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文章《再谈严正声明》后的一点感受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近日看了《明慧周刊》第484期有关严正声明的这篇文章后,我心情特别沉重和痛苦,十一年来的一幕一幕又都浮现在眼前,多年前我就发表过严正声明,但是压在心里的疼痛,我一直不敢再去触动它,因为那是我的耻辱,是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一件丑事。今日我决不能自己再顾虑,再有任何不好的心,我一定要对师尊、的同修说出来,放下压在我心中的这块大石,洗刷污点,精進实修。

我是最重视看《明慧周刊》的,自迫害以来,我周围的环境远远不如过去,带修不修的较多,真正实修的较少,想跟谁交流都比较困难,但十年来明慧对我的启发和帮助太大啦。我牢记师父说的,明慧网是信得过的网站,重大事情要看明慧网。我能摔摔碰碰的走到今天,离不开明慧网,我认为明慧网是师父指引我们弟子走正、走好这神圣路的一个平台,从这里能看到自己的差距,还能不断的督促自己,让自己常有一种紧迫感。

由于自己没有做到实修,对自己犯下的大错认识上不够,总想着,我也发表过严正声明,三件事也都做着(拿周围不精進的学员比),学法时悟到哪,也都主动去做啦(表面做的不少,效果不大理想),当看到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他(她)们都能做的那么好,同是一部法,同是一个师父,为什么别的同修能做到,而我就做不到呢?原因到底在哪里?

一、反思自己学法不深,心性达不到不同层次的要求

首先我回忆到九九年七月中,我们集体最后一次学法,听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录音,最后一句:“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当时我们几个学员反反复复听就是听不清楚师父说的是啥,我记得一个男学员把录音机放到耳朵上也没听明白,这里绝对有邪恶的干扰和迫害造成的,但从“七二零”迫害开始,我认识到也有我们学员心性达不到要求的因素,包括学法点的辅导员带头交书、写保证……。

我是一个疾病满身的人,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可以说我们全家都在大法中受了大益的。常人中还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师父对我是救命之恩呀。我痛苦的几天吃不下饭,当初因为我不写保证,别人在会上所谓的“揭发”(出卖良心的胡说),我在讲我在大法中所受的益,讲着讲着我放声痛哭,我觉得大法太冤啦,连当时的派出所的书记(女的)都说:“我听明白啦,你确实受益啦……。”

但是,当时由于自己家庭的因素(儿媳就要生孩子,她是个孤儿),儿子下岗打工,前几年由于我身体不好,我丈夫病重期间,姊妹们都帮了大忙,否则我自身都难保。我老父亲文革中受迫害长达九年,我们也都吃尽了苦头,姊妹们怕心太大,跟我吵闹,你们炼功人也不能自私的不管家……用文革中的惨剧吵闹着,一句话,怕我出事牵连她们。其实我的心脏病就是文革中惊吓得的,我能理解她们。当时我是邪党党员,九九年八月份就给我们办学习班(当时我们炼功人比较多),由于当时我是党员,就把我当了重点,拿党籍说事,什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劳教,定为反革命……说心里话,这么正的法,这么正的师父,大法必成,我坚信无疑。但由于自己私心太重,文革中的惨剧在我心中翻江倒海,在痛苦的精神压力下,在生与死的考验的关键时刻,我做了让我至今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交书(把自己必学的偷偷留下)、烧书(自己抄的《转法轮》已经在抄第三遍)。是我不明白要这样做的吗?不是,否则也不会给我带来那么大的压力、那么大的痛苦,我当时痛苦的对师父说:“我不配当您的弟子,把我这几年修的都给能站出来为大法说公道话的弟子……”

为这事我不知哭了多少回。也有同修劝我,你这样下去,又是一种执着。我把自己在家关了三天反复学师父经文,反思自己,这条路我到底如何走下去,师父可能也看到我有不愿放弃这万古机缘的这颗心,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知道我后面的路该咋走啦,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面对任何人,我都能理智的把我在大法中受的益,身心健康的一面告诉他们,并告诉他们我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我们当地派出所六一零一个人说我就爱听你们讲)。零三年我退了党。

二、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根本就不懂法

由于邪党谎言和欺骗,自己迷的太深,在二零零一年洗脑班上,在他们的伪善下,自己受邪恶党文化影响毒害下,为了证明我们不反对谁,我们也不参与政治,我们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三月八日那天我们几个女同修唱歌颂邪党歌曲,我反思自己受邪党影响是一方面,关键是怕心作怪,给自己修炼的路上带来洗不掉的污点。《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我才猛醒,才真正认识到几十年来我都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中。和精進同修比,我问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吗?”十几年啦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人心没去,一句话就是法没学好,没有真正的用心学法,所以才走了这么多的弯路。经过这十一年所走过的路,证悟到师父说的:

“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我虽修的不好,但事实确实是这样,我为什么摔跤:关过不好的时候都是因为自己常人心太重,怕心作怪。遇到任何事,如果你想到我是大法弟子,那真是柳暗花明,记得在迫害疯狂的时候,我们单位印诬陷大法的卷子让我们答,我把卷子一拿到手,思想马上想到,太恶毒啦不能写,我马上说我老人病重我不写,保卫处长把卷子收回说那就算啦。是师父看到我还有那么点正念帮了我。又例如零四年在洗脑班上让我写三书(我当时真不知道什么是三书),我就问什么三书,当他们一说我立即说:“拿刀把我头砍啦,我也不会写。”他们看我心不动,第二天改变了态度求我:你往前走一步,我们往后退一步,你毕竟在中国,你要在美国,台湾那没人管你,写个认识吧。我也总结了教训,我也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和学法的重要性,只要基点摆正,牢记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是来干什么的。没有过不去的关,错误和教训使我变得成熟多了。有几次看似很大的关,但心态很正,就跟玩一样过去啦。回家的路上我哭啦,我对师父说:“谢谢师父,我知道是师父您在帮我,您不想让我再摔跤,要按过去,我那么胆小怕事,我也没有本事能过这些关。”

最后牢记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正法一天不结束,我脑子时刻装着我是大法弟子,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救,还有那么多同修在黑窝里遭受酷刑折磨。时间不等人呀!我要尽自己的努力让师父少替我操点心。

由于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