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由于长期的执著和人心不去,我在修炼中步履姗姗,安逸心一直很重。神韵晚会出来后,我决心精進起来,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救度众生。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深知农民的艰辛与疾苦,对农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在这几年的救度众生中,对农村做的比较多一些。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每周去农村发放一次,每次都带一百五十到二百套光盘,每次都能顺利的发完。

我大多数时间都是骑电动车,一出市郊就开始发,无论是在公路边、还是在田头、地间只要见到人我就给,接受率基本都是百分之八九十,特别是在建筑工地甚至都达到百分百。有人给一份还嫌少,还要再要两份三份说是给亲朋好友。

我开始发送时候,人们都会问是什么内容?是不是法轮功?我开始总是微笑着回答:“是中国传统文化,讲的是忠孝仁义礼智信,敬天知命。善恶有报”。可每次发放人们总是问同样的内容,后来我悟到:大法是救度众生的,我就应该给大法一个神圣的位置,于是我就坦然相告:整台晚会都是大法弟子演的,从编剧、演员到天幕制作、音乐伴奏一切、一切全部是大法弟子,这台晚会已经在全世界引起轰动,巡演了二十多个国家和一百多个城市,每次都是在当地最豪华的剧院演,都是社会上层人物在看,是世界第一秀。你们拿回去看看,跟殃视的春晚比较一下,看看水平如何?听了我的介绍,人们都会高高兴兴的接过去,有的甚至激动的高呼:“法轮大法好,我就支持法轮功!”我感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在这样纯正慈悲的能量场下,那些开始不想接光盘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要一套表示拿回去看看。在大陆,除了广告,凡是免费发光盘和资料的全部是大法弟子,这是大陆民众人人皆知的事实,因为只有大法弟子在救人。

我在发放神韵光盘时总会遇到有缘人问我:“你怎么就带这一种啊,多带几样,让我们了解了解。”还有的说:“有厚书(转法轮)吗?我也想加入你们。”还有的说:“你们干嘛不推翻共产党,共产党最不是东西了!”天象在变,人心在向善,民众在觉醒,我更加感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

因为神韵晚会是师尊亲自指导的,是神在演。我们是神的使者,助师正法的法徒,就应该把最美好的形象带给世人,于是我在发放神韵晚会时都会穿戴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这样才配的上神韵——世界第一秀。一次我在一个村子里发,路过一家门口,看见一位象在市里工作有一定身份的官员模样的中年男子陪着他的老母亲在大门里站着,他可能看我不象当地人,就对我投来狐疑的目光。我微笑着坦然迎上前:“你好,你家有DVD机子吗?我送你一份最珍贵的礼物-神韵晚会,这是世界第一秀,在一百多个城市在巡演,都是社会上层在看,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你也看看吧!”他接了过去,依然疑惑的看着我:“你是哪儿的?”我微笑着回答:“我是市里的。”这次他惊讶了:“啊?你跑这么远呀?”“是!”我微笑着点点头,非常喜悦和自豪。

在发放神韵光盘的过程中也有许多神迹显现出来。一般情况下从我家到目地地,就是什么也不做来回也得两个小时,而我发送神韵晚会时,不仅走村串巷,还到田头地间,见人都得聊几句,可发完回到家,才用了两三个小时。有一次更神奇,那次家里只剩下七八十套光盘了,我还是决定去发。公路边,有几个农民在浇地,我停住车子问道:“老乡,你们家有DVD吗,我送你们一套神韵光盘。”人们高兴的接下了,都喜欢的不行。其中一人说:“多给我些,我替你发。”常人做大法的事,我还是有些顾虑,怕他们不珍惜,就又多给了他两套。他还嫌少,我有些疑惑,旁边的乡亲笑着说,我这才明白原来是同修,于是我又给了他十几套。

我基本上是一个村一个村的发。到了一个村子,在村外我遇到了几个农民,各送给他们一套,刚進村口,见一处盖房子的建筑工地,有几十位工人在忙活,我端着神韵光盘的盒子迎了上去,人们听说我是免费发放晚会,都高兴的停下手里的活,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几十套光盘,几分钟就被抢光了。我转身往回走,正遇到我在村外送过光盘的村民。他热情的与我打招呼:“你怎么不進村发呀?”我笑道:“我今天带的少,已经发完了。”他惊讶道:“呀,这么快呀!”。我返回城里看时间尚早,就又去电子城采购了一些耗材,回到家一看表才用了三个小时。要知道我平时去电子城买东西,每次都得三四个小时。

其实神韵发送的顺不顺利,人们接受的多与少,都与大法弟子的心性、正念有很大的关系。相由心生,境随心变。正如师父说讲“半神文化是有内涵的,相由心生也有这一层意思。因为人在社会环境中有自己的一个范围,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这样,因为承担了救度众生的使命,范围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全世界就都变了,因为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当我心态很好地时候,人们接受光盘的比例基本上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反之当我正念不足时,人们接受的比例也就是百分之七八十。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人们接受光盘的程度也与平时的大法弟子发资料讲真相打下的基础有很大的关系。我发现只要是我曾经大量发过真相资料的村子,人们的接受率就比较高,被我遗落下的村子接受率就比较低,并且人们的怕心与顾虑心都比较大。

有一段时间我被情魔干扰的很厉害,怨恨心、妒忌心轮番上翻,学法、发正念也都不到位。那天我带了二百套晚会光盘。因为我自己的空间场不好,心情很压抑,所以表现出来,众生接受晚会的态度也显得很木讷。当我发了一半的时候,来到了一个被我发资料遗漏的村子(以前没发现这个村子}。来到村子中间,见七八个乡亲男男女女的围坐在一家门前闲聊。我走向前边介绍晚会,边向村民发送。那个蹲在门口的男子冷着脸问我是不是法轮功,我看他不善就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讲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音乐美、舞蹈美、天幕美,他还是不停的追问,我不再回避,坦然道:“有法轮功的内容,但大部份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那个男子蹭的站起来冲向我边喊边夺我手里盛光盘的盒子:“你们天天往我门缝里塞法轮功的材料,我正想抓你们抓不着,你竟敢送到门上来了!把它给我!”我从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这么多年来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免有些慌乱:“这光盘太珍贵了,我不能给你!”他就夺,我就死死抱住不放。村民们拿着光盘紧张的看着我俩,谁也不说话。我平静下来,正视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汶川大地震、日本大海啸,天灾人祸越来越多,我这么老远跑来干什么?我希望你们在大难中平平安安,我有罪吗?我罪在哪儿?”他立刻象泄了气的皮球,蔫巴了。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讪笑着说:“其实我也信法轮功,你也给我一张吧”,我送给他一张:“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吧!”紧张的气氛立刻化解了。村民们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笑着说:“你刚才把人家吓坏了”。只有我知道他不是。他还不死心:“你把盒子拿来我替你发吧?”我微笑着:“谢谢你,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发吧。”于是我又转到别处去发。路上我反思着自己,知道是自己对情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出村的时候,见村口处有一家在盖房子,有几十位工人在干活,于是我捧着光盘走了進去。那个要抢我盒子的男人也在这里,见了我满脸不高兴:“你又跑到这来发!”我微笑着:“我希望每个人都平平安安!”我不再理他,转身去招呼众人,人们一听我说是免费发放神韵晚会光盘,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不等我挨个递,就自己动手拿了。大家喜欢的不得了,象得了宝贝一样。

后来我再次出去发送晚会时,路过出事村庄的邻村,心里还是不免有一些阴影,思忖着是现在去还是过些日子再去,正犹豫间,一抬头,见村口拱形大门的牌匾上写着几个大金字:“××村欢迎您”,我心里一热:“他们是急切的等着大法弟子的救度啊”,于是我转弯進了村。当发完晚会出村子的时候再次经过那个大门,这面的牌匾上却是这样的几个大字:“祝您出入平安”。我心里热热的,万物皆有灵。我虽然天目看不见,天耳听不见,但我知道得救的众生都在欢天喜地的向大法弟子谢恩与祝福。因为只顾着欢喜和高兴了竟忘了停下来向牌楼说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下次路过一定补上。

再次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谢,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