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父郴州讲法(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老弟子,得法至今已有十八个年头。回想当年参加师父学习班的经历,宛若就在昨天。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师父应邀在湖南郴州市女排训练基地办了一期学习班。这也是在湖南境内办的唯一的学习班。由于此前的大连学习班人数太多被分成了两期,我们郴州班就压缩成4天。这个班师父只讲法不传功。也由于办班的时间很短,以往每天讲法一个半小时、教功半个小时的安排也改为全部用来讲法,答疑部份也取消了。

虽说这个学习班的时间短,但是师父的付出一点都没有少,该讲的、该给的全都一样。师父每天要讲法二个多小时,其中有一天是星期日,上午讲了约四个小时,下午师父和学员分批合影,然后晚上又讲法二个小时。最后一天讲完法后,师父亲自教第五套功法,并走下来给场内的学员纠正动作。而其余四套功法的教功就改为每天早上由学员教。

在这期间,师父还叫工作人员利用一个半天,给每个学员退二十元,理由是办班时间缩短了(我们原来的学费是五十元)。在此之前我只见过要多收费的,头一次见到主动退钱的,而且是这么大面积。看到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不辞辛苦的给每个学员退钱、找零,那一幕场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据我了解,当时师父办班租用场地的费用是按小时计算的,也就是说每天两小时的租用时间,大家算一算就清楚了,师父讲课的时间并没有减少,租用场地的费用估计也少不了多少,而且这次学习班也是郴州气功协会组织邀请的,所收学费还有一大半要交给当地的气功协会,再加上还每个人退二十元,还能剩下多少?我们也可以横向比较一下,当时社会上其它五花八门的气功学习班、函授班有很多,函授班的内容就是一两本书加上几封信,五十元一个人;而面授班如果是二天,学费普遍八十元。邪党污蔑师父敛财,完全是黑白颠倒。

那几天正是最炎热的时候,讲课的场地内坐满了人。我平时也很怕热的,但听师父讲课时却并不觉的很热,整个讲课过程中也从没见师父喝过一口水,几个小时都是在不停的讲法,矿泉水瓶子摆在讲台上成了师父讲课时举例的道具。讲课当中,有开了天目的学员看到整个的场上都有师父很多的法身和法轮,威严无比、壮丽殊胜!

第二天上课时有学员提条子,请求师父下法轮。师父说:“真正修炼就会得的。”(原话记不清,只是大意)然后又道:“其实,有的学员我还没来就已经得到了。”

我之前经历的一件事情也印证了这一点:在开班之前,我住在距离女排训练基地不远的一个招待所里,当时楼上楼下住了很多从各地赶来参加学习班的学员。我对铺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因为学习班是晚上進行,白天大家就经常串门聊天,正聊着聊着时,忽然从外面推门進来一人,指着我对铺的年轻人说:“你刚才是不是得了个法轮?”年轻人笑着点了点头。進来的那个人就住在隔壁,也是开了天目的,然后他就讲他在隔壁房间如何看到一个法轮从天外飞来落在我对铺的人身上。在场的很多人都觉的很神奇,那时候师父还在大连到长沙的路上。

第四天晚上讲完课,师父又要乘坐当晚的火车赶到广州举办第四期学习班。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炼功弘法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炼功弘法

回想当年的点点滴滴,感慨慈悲伟大的师尊为了芸芸众生不辞辛苦、四海为家,广传大法、拯救穹宇于危难。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一定不能辜负师父和众生的期望,走好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广传真相、遏制邪恶、拯救世人。越是最后的时期越要抓紧、不可放松。

世人啊,如果您有幸能遇到大法和大法弟子,请一定要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缘,认清邪恶、辨明真相,为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生命群体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到不久的将来,真相大显,那时就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