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意识强 正念才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曾经被中共非法关入监狱。以下是我走出监狱后经历的两件事。

在居委会里讲真相

从监狱出来不久,由于长期在监狱被包控迫害,有些不适应社会上的生活和交往了。家人(也是同修)就替我去居委会给我办低保(其实每个被劳教劳改的人都可无条件的拿半年的低保,还可以拿三年的低保或生活补贴,我们许多同修都不知道,结果给邪恶白白的占去了这些资金,拿去毒害世人)。居委会以此要挟我,说了一大堆要这要那的手续,还要我亲自去办理。

通过学法,我们悟到:哪里有问题,就要到哪里去讲真相。于是就在家人同修的陪同下,决定一起去居委会讲真相。事先我们约定好我正念除恶,主动出击,她发正念给我圆容和补充。居委会主任要和我们单独谈话。当提到要办的事情时,她说:“你转化了,事情才好办。”我想以向她提问的方式,使她能认真听我讲。于是我沉下心慢速地问她:“你是居委会主任,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你,教人说假话,强迫人对他人栽赃陷害,教人对他人对社会不负责的行为,对不对?”她沉默。我家同修就及时的把六一零及劳教所、监狱等这些地方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手段和行为补充给她听,她还是沉默不语。

于是我又继续讲,为了让居委会附近的人都能听到我们讲真相,我提高嗓门,大声又快速地将邪恶的转化书籍和中央电视的造假欺骗宣传的可笑荒唐之处讲出来,并不断的反问她:“你说,这对不对?”她还是不愿正面回答,我也知道她不敢回答,我趁机继续讲真相。她只是偶尔回答“这样啊!”

待我讲完了以后,我用一个简单的问题问她:“那你说教人说假话,对不对?”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不对呀!”我马上快速而干脆地回答说:“好了,你也认为转化不对,那转化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谈了,也请你转告六一零。”

随后,她也跟我说这些人不象话,并一再解释说她也是没办法,上面交代才跟你谈这个的。然后,她就安慰我,我们知道你吃了许多苦,你不要计较这些,你自己好好调养身体,今后有事给我说一声就行了,你以后就不要来了,办事你家人来就行了。然后又向我家人解释,我家同修又借此机会做了很好的补充和圆容。

最后,居委会主任主动的给我们办理好要办的事,而且许多以前要的手续、材料都省了,然后高高兴兴的送我们离开了社区。

对六一零人员讲真相

从监狱出来,六一零的一伙就来监狱准备拦截我,我家人同修早有准备,也先前到达。因为这些邪恶之徒对坚持“真善忍”的人一向都是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使用伪善,偷偷摸摸的或小声的把人骗到阴暗角落去,然后才露出邪恶的嘴脸,在背后干坏事的。当时我感到气氛很紧张,邪恶也狂妄,似乎准备抢人了。我想他们人多势众,我家人也是同修,在这种情况下,我正念除恶,她来给我善解和圆容比较好。于是,为了稳住局面,我心里想,得先稳住所有不愿迫害法轮功的警察的心,直接揭露和铲除企图迫害我的邪恶之徒背后的邪恶。我心一定,就直接面对众多监狱警察,大声对着一个向我走来的六一零人员说:“就是他,这些六一零,逼着你们监狱警察违法犯罪迫害法轮功。他们不配当警察,他们是给我中华民族抹黑,是真正的破坏国家宪法和法律。”此时我看到所有的监狱警察都很兴奋,暗暗高兴。

我家同修马上围了上来,直接向我走来的邪恶之徒也立刻停止了脚步。我知道正念已经定住了邪恶,然后,我就想把其它邪恶因素隔开并分别清除。于是,我不再理会近处的这个六一零人员,直接向着远一点的几个六一零人员大声说:“除了能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干欺骗世人和亲朋好友的邪恶之事外,你们还能干点正事吗?连你们的同行——刑警们,都说你们六一零专门欺负谋害善良的人。有胆子你们就去抓偷摸扒抢、欺蒙拐骗诈的坏人啦!”当我说完这些时,他们马上就溃散了,我家人也向着监狱警察帮我清场。此时,还有个别的六一零人员向我和家人解释着什么什么的,被我一概否决。我说:“你们的话一句都听不得,都是伪善,骗人的。我就是这样被你们骗来坐牢的。”就这样,他们说不出话来,定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我跟家人离开。

回家不久,六一零又找上门来了,想進家门,被我们拒绝。我们说有什么事就在家门口说,他们说是来关心我的。我家一同修趁此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恶警就反感,就讲法轮功的怎么使国家不稳定。我想起师父讲的法,我想必须立即用正念清除邪恶,于是我大声又严肃的对这个恶警讲:“就是你,就是你这样邪恶思想的人,一再欺骗着世人,颠倒着黑白。还要跑到我们家门口来撒野。都是些什么混账逻辑?为了掩盖自己干的丑事一直造假欺骗民众,连国家基本的宪法和法律都敢公开践踏。”然后我转过身非常善意、平和地对另一个静静听我们讲话的六一零人员说:“你们还是要我们坚持修炼法轮功才好。你们知道吗?我的常人中的朋友都叫我碰上你们后就用刀来对付你们。是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才没有这样做。你们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害得有多惨!换了你,你怎么想?”我家同修一看我声调的转变,马上就停止对那个邪恶的六一零人员讲真相,转过身来面对这个六一零人员,帮我作补充和圆容。

为了清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我家附近的居民,我又立即转过身去,正念十足地对这个比较邪恶的六一零人员讲:“你不要再去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了,你们知道吗?你们干的这一切都是违法的,你们是懂法律的。你们去对照对照,看看你们的行为所犯的罪行。你们至少违反了十条宪法,二十多条刑法,还违反了其它法律。不管你上级怎么样,这个社会和法律可是要求你们要讲事实的,人人都要遵纪守法。”他不回答,对我假笑。我还想再挽救他一次,就缓和的继续跟他讲:“你们可是直接与我们法轮功学员接触的人,你们是最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但是,因为你们害怕,你们不敢向上级报告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不敢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实际上,你们就这样一直在做欺上瞒下的事。当然,你们的上面现在是装聋作哑,其实是心知肚明。将来面对法律的审判时,你们上级都会说,他们不了解实际情况,是你们欺骗了他们。我国法律规定,谁干坏事谁偿还。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死伤残了那么多的人,千万个家庭被你们破坏,这后果可是你们这些人干出来的,谁来承担?难道只是你们的上面吗?到时清算的还有你们。谁在往死里害你们?”

此时,另一个六一零人员也在静静的听我讲,我家同修就帮我发正念。他们说自己只是跑腿的,如何如何。我就继续讲:“你们不要相信那些混账逻辑,什么讲法轮功真相就怎么样,因此要稳定压倒一切,包括国家宪法和法律,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就是被这样破坏掉的。”恶人自知他们是无理取闹,就走了。走时还说以后再来关心我们的说词,于是我们就提高了嗓门,大声向他们说:“你们走,我们不欢迎你们!我们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从此这些人再没找上门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