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严正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看同修切磋文章谈到严正声明,就这个问题我也谈一下现阶段我对此问题的认识,供大家一起切磋提高。

前两天一位老年同修找到我切磋,说是看了484期《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再谈严正声明》很受启发,他认识到他曾经声明过两次都没太重视,想从新声明一下。他讲第一次是在九九年“七·二零”时期,由于没实修,只知道大法好,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看到黑板上全是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邪恶让他们照着写,为了早日解脱,他们让写啥他就照着写啥,也没重视,后声明了事。第二次是同修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由于怕心把他供出来,又由于法理不清,心想反正是骗他们,就又写了不炼保证,回来后又由别人代笔写了一份声明又上明慧网发表了……到今天他才认识到他错了,表达想从新声明一下,不知对否?我从法理上与他切磋,肯定了他的想法,并鼓励他自己认真写一份声明(因他想让我代笔),而且一再叮嘱他所写的自己一定想好,一定要能做到。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他走后我悟到,严正声明的“严正”二字不是声明的修饰词,而是最重要的,它在声明的前面。举个例子:常人中的夫妻之间一方背叛了另一方,为请求原谅,向另一方保证再也不犯了。保证后假如再犯,你再保证,你想想谁还会再相信你?更何况这么严肃的向师父、向众神做保证的严正声明,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声明呢?这时我也想到今天让我听到这一切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修的因素。我想到了我也曾发表过两次严正声明,第一次也是九九年迫害初期在高压下我默许过别人替我写过不炼保证,后声明作废;第二次是由于受一个我看不上的同修(他修炼总是走极端)牵连受刑的时候,心想:他真讨厌!反正他也跑了,就把他供出来了。事后认识到自己错了,上网发表声明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我把同修说了出来”,后明慧网同修发表时改成“出卖了同修”,看到后我很汗颜!

今天反思这两份声明,才发现我写声明的基点只是曝光以前犯过的错误,并没有意识到以后怎么做好和弥补的问题,这时我才明白,我为什么以前总有一个问题:“假如邪恶抓到我,问我资料从哪来的我怎么说?”虽然后来正念否定了这个问题,不承认它,但我现在明白了,怎么回答?就是要了我的命也决不出卖同修!!!

后来我又与另一位同修切磋这个问题时,我心里才彻悟,我跟她说:“我现在向师父、向众神声明,我要用生命捍卫我的那两份声明!再也不背叛师父、不出卖同修!”当时真的觉的那一念能震撼天地。一切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那位同修也曾发表过两次声明,第一次也是在九九年“七·二零”时由于法理不清写过不修炼的保证,后声明了,第二次是讲真相被迫害進监狱,在狱中被转化背叛过师父,出来后声明从新修炼、加倍弥补,但是被旧势力黑手烂鬼迫害,两耳流脓肿痛,象两个假耳朵安上,邦邦硬,苦不堪言,折磨半年之久,她善解不好使,然后加大力度发正念不见好转,小组成员坚持集体发正念清理旧势力对她的迫害也没有起色,然后大家帮她向内找,她也多学法,找到很多执著心,也没动了它,最后把她折磨的都消极了……那天我俩切磋后,她也悟到:要及时曝光自己背叛师父的一切言行,她说以前总是不愿回忆那段过去,现在明白,自己做错的每一步都盘踞了很多邪恶,必须面对和曝光。她把自己每一步当时想法都写了下来,认真面对,回过头来一看她明白了,原来自己觉的为了大法,自己失去了权力、地位、家庭甚至進监狱,甚至自己身体遭受严重迫害,觉的都埋怨师父了……但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思想这么丑恶,师父太慈悲了,象我这样都不放弃我,还管着我,我以后一定要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以后谁在我面前说一句大法不好我都要严肃制止(在这之前家人有的埋怨师父和大法她都不吱声,她认为是她给家人造成伤害,家人不理解正常)。她又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她说这一次她是字斟句酌写的,每一句都是负责任的,但还没有交到我手上发表,她说我觉的我心性还有不到位的地方,这份声明我一定要严肃!神奇的是一夜之间折磨她半年之久的干扰消失遁形了,从这件事我们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你表面做了什么,心性不到位那都是表面。

后来我拿到了那份老年同修的严正声明,虽然语言不太通顺,但是看到了他纯净的心声,我给他从新整理了一下发到明慧网上,同时打印了一份送给他,我说:“这上面的每字每句都是你说的,你自己留着,以后一定要做到啊!”他郑重的点点头。

我想我们三个这是最后一次向师父发表声明,也是最严正的一次向师父发表声明,这一份声明,再不是为了声明一下为得到什么或为了走一个道歉的形式,而是真正的用自己的一切向师父向众神保证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