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恩一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间和妻子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之前,我和妻子都身患多种疾病,我们就是那种典型的什么药都医治不了我们的病了才求救于法轮大法的。说实在话,当初我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也练过多种气功,都没有效果。可这次一炼法轮功,令我们大为惊奇,一周下来精神好了,身体这也不疼,那也不疼了,走路也来劲了,半个月之后,在医院工作的妻子就便检查了一下身体,这一查确实让她心悦诚服,十几年的顽疾不翼而飞。回家就给我说了这天大的喜事,我们一家都沉浸在幸福之中。就此,我俩下决心:一心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

我们得到这么好的大法,自然是喜出望外,奔走相告,逢到熟悉的人便讲法轮大法好。到了当年的年底我们就建立了一个新炼功点。这个新炼功点人数又逐步增多,最多时达到一百六、七十人,后来又增加炼功点。我们不仅在向身边的人洪法,还利用周末时间到城郊数十公里的乡镇洪法,成立学法小组,建立炼功点。由于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和妻子同修商量,把我老家的姐、哥、妹约请到我这里来,向他们洪法。兄姐们一见面,看到我们身体变化如此之大,就知道大法好。于是,我和妻子同修一块办了个家庭学法班,利用晚间和节假日放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然后教功。哥哥看师父讲法到第四讲,抽了几十年的烟、喝了几十年的酒就全戒了,姐姐多年的疾病也好了,妹妹的变化也很大,切身的体会让他们对大法惊叹不已,仰慕不已。他们也决定回家宣传大法、洪扬大法。我们就为他们准备大法的书和师父讲法录像。果然,兄姐妹就在家乡建立了炼功点。不久,家乡市、县的大法辅导站就和他们联系上了。学法、洪法活动在我的家乡村镇开展的真是有声有色。

“七二零”之后,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的打压和对师父的构陷铺天盖地而来,我所工作的省城以及我的家乡无一例外。我和妻子及周围的同修一时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但大家都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家里学法、炼功,向身边的人讲真相。我还利用一切机会向家乡的同修在我当时的层次上解疑和提供讲真相资料。

二零零零年七月上旬,我在和同修传递真相资料时,由于对方电话被国安特务非法窃听,在传递过程中我被国安特务劫持,后又被邪党非法劳教。妻子同修也义无反顾的進京护法,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后被邪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消息很快传到家乡,兄弟姐妹们十余人很快从老家赶来向邪党要人。邪恶之徒不仅不放人,也不准见我。赤日炎炎的七月,亲人们无住无吃无喝,还遭恶徒乱施淫威,肆意打压,精神与肉体受到严重摧残。他们从省城回家乡后被吓的基本上不修炼了,嫂子受惊恐最严重,回老家不久就生病了,两年后含冤去世。两年后我从邪党的黑窝里出来之后,见到兄姐们叫他们继续修炼,但效果不大。他们说,你官当了那么大,以前回家探亲,连这儿的县长、局长们都迎来送往的,结果说撤职就撤职,说坐牢就坐牢了,小民百姓就更经不住它们整了。谈邪党色变,怕!这足见邪党之邪,恶徒之恶,无以复加。

亲人们不修了,放弃了。但这不是出于他们的内心本意,是被邪党逼的,是无奈的,这一点师父看的最清楚,也最理解。慈悲的师父在给机会,在等待,还在呵护他们。大约在二零零七年的初冬时节,姐姐在河边被一阵风吹到河水里,姐不会游泳,被水卷风吹,离岸越来越远,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看四周无人,心想:只有死路一条。就闭上了眼,等死。可等了半天,心里什么都明白,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还漂在水面上,不沉,风向也变了,将她慢慢的朝岸边吹去。最后她抓住一根腐烂的水草爬上岸,又不知冷的一个人回到家。家里人见状,都吓呆了,都说这条命是神仙送的,大命不死必有后福。

这事后来我知道了,就回老家看姐。姐弟一见面,姐就说:“这次姐弟能活着相见,是天赐的。”我说:“是天赐的,是慈悲的师父给的。”姐惊讶道:“我都好几年不修了,师父还管我?”我说:“管,不管你,你几条命也没有了。师父在等你,快回到修炼的路上来,师父不会放弃一个弟子的。”随即姐把珍藏的师尊的法像和宝书拿出来给我看,姐说:“我嘴说不修了,但心没有变,经常给师父敬香。”我说:“嘴说也不行,要心口一致,要真修真信,切切不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姐说:“修!我修!”

姐又开始修炼了。哥自从嫂子含冤去世后,不修了,渐渐的又喝起酒抽起烟了。今年四月初,哥到女儿家吃饭,刚吃好饭就躺在地上昏迷过去了。女儿女婿问他怎么回事?他心里很清楚,说自己患的是脑血栓,怕是不行了,让给他准备后事。女儿女婿立即将他送医院抢救,医生确诊脑血栓。但三天后他能下床了,要求出院。主管医生把他狠训了一通,说他的病如何如何严重,如何如何危险,还说七天是高危期,十天是保命期,等等等等。可哥不但要下床走动,还要强烈要求出院,不听他的还不行,大发脾气。这脑血栓还不能生气,不能发脾气,急的儿女们没办法,就打电话给我,要求我劝导劝导,说他父亲最听我的话。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师父安排的。但在电话中又不能直说,我只好说,其它的事我可以安排,这事不可以,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能听你父亲自己的;你们做儿女的也不可强迫,你们对父亲好心好意我是理解的,但最孝敬的方式就是顺从你父亲的意愿。并说待你父亲出院后我回老家去看他。怎么办?侄儿侄女听我如此一说,没辙了。后来好说歹说,苦苦相劝,哥住院七天就好好的回家了。

当我回到老家见到哥时,第一句话就说:“你这条命是师父给你的。”并当着几个侄儿侄女的面说:”你们看看四周,比你们的父亲年轻的有,病症轻的也有,哪有几天就好了的?要不,当时就没命了,要不,留下诸多后遗症,我们都要感谢大法,否则,今天在你们的脸上就看不到笑容。我建议大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谢师父保佑。”当时所有在场的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谢师父保佑。”念的很整齐,很洪亮。

我郑重的对哥说:“你今年七十多岁了,阳寿也算尽了,命是师父给你的。师父给你这条命,不是让你抽烟喝酒过常人生活的,是让你修炼的,你知道不知道?”哥直点头,说:“知道知道。不修对不起师父。”我说:”不仅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你自己,更对不起你那一方的众生。”哥听了这话,当时就流泪了。

这次临别之前,我一家四兄姐妹又聚合在一块,回忆十四年前在省城得法时的喜悦心情。回头一看,大家感慨万千,无不沐浴在师父洪大的佛恩浩荡中。家家幸福平安,人人各得其所。姐七十五岁,即将四世同堂了,大家都是当爷、当奶的人了,全家共有近六十人,有在中共邪党中做公务员的,有当军官的,有当教师的,有从事医务工作的,有在校大学生和中学生、小学生的,尽管生活在邪党的黑风恶浪里,但禁不住修炼向善的心,先后有十数人得法,迄今实修的还有八位,其余全都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心灵深处都根植于大法之中,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兄妹,小弟妹,还有孙子辈,虽大家散时多聚时少,但平时电话、书信来往频繁,其乐融融,大家无不心如明镜-是法轮大法带来的,托师父的洪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