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后发生在我身上的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常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现将我修炼中经历的部份往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一、师父慈悲呵护

1、购车票

九六年得法不久,大概是夏秋之交。城里同修通知我去外省参加法会,那时我视力差,不认识那些同修们,就不想去。过了几天又想去了,问城里的大姐还能不能去,她说可以,但火车票已买了几天了,你要去,就再买两张车票,还有个新疆的同修也要去。

我叫女婿买了两张票,女婿把我们送到车站后,告诉我们上车后和别人换一下位子,换到同修那一节车厢去,不然怕走错路,找不到地方。我俩上车刚坐下,准备找人换座位,一个认识我的同修过来了,一看,呀!我们正坐在同修们的中间,我俩太激动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现在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早就安排好了。

2、不晕车了,师父早就管我了

得法前,因附体半年不能入睡,头常痛,不清醒,耳朵里经常听到有人在恐吓我,我想把声音甩掉,约老伴到较远的亲戚家玩几天。临走时,一法轮功学员给老伴一本《转法轮》,叫他念给我听。

那时,我晕车很厉害,听老伴读《转法轮》没几天,在亲戚家午饭后,马上就不行了,天昏地旋,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一动就想吐,请来医生说是美尼尔氏综合症,开了些药,我不想吃药就没吃。晚饭后,渐渐松了些,到深夜十二点,我能起床了,还吃了一大碗面。从此,以后坐什么车都不晕了。

3、一天晚上炒菜时,我不小心在滚开的油里溅上了水,一滴油溅在我仅能看见的那只眼里,当时我想没事,并马上学法,只觉的眼里热乎乎的,眼泪鼻涕一下都流下来了。约两小时眼泪不流了,三小时鼻涕也停了,第二天起来什么事也没有。

4、反跟踪。一次和同修到外地给一位被恶人迫害的很严重的同修发正念,一个恶人盯上我们了,我就用眼睛盯着他发正念,他尽量避开我的视线,不一会他慌慌张张的乘车逃走了。在菜市场买菜,先后遇到两个跟踪我的人,我发现后反过来向他们边发正念边追了一段路,他们就跑了,以后买菜时再未发现有人跟踪。再一次,我乘车去拿资料,坐定后发现前面有一个干部模样的男人拿着一个公文包时不时的向后看我,我一点也不动心,一直向他发正念,过了两站路他说他坐错车了,到下一站他就下车了。这真是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二、学大法 全家受益

学大法以来,我们祖孙三代受益良多。我是受益最多的,孙辈们无论遇到什么麻烦事,都知道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化险为夷了。现举两例:

1、大外孙女(五、六岁时)踩在土埂上一块约五六十斤的石头上没踩稳,一下连人带石一起滑下来,石头全压在了外孙女的脚上,听到哭声我跑过去抱起小孩嘴里念着没事、没事。不一会小孩下地玩耍了。全家人都从内心感谢师父。

2、有一次上小学的外孙儿骑着儿童自行车到公路上玩,骑到一个较陡的斜坡时,车子的刹车不灵了,连人带车顺着坡就滑下去了。一群围观的小孩说,哎呀摔这么惨,快到医院打破伤风针,他自己推着车回到家时,我一看外孙儿满脸都是伤,血流满面,鼻子肿的很大,嘴肿的快堵住鼻孔了,门牙缺了一块,口腔内到处是伤口,我一点未动心,说没关系,一边用水把脸上身上的血擦洗干净。外孙儿说,快送我到医院打针。我反问他是要到医院打针还是听法?他哭着说我要听法。听着法有时还叫痛,当天听了五讲他才睡着了。第二天脸上的伤痕都结痂了,肿的变形的脸基本恢复正常,我们劝他不去上学,他自己坚持要去。到了第五天孩子身上的伤疤全掉了,脸上光光的一点伤痕都没有。真是太神奇了。

经历的神奇事太多了,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上领悟的差,向内找的法宝用的不好,还有很多执着心未去,如:由于感恩戴德起了严重干事心,还加上争斗心、妒忌心、坚持自我的心、强制别人的心、爱面子的心、利益之心等。

今后,只有多学法,在实修中去掉它们,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用正念看问题与同修配合好,宽容别人默默的补充,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