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梅姐花甲之年了,是一位退休职工,说话慢声细语,而且一说话就脸红,朴实得就象农村妇女一样。

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在当地开始洪传时,梅姐就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迫害发生后,梅姐和同修们一起到北京证实法,到天安门去打横幅,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时又因为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劳教。

从劳教所出狱后,梅姐默默的选择了一条证实法、救度众生之路──写真相劝善信救人。这对于一个当初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后来几乎把字都忘光了)的老年妇女来说,真是一个奇迹。

我问梅姐,你在这三、四年间写了多少封真相信和劝善信?她说不上数来,只说用去了稿纸一百多本,彩纸(写真相小标语用)五百多张,买了多少邮票也记不清了,只是一年四季年年月月天天的写。

记得从二零零五年,梅姐就开始写劝善信了,一般她每写好一篇初稿后,就来找我,让我给看看写的内容行不行,帮助她修改修改。每次看信时,我的心情都特别激动,同修那迫切救人的心,那份慈悲和善念跃然纸上,看着那一篇篇写得密密麻麻、端端正正的仿宋字,常常使我流着泪把信看完。

有几封写给单位或某个领导的信,我给修改成了“公开信”的形式。这样可以向世人广为散发,使更多的人看到,起到了大面积讲真相救人的作用。如:《致××县政法部门全体干警的公开信》、《致××县党政机关干部的公开信》、《致全县父老乡亲的公开信》、《致××县委书记的公开信》等。

梅姐写信的范围也不局限于本地区,象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派出所、洗脑班等地方,都是她写信的重点。

梅姐写信的内容,主要靠日常对相关资料的积累。《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及真相小册子等都是资料的来源,看到哪些内容有用就抄写下来。到写的时候,这些资料加上自己从内心发出的那些充满慈悲和善念的语言,就组成了一篇感人肺腑、能打动人心灵的真相信或劝善信。

梅姐讲真相救度众生也不仅仅是写真相信这一种方式,面对面讲真相也是她的长处。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到处都留下了梅姐讲真相的足迹。我经常看到梅姐和其他同修一起在街上讲真相的镜头。据同修说梅姐最爱给小学生们讲真相,有时候一天要退好几十人。

我问过梅姐,你每天的修炼日程是怎么安排的?她说:“一般是上午学法,下午上街讲真相劝三退,晚上除了参加小组学法外,就是写劝善信,有时要写到一两点。三点五十分参加全球集体晨炼。”

这就是默默无闻、平平凡凡、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的梅姐。我想那些看到那一封封情真意切、充满慈悲与善念、催人泪下的劝善信的人们,他们绝不会想到这是出自于一位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普通老年妇女之手啊!是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给了梅姐这无量的慈悲及无穷的智慧,使她能够展现出这平凡而又伟大的神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