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坚修大法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

神奇祛病效果

我是一个死而复生的退伍二十七年的干部,今年七十七岁。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多种疾病。全国最有名的大医院都没治好,花了很多钱,急救药(硝酸甘油、速效救心丸)一刻没离开身。

一九九六年六月,生命危在旦夕,在医院抢救期间,好心的医生(法轮功学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看到师父的法像,再看完《论语》时,激动地流着泪说:“这是伟大的神仙!”从此,我有缘得到了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爱不释手,越读越爱读。“真、善、忍”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意志坚如磐石。每天都坚持学法和抄写《转法轮》。在抄写四遍《转法轮》的过程中,我那多年的多种疾病都不治而痊愈了,一身轻松。

我经常在学法时,流着泪对师父发誓:我是你的真修弟子,我要永远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时刻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随恩师回家。

念正显神威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带着给江泽民写的信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请他们把信转交给江泽民。我在上访登记表上填写上法轮功是正法,是超常的科学。

我是依法上访,江氏流氓政权及其爪牙却把我抓到当地拘留所。当时叫我在拘留表上签字,我把“扰乱秩序”划掉,写上:拘留所把我们关押是犯法的。并严肃的说:“国家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和信仰自由。我作为一个退休干部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说实话:法轮功是正法,是超常的科学。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我本人的变化是铁证,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们关押我们是犯法的。”拘留所所长说:“没办法,是上级的命令。”

在我進拘留所的第二天放风时,管教问我们:你们又听到八号有人砸墙吗?大家说:“砸得很厉害,我们睡不着。”我叫管教开开八号门,我進去一看,两个破被子上都是血。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屈死鬼。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们的师父是李洪志大师。你走吧,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从这之后八号房再不闹鬼了。(当时八号房是空房)这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我就把闹鬼的事,向管教和所有接触到的人洪扬大法,讲真相。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天法。让他们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法轮功的必遭恶报。我除了给刑事犯讲真相,就是学法、背法、炼功。十五天后获得自由。

我在北京信访局上访时认识一名北京的大学生同修,他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到我家,他说:“现在假经文对大家走出来影响很大,咱们得破除它。”后来在一个地方進行心得交流时被一同修的儿子诬告,同修被抓十七人,其中一人说出是我叫来的北京同修。二十五日夜里,派出所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带到所里。说你又引来外地人动员去北京,现在他们全都绝食,影响很大。你要不写出不练法轮功的保证就送劳教,写了就放你回去。我默念师父经文。然后心平气和的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换了几个头头软硬兼施都使完了,逼了十几个小时,看我真不动心,把我送到拘留所,我一个字没写。第二天公安局政保科的人“审问”我,用各种方法威胁我,说我到处串联,这次省公安厅都来人了,他们说不写保证的一律判刑。

我严肃地告诉他:“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死都不会改变。他们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一正压百邪。”法轮功是宇宙大法,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啥错。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炼法轮功的人一定遭恶报。他看我心态那么坚定,把我“升级”关进看守所。当时我笑着说:“拘留所的生活我体验两次了,再体验体验看守所的生活。”(当时的状态)我毫无畏惧,拒绝签字。

这时我老朋友的儿媳在办公室看到我说:“前几年你病成那样子,现在身体咋那么好?”我说:“炼法轮功炼的。”她说:“你炼炼我看看。”我立即坐在地上双盘炼第五套功法。屋里十几个管教和工作人员都在看我炼功。这时我看到其中的一位科长就说:“几年前我们一块在北京看病,我上不去梁医生的三楼,是你与我老伴架我上去的。我现在炼法轮功十几种病都好了,这么好的功法被镇压,你说可冤枉?”有一人说:“科长还是证明人呢。”那位科长默认了。这是恩师的威德,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有力的证实和洪扬了大法,使在场的人都明白了真相。

我在看守所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指使,在师父的呵护下四十天闯出看守所后,立即给善良的人们写公开信,向他们洪扬大法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印了许多份寄给省市各有关部门,发给各机关和亲朋好友与世人。

向来“转化”我的人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头头开着警车带着我单位的领导来找我進“转化班”。他们先找我女儿谈话,叫她陪我去。我女儿说:“叫我妈去,你们必须给我写保证,我妈出任何事有你们负责。”他们其中一人说:“我和你妈谈谈。”我说:“你要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他说:“要你说真话。”我说:“我修炼的是真善忍。法轮功是正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特效。我是死而复生的受益的幸运者,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就给他讲真相。从“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骗局等等江氏流氓集团编造的诬蔑、陷害、诽谤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的谎言、假新闻,使他们明白了许多真相。还向他们讲了师父是一九九二年开始洪传法轮功。在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得到大会唯一的一个最高奖“边缘科学進步奖”等等法轮功洪传世界的真实情况。

最后我说:“你们也是受害者,我市有为法轮功上访的就层层追查处理,你们为保自己的饭碗就把法轮功学员关起来,层层下达转化任务,完不成任务的就受批评、处分。下力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就得奖、提升,这种人是要遭恶报的,这不是受害吗?善恶有报是天理,维护大法的好人一定会得福报,一定一定的。”

他们其中一人说:“我看你是怕進转化班。”我说:“我修炼的是正法,一正压百邪,怎么能怕邪的呢?我认识到自己走的路是正的,就一直走到底。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什么也不怕。我这么大年龄了,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我愿为恩师为大法贡献出我的一切。我说法轮功永远是正的,你可敢说永远是邪的?咱们上司法局公证处去公证。”他们没表态。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把他们镇住了。一直到他们走,他们拿的本子没写一个字,没说一句叫我進洗脑班的话和不要修炼的话。我送他们走时说:“我送你们几句真心话:你们要牢记善恶有报,多做善事会得福报。千万不要为邪恶之徒卖命,给自己给儿孙留条后路吧!”我单位领导走在最后,说:“你说的好!说得好!我们保证不送你進转化班!”我说:“不是我说的好,是法轮大法好,是我师父威德大,大法威力大。”从那以后至今再没有江氏爪牙找我進转化班或叫我写保证的事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晚十点钟,我女儿婆家所在地派出所的警察和街道干部来我家找我女婿進“转化班”。看到我正给师父上香,没抓到我女婿就到公安局构陷我。公安局长立即去我居住地派出所带着几个人来抓我。我不给他们开门,坐在床上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并请师父加持。他们有人跳墙進院里说:“起来上公安局。”我不去。局长说:“抬也得抬走。”我大声说:“局长来抬也抬不走。”在我正念正行下,他们没招了。他们就留下俩人在我家看着我。我想这是师父派来听真相、得救的人。我就给他俩讲真相。他俩连连点头说:“我们早知道法轮功好,你们都是好人。我们指导员的弟弟就炼法轮功,你讲的我们都信。我们所对抓你们有好多人都反感,刚才局长就在你大门外,你越叫局长来抬,他反而走了,看来他怕你。”每次魔难来时,都是慈悲的师父帮我脱险过关。天刚亮,所长来把岗撤了。以后那俩警察每次见到我都很客气、很尊重我。自此再没有江氏爪牙到我家扰乱了,环境正过来了。几次交流都是在我家开的,在师父保护下平安无事。使我地区整体得到提高和升华。我一直做着传递资料的事,这是师父安排的我的修炼路。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娘家因事招待二十多桌客人。我带着百十份真相资料,我和客人讲真相、发资料,我没任何怕心。有一个无赖说:“你再讲我把你送公安局去。”我立即立掌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他立即就吓跑了。我继续讲真相,并把真相资料散完。

我十多年的修炼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持之以恒,时时事事都正念正行,坚信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点悟着我。使我闯过一关又一关。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还有些人心没有修去,还有些执着没放下,我从今以后一定更认真的多学法,学好法,尽快修去还没修去的人心、执着,把恩师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越做越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完成史前洪愿,跟师父回家。

本人实话实说,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