳斌坐小板凳,双手扶着大腿,一坐十几个小时。陈俊还利用犹大开什么座谈会,妄图“转化”张艳斌。

恶警孟繁国指使包夹强迫法轮功学员徐化泉罚站,在极热的夏天,徐化泉一站就是一天,汗水从手上往下滴,汗水都撒在地上。徐化泉挨打挨骂,受尽了折磨。

王宝江拒绝“转化”,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好!”一分监区邪恶头子刘中山命令包夹对王宝江大打出手,王宝江还是一切不配合,最后将王宝江关进集训队迫害。

相关恶警的地址:
天津市京山线茶淀站106-9信箱 前进监狱 九分监区 指导员 陈俊
天津市京山线茶淀站106-12信箱 前进监狱 九分监区 指导员 刘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