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甚于土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警察的职责原是保护民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但是在中国大陆,一些最基本的伦理道德都被颠覆了,中共警察不再是民众的保护伞,见小偷不抓,见劫匪不理,甚至公然打家劫舍,绑架、勒索好人,其行为比土匪还要土匪。

远的不说,只说近期发生的两三件事,事件发生在同一个城市——河北唐山,验证了一句大陆流行语:“以前土匪在深山,现代土匪在公安”。

今年三月五日早上七点钟,唐山市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女青年李珊珊到楼下买早点时,被唐山国保大队便衣警察拦劫,国保大队队长高会祥(警号081208)下令强行把她绑架到警车上。这时,一个买早点的小姑娘着急的跑过来拍打警车,喊警察去抓小偷,因为她的包刚刚被偷了。不料,四个警察无动于衷,根本不答理小姑娘,只顾控制着李珊珊。

控制李珊珊做什么呢?从她衣服兜里抢走了她家的钥匙,然后冲到她家里,绑架了她的丈夫周向阳,再把她家乱翻一通,抢走了她家做生意的一万三千元现金,四张银行卡、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九部新手机和七部旧手机,连一个带验钞功能的小手电也不放过,其中一个警察说:“看,能验钞,咱们大队正缺这个。”最后,这些警察连同一把剪刀也一并抢走了,可算的上是大获而归,比抓小偷合算多了。

小偷抢了小姑娘的钱包,如果此时警察去抓小偷,按照中共警察的思维逻辑,那多费劲啊,小偷会跑,会反抗,弄不好还携带行凶匕首,抓小偷绝对有风险,即使抓到了小偷,还得把钱还给小姑娘,明摆着亏本的买卖嘛。 而那些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都是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警察去抓绝对没危险,再说抄家抢劫他家值钱的东西可以当作政治任务,没有人敢管。

就拿周向阳来说吧,原天津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拥有建筑工管专业和经济投资专业双学历,第一批获得全国造价工程师资格,为人忠厚,性格温和,不与人争斗,工作兢兢业业,从来不收客户的红包。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了七、八年的牢狱之灾,零九年出狱后做点小生意谋生,刚刚有了一点积蓄,就被警察抢走了,人身自由也没了,又被关进天津港北监狱。我们都知道好人是不抓好人的,只有坏人才抓好人,那中共警察的行为与劫匪有什么两样呢?

无独有偶,事隔两个月后,今年五月十八日,唐山文北派出所在人流量大的汽车东站绑架了三位正在与人聊天的法轮功学员,据知情民众讲,当时在法轮功学员身边不远就有小偷在伺机作案。

警察不抓小偷抓好人,这怎么让老百姓理解呢?正是警察的这种行为,破坏了执法人员在百姓心中的形象,老百姓的希望破灭了,被偷了也不敢报警了,社会治安越来越乱,人们有苦难言,最严重的是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完全模糊了辨别是非好坏的能力。据说有位女士被偷了包,小偷拿走钱,看包没用又扔给这位女士,女士惊见各种证件都在,竟大喜,连呼谢谢:竟然有这么好的小偷。的确,比警匪好多了,中共警察与社区人员有时还专门抢劫证件勒索钱财或者限制老百姓的自由。

也是在同一个城市,河北唐山,去年还发生了一个类似事件,在网上曝光后引起许多网民的热烈评论。事情是说,一个人到电动车市场买车,被小偷盯上了,他正要脱身之际被几个小偷一群人围殴抢劫,他大呼救命,却不见警察来,绝望之际,突然想起曾有法轮功学员告诉他说:危难时喊大法好可逢凶化吉。他便大喊:“法轮大法好!”喊了三声,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群警察。小偷们一看警察来了,撒腿就跑,警察也不追,反而抓住被打的这个人,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这人说不是,警察再三盘问后发现他确实不是法轮功学员,只好悻悻地说:“看来,我们还救了你了!”那人说:“我喊救命你们不来,我喊大法好你们来了,我谢大法也不能谢你们啊!”

人喊救命他们不管,对于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中共警察是不关心的,关心什么呢?最关心是中共邪党的所谓“政治任务”,从中共的历史看,就是迫害各种各样的中华民族的精英,比如以前的所谓“地主”--农村的精英,资本家--城市的精英,知识份子--文化的精英,而现在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这三件事都发生在同一个城市,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这样的警察?如此看来,最大的劫匪队伍是在中共公安系统里。

曾有网友比较中美两国警察入警誓词之差异,美国警察入警誓词中,首先说的是:“我最基本的职责是为公民服务。”而中国大陆的警察入警誓词中,首先要“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为公民服务。所以,当党要暴力统治公民的时候,当党要欺骗、噬血百姓的时候,那警察便沦为中共的打手,成为社会上危害百姓的黑恶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