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昌平区洗脑班依然行恶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法轮大法洪传世间已十九年,迫害也十几年了,师尊已经把迫害、邪恶之所以存在的原因都讲的很清楚了。为何北京市昌平区洗脑班还得以存在、迫害大法学员,我个人认为是与北京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状态有关系的,与大法要求的差得太远,整体配合不够,个人修炼状态也有差距,导致对个体迫害的严重。如果同修被绑架,全北京市的大法弟子都发正念解体洗脑班,几天就解决问题。这么多的正的生命都认为迫害大法弟子修炼的黑窝应该解体,同修修的有漏无漏邪恶都没有资格迫害,而且全体同修对应着那么大个范围的场,邪恶是无处躲藏的,立即就灭尽,旧势力的洗脑黑窝怎能还迫害我们的同修啊。

在外地,同修被绑架的,修得好的地区立即在第一时间上明慧网,全市统一发正念甚至是全省统一发正念,同修们立即配合起来:接力发正念的、打电话的、当面要人的、曝光恶人恶行的、寄送真相材料的,立马跟上,安排的有条有理,用不了几天同修就营救出来了。给我个人的感觉,北京这方面相对迟缓,有的好长时间才见到报道,有的没有恶人的名字、没有恶人的联系方式。整体营救方面力度也不够,有的只有几个人在做,有的只有亲属在做。有的同修修炼不扎实,就在邪恶的迫害下苦苦挣扎,有的没了正念,就被迫妥协。

二零一零年三月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七年六个月刚出监狱的昌平大法弟子,被昌平区邪恶洗脑七十多天。我认为就是我们外面的同修营救方面做得不够,至少我个人发正念方面就做得不够。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迫害每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迫害你、我、他(她),就是迫害大法。得到消息,我们第一念就是如何帮助同修走出魔难,不仅营救了同修,也是制止恶人行恶、挽救有希望的众生的机会。

我个人所悟,出现如此整体状态,从外在的原因看,是我们没有形成整体、正念发的少,从内在的原因看,是我们没有重视学法、修心,没有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北京是个特殊的地方,是邪恶的老巢所在,邪恶在这里布了几十年的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北京一直是迫害严重的地区之一。那么北京大法弟子的精進成度要求也就要高,整体意识就得更强,配合需要更好,充份发挥整体的力量,才能更好的清除邪恶。

从另一方面看,自师尊传法开始,就在北京办的班最多,得法人数应该很早就是很多的。在“七.二零”之前,各区每年都有大型法会,郊区都分给市区负责洪法,整体安排很有序,一直做的很好。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应该说我们已有了做好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能力。尽管如此,针对迫害,师尊已为我们承担了那么多,又给了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能力,我们已有足够的能力清除并结束这场迫害了。而且现在许多外地的同修都在发正念帮助清除北京的邪恶。

在北京的同修,当初在上面发愿时,是不是自己选择了北京,层层下走时,自己要去哪里实现大愿,是不是都是自己定下的?我悟到,这应该是在北京的同修的历史上的选择,那也是冒着天胆的选择啊。

从整个正法总体上看,北京与外地修的好的地区比较差得很远,与师尊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差的就更远。所以我们真得清醒、精神起来了。扪心自问,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来我们即对不起师尊也对不起众生,也没对得起抛下神的光环来随师正法的自己,因为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

从我自身与我接触、了解到的同修看,北京同修存在的不足:

一、怕心。在一九九八年北京电视台播出何祚庥的诬陷法轮大法修炼的电视节目时,就有学员不敢去说明真相。在“七.二零”之后,外地同修千里之外赶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新疆的大法弟子穿破十三双鞋步行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法说公道话,警车呼啸,人多的抓大法弟子的警车拉不过来,可大多都是外地同修,北京的却大部份没走出来。所以当初有同修在交流时就说:“师父让你家住在前门大街,你也不敢去天安门正法,顶多偷偷摸摸去看看。”那怕心一直就没突破过来,所以就做不好。冒着天胆来到这里,经过千万年的等待,吃了无尽的苦,甚至为此付出过生命,好不容易得了法,却在最后的一刻放弃了机会,就是怕心的结果,怕吃苦、怕失去生存条件、怕失去亲情、怕死。

二、安逸心。北京是中国最大都市,物质条件相对外地好的多,享受的心、安逸心、求舒服的心,不愿为修炼而吃苦。然而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现在的人不是这样,一吃苦就不想修了,而且越来越不悟,也就更难修。”“有这样一句话: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其实,苦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有很多同修都闯过来了吗?师尊在《转法轮》中还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我个人体悟,放下人心,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多少同修用生命证实着法、维护者法,他们走过的路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三、要面子。有的人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在这个关系圈儿中,自己是受人尊敬的、羡慕的、自己也是不肯低于他人,觉得什么事都高人一头,大法被迫害,许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有的人就放弃了修炼。还有的人因修炼大法被关押过、劳教过,觉得在熟人中抬不起头。有人觉得媒体都在说大法不好,自己再修大法而没面子。而没有认识到这正是自己的历史责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更有甚者,为捞回面子,在劳教所、监狱过得舒服些,就去做了帮教。师尊早在《精進要旨》的《大法金刚永纯》中就讲到“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宇宙是大法开创的,大法给了我们生命,为我们开创了生存条件,大法是生命進入未来的保障,众生都在等待这法救度,而成就宇宙中未来的王和主的荣耀却在不精進中毁于人中的面子、虚名,多么的可悲啊。

四、做点就满足的心。有的同修就在那等迫害结束,有的同修说他曾经如何,就是做过大法要求的事,讲过真相。正念也能发点,有时间就坐那么十几分钟。有的还是个人修炼状态,对反迫害、救度众生认识提高不上来,有的带修不修的,身体不舒服就采用常人办法,时间一久就懈怠了,有的放纵自己的各种心,以致被邪恶操控着脱离了法,还认为是自己的认识。

无论什么心阻挡了我们完成使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都是可悲的,即使暂时不吃苦、安逸了、保住了人中的利益与面子,又有多久的享受呢?而眼前的现实终将随着旧宇宙的解体而变的灰飞烟灭,那么将来只能是永远的深深的痛悔。

同修们,让我们赶紧警醒吧。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而那些个没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来的,就看着他们的神一面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往下化掉。当然了事情还没完,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从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师尊还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别管现在是什么时期、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就只管去做。真结束了大家都后悔。没做完之前,没到法正人间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尽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们——大法弟子。”

面对如此状态,我个人认为的突破办法:

一、精進的同修带动不精進的同修

记得一位同修说他们那在“七.二零”之前有二百多人修炼法轮大法,到二零零六年还剩十几人,形成整体找回昔日同修后,又增加许多新得法的,现在有三百多人修大法了,把众生按门户分给同修讲真相,当地世人有百分之七十五已三退,百姓都知道大法好,把看真相资料作为重要信息。世人已不愿看到大法弟子受到迫害,邪恶也邪不起来了。

旧势力迫害大法之初首先就是破坏了我们的炼功点、学法点,搜书、烧书,它看到了整体的力量和大法的威力,所以它先从这两方面下手。有的同修多年来一直在做着三件事,有的也有小的整体,那就带动一下不够精進的同修,找回放弃了大法的同修。形成整体首先从组成学法小组开始,小整体统一学法、发正念,学法质量会提上来,整体发正念威力也会更强大。学法小组再互相配合找回昔日同修,比如外地的同修的经验就是,集体锁定一个放弃大法的昔日同修给他发正念,然后再去找他谈、讲真相,同修就能回到大法中来。

整体提高,更加有力的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要等、不要靠,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要形成整体这坚定的一念,都主动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这么多正的生命就形成一个正念的场,邪恶是动不了我们的。

发挥整体智慧,讲真相方法更多了,配合着做能做的更好、更有力度,北京的百万众生就有救了。

二、重视发正念,加长发正念时间。

发正念,单个人发与多个人发效果是不一样的,整体发正念威力更强大。北京是邪恶的中心、老巢,那么这里就需要多发正念。外地有的地区长时间发正念帮助清除北京邪恶,每次就发两个小时,还有的地区为北京接力发正念,夜间都不停,轮到哪位夜间发正念的,哪位就按点起床发正念。作为北京同修我们听了真的汗颜啊。所以我们身在北京的同修就没有理由不多发正念。但我了解到的许多同修却是不重视发正念,四次全球统一发正念不能保证都发,有的每次坐那十几分钟就不发了,说静不下来。有的多年就学法,把看《明慧周刊》当作了解信息,从不发正念。我认为,正是这么多的同修发正念方面做得不够才导致北京邪恶如此猖狂,才拖了大法整体形势的后腿。所以建议北京同修应加强发正念,加长时间、增加次数。

三、整体配合,做好三件事。

我认为我们每个同修都有责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放下心来用神的慈悲对待同修、众生,去除怕心、安逸心等不好的心,大家都起来协调众生得救。有的同修多年来也一直在默默的做着,有的地方已发了多年真相资料,可有的地方从来没人发。整体协调就可以规划一下我们的周边情况,先给自己规划一下,自己能做什么,发挥自己的特长,而小整体又可以做什么,需要补充什么,哪些地方需要做什么,不留死角,不同的讲真相的方法如何搭配,大家如何配合,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有了小的整体,还要形成更大整体,小的有个人的安排与学法小组的配合,大的有片的规划(如,外地的同修把哪些楼落实到人头,包片讲真相,同修结伴发正念做三退。),再大的有地区的规划与项目。从互相协调做起,互相配合做起,逐步形成更大范围的整体,使众生的得救都有着落。

做好这一切的前提是多学法、学好法,从理性上认识到我们的使命与责任,真正以神的状态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不辜负我们自己抛下神的光环在苦中的千万年等待,让我们携起手来兑现我们的誓约吧。

层次所限,认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