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七旬老人再次遭冤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江苏报导)江苏省盐城市新兴镇73岁法轮功学员钱凤成被迫害有家不能回。2010年4月21日被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还遭非法起诉、开庭。


钱凤成老人

钱凤成老人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多次被中共绑架,自1999年以来,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5、6次,为了所谓的“转化”,洗脑班人员有半个月不让老人睡觉,整整铐了14天:将手放在背后铐了5天,放在前面铐了9天;后来将其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4年。

从2009年8月份以来,因中共恶警上门骚扰,老人有家不能回,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就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中共还不能放过,公、检、法、“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还又专门成立什么专案组,三番五次,南下杭州、上海等地到处找他,并且对他的亲人、子女进行威胁、恐吓,全天候的蹲坑、监视跟踪;还花钱安排专人对他的所有亲朋好友的电话监控,还在用奖赏的办法在非法追捕。

下面是钱凤成老人自述这次遭受绑架、起诉、开庭迫害的经过:

我叫钱凤成,家住江苏省盐城市新兴镇。因为我修炼法轮功,2010年4月21日,我在海华机械厂上班时,被绑架到盐都警官培训中心迫害;九天九夜被铐在刑审凳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专门装的强光灯对住头照、还打我,朱大队用脚踢我,许小田打我脸,许玉松拉我大膊子肉。

在迫害期间,我跟他们要法律文件他们拿不出来,但他们说:有。最后他们终于拿出来了,但是假的。为了迫害好人,他们伪造文件。恶警许小田说:我可以天天这样折磨你,6个月结束还可以再弄6个月,我还可以把你一家弄下牢。他们夜里吃夜餐,我没得吃,早上他们吃完早饭带两口粥还不让我趁热吃。在警官培训中心的9天9夜被铐在刑讯凳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饱饭,用强光灯对住头照并打我。

在看守所内,我跟身边的人讲真相,他们很多人身上的病都好了。如在大洋村五保户王百玉关节炎好了,学富陆大牛皮癣消下去了,陈上海腰痛好了,就连周绪先的乙肝也明显好转了。有一天看守所里关进一个红眼病犯人,第二天就传染了三人,没人敢靠他睡,我说我不怕我来睡。后来我被送洪泽湖监狱,由于我没有转化属二级严管,监狱派两个犯人看管我,每月给他们加分。

监狱内的犯人由于道德的缺失,身体不太健康,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毛病,我对他们说:只要你不反对法轮大法,我告诉你两句话,只要你念念,保证替你解决毛病,那两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我话这样做的王维忠、王运成高血压好了,吴勇秃顶上长出头发了;管监房徐州会计师马元涛高血压、心脏病,晚上来到监房时脸上象血泼一样,一直吃降压药救心丸。我说马爹爹你分到我监房是有极大缘份,我给他讲真相,并把李洪志师尊写的《论语》抄给他,叫他经常念念。结果第二天他就不吃药了,血压正常心不慌了。他告诉我说:我把你抄的《论语》存在手提电脑里,有空就打开看看。

下面再谈一下2010年10月26日下午开庭的情况。当日下午开庭时间是一拖再拖,3点半还没开庭,在整个开庭期间不让被告人讲话,连律师讲话都受到限制,律师叫带证人、知情人都是证人,法官声称知情人是同案犯不能作证。起诉书中有曹福林的证词,曹福林当天没到庭,后来才知道曹在刑讯逼供期间被打得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了,所以不能到庭。法院自知理亏,也不提曹福林了,所谓的证词也是逼供的、不可信。整个庭审在无凭无据无证人的情况下,检察员还振振有辞地说:判谁谁几年。简直就是一台荒唐的闹剧。

事隔三个多月后,2011年2月17日,法院通知开庭宣判结果,在无旁听、无律师、无庭审的“三无”情况下宣判,判决书上又多出了十几个证人来,为什么开庭时不出来作证呢?也就是法官说的知情人是同案犯不能作证,不知情的不是同案犯就可以作证的歪理来。

盐都公安以朱成桂为首的两次把我送进看守所,我已是过70岁的老人了。看守所两次把我迫害得生命垂危,弄到医院抢救一天一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