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陆中小学师生讲清真相的迫切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现在的中国大陆人,唯利是图,唯金钱和前途看的最重。很多家庭的孩子小小年龄便被放到封闭式的寄宿学校,把孩子的吃穿住行和思想教育全部寄托于老师,希望孩子在学校能得到好的教育管理,将来考个好学校,有份好工作。这一切都无可厚非。而在当今道德急速下滑的大陆,人人自危,竞争激烈的现实情况下,很多老师已不具备“传道,授业,解惑”的能力和道德素养。即使明白真相,但为了个人利益,为了自保一般也不会主动传播正义和真相。作为一名在大陆国办高中工作过多年的大法弟子,对于学校监狱一样封闭式的管理方式,深感救度这部份学生的难度和迫切。

一般学校都配备保安,有摄像头,而且一般门卫都不让陌生人進去。说是为了孩子安全。这种现实情况下,使得学校形同监狱,除了每天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中共邪灵为了控制学生的思想,从中小学到大学,经常搞一些所谓“红歌比赛”,挑选优秀学生每天或每周升邪灵旗,还使劲灌输升邪旗多么荣耀,颠覆孩子的世界观,毒害孩子的身心。更不要说每年大张旗鼓入邪灵党团队仪式。现在我们每个同修都在尽一切努力多救人,而学校却完完全全成了邪灵拉人入地狱之门的地方,而且是针对一张白纸一样天真烂漫、思想单纯的孩子,先入为主的污染人的心灵。很多家长都发现随着孩子在学校长大,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坏了。有的家长收到真相资料也不敢让孩子看,怕孩子小随便说惹是非。学校的大法小弟子们,从初中就被学业作业压的学法跟不上,讲真相救人更是做的不尽人意。各地对教师同修也迫害的很厉害。就我县早期得法的有三十多名教师同修,但在邪党以失去公职要挟威逼下,很多人签了字放弃修炼,到现在基本上脱离大法,再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几个坚持说真话的陆续被非法开除、劳教迫害,或被非法解聘离校。到现在想通过法律反迫害要回公职,难度还是不小,尽管校长承认你是非常好的人,承认你的工作很优秀,承认信仰自由没错,可最后一句,别的工作不涉及思想教育,学校工作特殊。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一味无奈承受,一味认可邪党说辞,也不能寄希望常人的老师传播真相,况且很多老师自己也还不明白真相。我们只能把证实法的各个项目做的更到位一些,不能把学校主动交给邪党控制。只要我们用更多的耐心,用更多的智慧,更主动的去救人,共同整体配合好,借用孩子、朋友、亲戚、同学、同事等的关系,搜集各校、各班、各宿舍人名单,尤其对自己家附近的学校多一份关注。能面对面讲更好。如果实在找不到,就用诸如“高一组数学教研室”,“初一年级办公室”等给邮寄真相信,如果每个班收到三四封,每个办公室收到两封,那都是非常大的震慑邪恶的力量,因为学生比较单纯,收到信后会互相传播,代替我们讲真相,只要我们用心正念去做,不去无奈消极麻木承受,不听之任之任邪恶摆布,那大陆的学校状态就会有大的改观,邪党再想随便整个什么东西骗人就没那么容易,人就不会在走上社会后还被邪党蒙蔽。

谁家也有孩子,为了孩子的未来,我们所有同修还是多尽一份责任,多清理那里邪恶对众生的毒害,望有精力的同修把学校这一块当作一个项目整体配合好,用心做一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