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与你我息息相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最近,“打错门”(湖北一个中共政法部门高官的太太被所谓的“信访专班”的警察暴打事件)成为社会热点新闻。六个“信访专班”(在省委值班的警察,实为中共对付上访民众的打手)的便衣警察暴打一位六十多岁的高官太太整整十六分钟,导致其脑震荡、神经紊乱、送医院抢救,足见其“打人”的专业程度了。警方道歉说:“打错了人”,而不是错在打人,可见中共警察对于“打人”并不以为错、不以为耻。

其实,警察动辄殴打、凌辱百姓,在中国大陆早就不是什么新闻,早就是家常便饭了。只是现在出现高官太太也遭暴打,人们忧虑平民百姓又该怎么生存呢?

在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社会的公正与稳定是由道德和法律来共同维系的。如果法制健全,政府部门侵犯公民权利都可以直接通过到法院起诉来解决,根本不需要上访;如果社会道德还能保持一定的水平,人们懂得尊重人权、尊老爱幼,更不会出现暴力殴打事件。

然而近十年来,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到古今中外最不堪的时代,所谓法制、人权陷入最黑暗的时代。究其中根源,就不能不回顾一下十一年前北京发生的一次大规模的依法集体上访事件。

*中国历史最大规模的维护公民权利历程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依法上访,震惊了全世界。上访的起因是“天津事件”:当时被人称为科痞的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一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身心深深受益于法轮功的数千名修炼者,自发陆续前往天津师范大学《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编辑部澄清事实。在出版社方面准备发声明更正之际,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动防暴警察三百多名,殴打并非法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天津市政府对去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说,镇压是北京的命令,并说只有去北京反映才能得到解决。

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们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依据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到北京和平上访,希望释放天津同修,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当时的总理朱镕基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后,学员们于当晚平静离开。他们秩序井然,离开时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垃圾。

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在中国社会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理性,当时的总理的开明决定使得事件能够妥善解决,这些都被海外主流媒体高度赞扬。

然而这一切却让江泽民感到极为妒嫉,妒嫉法轮功在民众中威望如此之高,妒嫉朱镕基的国际威望超过自己。当晚,江泽民强行推翻总理的开明决定,把“四二五”和平上访污蔑为“围攻中南海”,于六月十日成立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并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全国范围非法抓捕法轮功义务联系人后,当时各地法轮功学员大都以为是政府搞错了,于是都自发的到省市政府门前或者到北京去上访。他们只希望能像“四二五”上访一样,政府能够放人给予合理解决。但事与愿违,很多地方政府门前出现暴力驱赶法轮功学员事件,很多学员因为上访遭到殴打和非法关押。这些上访的规模和人数要远远超过“四二五”。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仅在北京石景山体育馆就非法关押了大约上万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之后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利用一切宣传机构开足马力在中国大陆乃至全世界污蔑法轮功,并把法轮功学员上访的路全部堵死,各地派出众多警察到北京截访,“上访办”成了“抓人办”。因为上访,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除学籍、开除工作、遭到非法抓捕与酷刑、甚至失去生命。无处说理的法轮功学员们只能采取到天安门打横幅以及在各地散发传单来表达自己的心声,讲清真相,呼唤正义。

如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十一年了。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至今没有停止,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达三千三百九十七人。

*迫害与你我息息相关

对法轮功的迫害使中国社会的司法公正和道义良知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已经使每一个中国人都成为了受害者。

海外评论家横河博士指出:在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期间,严格地说,从“六一零”办公室成立那天起,中国的法治就被系统的破坏了。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司法界的滥权已经无法无天了。因为中共不会把滥权这部份限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当权力扩张以后,它就会把所有人都卷进去。

现在很多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在法庭上质问法官:中国的哪条法律指出法轮功是邪教?控告法轮功学员“破坏法律实施”,那么到底破坏的是哪一条法律的实施呢?所有的法官都无言以对,他们反驳不了一个事实: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尽管如此,公检法部门仍然完全听命于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和判刑。

江泽民和“六一零”非法组织下令对法轮功学员采取“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中共警察就被给予了对法轮功学员生杀予夺的权力。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了升官发财,很多警察出卖了自己的良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残忍的酷刑,沦为了打人凶手、杀人犯,而越是手段狠毒、没有人性就越是得到中共的提拔和奖励。

在这种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打人、酷刑、杀人种种暴行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施暴的警察又会如何对待其他民众呢?也就难怪有“躲猫猫”死、“洗脸死”等荒唐事件不断地发生了。

当一部份人被完全剥夺了人权甚至生存权时,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也必将陷入危险境地。这已经成为中国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

其实,就是在法轮功遭到迫害的十一年间,众多普通民众也开始感受到了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中共欺压、迫害老百姓的手段、力度也越来越升级:因社会不公而上访者,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却常被定为非法,而身陷囹圄,有人因此而走上绝路,有人以生命抗争。

而这次在湖北省委门口遭警察暴打的竟然是湖北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政法委、维稳办都是直接参与迫害访民和法轮功学员的部门,参与迫害者可能不会想到有一天这样的暴力同样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

法轮功信仰的是“真善忍”,而对“真善忍”的迫害,就是打击人的最珍贵的东西──道德。当人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时,“假恶斗”必然横行。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不只是在维护他们自己的合法权利,更是在维护每一个人的权利,维护人类的普世价值。

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停止其对中国百姓的迫害

有评论人士指出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和平上访,可以说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中共能够保持总理当时开明的处理问题方式,公民的信仰、思想自由能够得到尊重,公民有途径去解决不公正的对待,那么中国社会很可能有一个良性的转折。

而且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以后,吸引了中国各个阶层的上亿人走入修炼,也包括政府、军队甚至中共高层的官员。当初政治局六个常委都反对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非常清楚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提高人的道德,有利于社会稳定,对哪个国家都是有利的。如果当初中共不选择迫害,法轮功能够在大陆更加广泛的洪传,如果更多政府人员也加入修炼“真善忍”的行列,从内心要求自己做好人、做什么事情都能考虑别人,那么可以想象到这个社会的良好走向。

然而中共“假恶斗”的本性是与生俱来、无可救药的。中共建政六十年,在历次政治斗争中迫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对于一群最善良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者依然不肯放下屠刀;中共的“假恶斗”和江泽民的妒嫉狂妄一拍即合,还是导致了这场迫害,致使中国全面陷入了最黑暗的时代,同时也导致了中共自己的灭亡。

中共的邪恶本性不可能改变,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普通民众的迫害都是它的本性决定的。只要中共存在,对中国人的迫害就不会停止,中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法治社会,公民权利不可能得到保障。

法轮功学员们为了人们不被中共的谎言欺骗,为了制止杀戮,付出了巨大努力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可喜的是,这最终唤醒了世间的良知与正义。

许多国家正义力量在给予法轮功声援,江泽民等迫害元凶在海外多国被告上法庭;许多中国民众特别是正义律师都在参与到反迫害的大潮中来。而如今已经有超过七千八百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声明三退(退出党、团、队组织)。这些标志着中华民族精神觉醒的到来,也预示着中国的光明未来。

如果人人都能从内心认同“真善忍”,拒绝“假恶斗”,中共邪恶势力必将解体,社会的道德就会回升,等待我们的也将是一个祥和美好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