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带好小弟子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女儿曾问过我:妈,你说你带我这个小弟子累不累?我每次过不去关时,还要冲你发脾气,你不生气吗?我说:“我很累,不是一般的累,而是心累,你的任何一个不愉快的事都能牵动我的心。”遇到她对我发脾气时,我不是用家长式的做法,而是先静听她发脾气的原因,等她平静时再和她在法上交流她为什么没能过好此关。我也对她说过,如果你是个常人,我绝对不允许你对父母这样。因为你是修炼人,只是一时过不去。等你明白过来,你会做的更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得法的,当时女儿才五岁,因每天晚上没人照看,所以就带她去炼功点,到那儿她只是自己玩。在一九九五年的七、八月份,我做了个梦,梦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个大礼堂里听师父讲法,礼堂里座无虚席,后边还有许多站着的人。女儿坐在中排的中间位置,我和丈夫在后面站着。梦中看见师父讲完法,从讲台上下来往后面走,就看见观众席中排中间座位急急忙忙挤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仔细看啊!那不是女儿吗,她要干什么去?只见她冲向过道一头扑到师父怀里说:“我要回家!”醒来后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这孩子是来得法的,要带好她。可那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修,更不知道怎么能带好她。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邪恶造谣宣传,使得她也站在她父亲和奶奶一边来反对我炼功讲真相。那时我顶住他们的压力只顾自己修却忽略了她。从这以后她受社会上的假恶斗的影响和电视中不正确的导向,魔性很大,上小学二年级的她,在学校喜欢打仗,不服输,总想把谁压下去,而且文化课成绩很差。上初中后,不打仗了,但又喜欢上了“追星”,追捧各类文体所谓的“明星”。记得二零零六年世界杯球赛,她所追捧的球队输了,她哭个没完。当时我的悟性没跟上,没按师父点化的去做,我对她真是头痛极了,没有办法。

一天,有同修和我说要开小弟子法会了,让你的女儿去吧!我说回去和她说一说看她去不去,和她一说,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回来跟我说,她一走進会场就哭,一直哭到开完。我告诉她是你的缘份到了,你也是来得大法的,好好修,下次开法会你也谈谈你的体会,她答应了。这样她又从新走入修炼。因学习文化课很忙,放学回家又晚,平时不怎么学法,只是星期天能学一次。

在她上高二时,一天晚上发高烧睡不着觉,我就陪着她,她跟我说,我满脑子都是明星的歌,头还痛,乱极了。脑袋和鼻子都被什么东西塞的满满的,呼吸都费劲。我看她的脸都和以前不一样了,非常难看。当时有一念,这孩子怎么好象脱像了呢?心里害怕,但又不敢说,我明白这是“追星”的执着招了魔的迫害。心里求师父,是弟子没做好,没能带好她。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带好她。这样我俩发正念、炼功。可算坚持到天亮了。她说她有点困就睡着了,等她醒来问她睡的怎么样,她说我似睡非睡看见一道“2+2=4”的数学题,是什么意思呢?我说你不好好修是很危险的,我认为前面这个二代表你即修大法又追星不改,是属于不二法门(因为常人追星是把他们当作神一样崇拜,也类似于一种信仰),后面这个二是你再这样不二法门下去是很危险的,昨天晚上看你的脸都脱像了。她说:“妈,我也感到了,就感觉那时一闭上眼睛就会被邪恶拖走。当时我就有一念,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一是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二是你也很难修了,爸爸及亲人能理解你吗?各方面的压力都得压向你。妈,你知道我昨晚有多难受吗?但我就是不敢躺下,就觉得躺下闭上眼睛就会走了。”噢!怪不得让她躺一会她都不肯,除炼功、发正念,就是走来走去,功也炼不全,累得受不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我说,你认识到了那一定要去掉它,把它所存在的物质也清除掉。这样它就不敢动你了。于是我就对我家的环境来个大清理,什么文体明星的海报、磁带以及衣服包装盒上、商标上带有明星像的统统清理出去。从这以后她好了许多。

通过这次教训,我不能再把文化课看的那么重而忽略让孩子学法,上了高中几乎没有休息日,晚上都八点半以后才到家,即使这样我也每天坚持跟她一起学法。刚开始,一小节法都学不完她就困了,要睡觉,第二天就能增加几页,没几天就能坚持学到半讲,后来就能坚持学一讲才睡觉。每遇到和同学心性关过不去时,回来和我说,我就帮她向内找。时间长了,我觉得她神的那面不强,多数都是用人的办法忍。每天学完一讲《转法轮》后,学《精進要旨》,尤其是经文〈道法〉,每天都学一遍,直到能把这篇经文背下来,这样做之后她心性提高的很快。

高考临近了,别的同学都复习文化课很晚才睡,而她放学后还是仍然坚持学法到十二点。当时,我顶着很大压力。高考后,女儿的成绩比平时提高了一百四十多分,進了一所挺理想的大学,全家人都知道了是修大法给她带来的福份。

去追星执着对她来说也是一个生死关。她决心放下追星的时候,各种干扰接踵而来,周围同学几乎都在追星,经常在她耳边讲、看等等,网络、电视等对她的诱惑,以及邪恶不断的往她思想中打那些不好的思想引她继续追星。有过去的,有过不去的。遇到过不去的就回来痛哭一场。这回哭是因执着放不下而哭泣。后来学了师父的经文《为谁而存在》,“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如果这后天观念变的很强,那么它就会反过来支配人真正的思想与行为,这时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呢,现代人几乎人人是这样。”对她启发很大,应该把“追星”的执着当成后天的变异观念去掉它。从这以后,开始背这篇经文,那种追星想法在思想中的比重越来越少,并且第三次在法会上讲了去追星执着的过程,这才完全去掉了。

大学开学了,在家一直娇生惯养,从未离开过父母的她,想家、想父母,一天好几个电话往家打,由于心情不好,看谁都不顺眼,经常和同寝室同学发生心性的摩擦,给我电话哭诉。我告诉她,你不要心情不好时就总是看别人都不顺眼。在家父母可以谅解你,同学能谅解你吗?再一个你是大法弟子,无论你到哪里都得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她们是你该救度的众生,你一定要用善念对待她们,不然你怎么能救了她们。这些她听不進去,我知道她还存有魔性,就告诉她今天不要忘了学法。

放下电话心想单纯说教改变不了她,但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到晚上学法时悟到我俩应该放下母女之情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情招来的干扰。回到家打电话告诉她我的想法,她说她也悟到该去此情了,我说既然你也悟到了,那咱俩就一起把它去掉吧。

接她的电话有使我心难受的时候,我就尽量不动心,提醒自己是在过亲情关。这样她状态也好了许多。到她休息日回到家里,有好的表现时,我心里还常有喜欢她,又勾起了母女情,经常反复。通过背“论语”悟到把这个情当作传统观念去一去,这样一做,都感到已经放下了一大半,我俩的状态越来越好。寒假到了和她在一起时间长,发现她还有些情在,就和她直说了。她说:“你不要老是看我,你自己去干净了吗?”这话使我一振,是呀!我为什么老去修她,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没当成同修。修炼是修自己,看到她还有未修去的情,反过来看看自己。至于她还有修的不完善的地方,我就去默默的圆容。

第二学期开学了,她和上学期不一样了,打回来的电话已没有使我闹心的事了,告诉我无论在学习上还是学什么技能都很快就学会,脑子特别开阔,对同学也和善了,也敢跟老师讲真相了,她说和大学老师讲真相与高中老师讲真相完全不一样,因为高中老师诽谤法轮功使我在心里产生恨,那时候一心想把高中老师的嘴堵上,所以效果不好。而现在是真心为他好,老师也能接受,效果不错。

现在感觉到自己有慈悲心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现在虽然不能说情我完全放下了,但我体会到了慈悲的力量。

放下情后,感觉非常轻松,没有了以前那种累的感觉,而且还知道怎么带她修,最近我告诉她以后再遇到关难时,不要老是问我怎么做,你得走出你自己的路来。她说:“我已经悟到了,我也会修了。你没发现开学这么长时间没再给你打电话问过你啥。”她已经走在修炼的路上了。

我的体会是:只有真正放下情,才能真正带好小弟子。

个人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