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转化”的误区

写给邪悟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当我挣扎出邪悟的沼泽地,我有多少话想对依旧邪悟着的昔日同修述说。

当大法开启我迷失的心智,当我从新学法之后,我日益清醒的意识到,过去强自认为的所谓自己的“转化”是在法理上的“转化”、 是认识提高、层次的提高、和政府说的“转化”不是一回事等等,是多么可笑和令人羞惭的自欺欺人和自我开脱,掩盖了多少自我的执著和肮脏的人心。

所谓“帮教”实质上是打着“法理切磋”的光鲜外表,在邪恶的支配下对法犯罪,是用伪善遮掩起来的狰狞,是笑吟吟端过来的一碗毒药。无论怎么“法理切磋”,无论邪理怎么冠冕堂皇,最终都要绕到邪恶的“转化”公式上:利用我们的人心执著,破坏我们对师对法的正信,让我们对师父、对大法产生邪悟。所谓做“帮教”的邪悟者更是因此“帮教”形式而被進一步推向不归路。

不管以何种所谓的认识而“转化”,不管“转化”者自诩悟到了多高的所谓法理,邪恶都是为了达到毁灭大法修炼者的目地,因为“转化”都是建立在这个公式上,对师父和大法,所有邪悟者的最终表现都一样:不信师信法,不敬师敬法,不认大法师父,不系统学法。而这正是被“转化”者最本质最致命的共同的邪悟之处。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内心将自己的所谓认识提高、层次提高、修炼圆满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放在第一位,为了自身的所谓“提高”置师父和大法于不顾,甚至牺牲师父的名誉也在所不惜,实在是无知狂妄的走到了为私为我的极致。

之所以“转化”、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甚至一步一步走到自心生魔的境地不可自拔,根源是过去学法实修的基础不扎实,对师父、对大法太多停留在感性上的认识,不能站在理性上认识法,被旧势力钻了人心执著和法理不清的空子。师父说:“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在邪恶的所谓考验中,我们被旧势力淘汰,错失大法修炼这一无比珍贵的机缘。

邪悟的理还有一个烟雾弹,就是“做好人”。“做好人”没有错,错在邪悟的理用“先把人做好”来否定、讥讽、堵死我们对神的神圣向往,来斩断我们走向神之路,来替换修炼那博大精深的内涵,来混淆师尊所说做好人的真正涵义。所以,很多邪悟者满足于在常人的思想境界中,乐此不疲的学习佛教文化、传统文化,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真谛,将修炼向内找、高标准要求自己降到仅仅做一个好人,降到仅仅停留在做好人的层次,迷失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家。师父说的非常明确:“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我要叫你做一个比常人中的好人还要好的人,最后做一个超常的人,达到圆满。”(《加拿大法会讲法》)

通过学法、不断净化自己,我日益感悟到这些邪悟之理是脱离实修的毒药,是对师尊、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恶毒中伤,被这些邪悟、反理毒害的“转化”者如此反常,不可理喻,连常人说的“良心”都没有,却自以为悟的高。悲哉!世间险恶,莫大于此!

“转化”后,往往是非、正邪不分,为开脱自己,不但无原则的迁就、迎合邪恶,而且对违法的、邪恶的表现视而不见,还打着“向内找”的幌子站在纵容邪恶的立场上,是旧势力为私为我的表现。我们就象被这种“转化”阉割的失去了自我的奴才,在别人檐下低头弯腰惯了,即使站在太阳底下,也挺不起自己的胸膛,对常人这层理都无法担起道义的责任,更无法为正的因素负责。

一些邪悟者自心生魔的认为自己悟的高,认为我层次低。我想,不要说什么层次高低,我就是要走正路,哪怕道路险阻,哪怕从零开始,哪怕去赎我的罪,我也要坚修大法,洗净耻辱,回归大法正道,这就是我今天的选择。“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转法轮》),我终于明白了这个真机。

师尊甲子寿辰,感谢同修将师父传法的珍贵历史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我如饥似渴、一篇不落的阅读,感动的热泪盈眶,师父的慈悲令人不可思议。我突然感悟到邪悟“转化”,那真是放着天堂的路不走,要去敲地狱之门;放着“真、善、忍”不修,要与假、恶、暴、欺诈为伍。

我一遍一遍看《师恩颂》,被震撼的落泪,我要在圣洁、优美的旋律中,将师尊无尽的慈悲和智慧永远珍藏,勇猛精進谢师恩,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昔日同修们,赶快回头吧,师父在等着你们!大法修炼才是我们今生惟一的归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