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四岁老人:坚信师父心不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我姥姥今年九十四岁了,八十一岁那年(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一个字不认识,每天学法都是听师父讲法录音。有时间,我和妈妈、二姐带姥姥学法,念给她听,我们一起炼功。姥姥得法后,师父一直在看管她,经历了多次考验。下面就说说她两次过大关的例子。

在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爸爸有病做手术期间,妈妈和小妹不在家,去沈阳看望爸爸。姥姥洗澡时,摔倒在卫生间里。姥姥摔的不省人事了,满脸是血,墙上都是血。当时只有姥爷在家,看到后,吓的直哆嗦,赶紧去叫人。二姐夫、弟妹把姥姥送到了医院。等二姐到医院时,看到姥姥脸上有个包,面色很黄,医生在给她消毒。姥姥下颌有个很深的口子,需要缝针,姥姥说:不缝。医生说:不缝不行,伤口太深,必须缝合。医生给缝了一针,坐起来的时候,胸部不敢动,不能直腰,疼痛难忍。二姐说:拍个片子检查一下胸部,可能有骨折的地方。姥姥坚决不同意,我们就送姥姥回家了。

等我下班回家时,姥姥同一个病人一样的状态,还不敢动,一动胸部更疼,喝水吃饭都疼。晚上,我和姥姥学法(学《精進要旨二》),在学法中,我就听见姥姥的胸部有咔咔的响声,姥姥也听见了声音,当学到半夜十二点时,姥姥的眼神突然一亮,说:我是修炼人,没事。在这一念之前,姥姥的眼神是浑浊发暗。这一念之后,我看见姥姥的眼睛“唰”的一亮,眼球发黑而且明亮。整个人的状态由病人的样子瞬间恢复到摔倒前的样子。以后的每天学法都能听见姥姥胸部有咔咔的响声,我们都悟到了是师父慈悲,在给她调整身体。二十多天后,姥姥摔伤的身体恢复了,姥姥能炼功了。

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末,姥姥又摔倒了(在摔倒之前姥姥曾跟妈妈说:要做装老衣服。没过几天就摔倒了)。三天后,在弟弟、弟妹的说服下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股骨、颈椎骨折错位,下肢不能动。问医生能治吗?医生说:手术不能做,只能牵引,她年纪太大了,不能牵引。

我们在一起切磋,觉的是姥姥的念不正造成的。半个多月后,姥姥开始发烧,体温在39℃,腿疼的揪心,又喊又叫,弟妹请医生到家里来看,说是肺部有气泡,需要打针吃药。姥姥不打,弟弟、弟妹非要打,不打不行(也都是好心)。打了几天没起作用,越打越难受,姥姥说:快要把我打死了。

我和二姐给姥姥讲法理,姥姥坚定的让二姐把针拔掉了。这时弟妹从医院又开了一堆药,進屋就说:先打的药不好使,打新开的吧。我说不用打了,修炼人没病。弟妹一听急了,说一切后果你负责任。说完就走了。

弟弟和小妹听说后过来说:你们炼功,我们不管,该治疗就得治疗。我说修炼人没有病,不用打针吃药。他们一向很尊敬我的,从来没有发过火。这回急了,就指着我说,姥姥有个三长两短你负完全责任。说完都走了。

我们就带姥姥学法。不打针后,姥姥出现了呕吐,吐的都是白色粘液。每吐一次,都要死去活来、上不来气。一吐腿都跟着疼,特别痛苦,下肢不能动,谁看到都很揪心。我们悟到在考验面前不动心、不动情,以法为师,过好关,给姥姥讲法理:给你打的药都吐出来了,师父又给你净化了身体。姥姥思想很单纯,能听懂,就是信。新开的药也没打,每天坚持学法。就在这关键时刻,我丈夫腰部急需手术,我要在医院护理,不能回来。二姐去了南方给孩子看病,只有妈妈和小妹照顾姥姥。妈妈正念很强的说:你们都走吧,有师在,有法在,放心去吧,不要惦记。(父亲去世多年,妈妈要照顾三十多年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姐,还有躺在床上高龄姥爷)

我们分开后,弟妹第二次请医生到家里给姥姥看病,医生说:肺部气泡很重,岁数大了。因为马上要过零四年的传统新年了,医生又说:看样活不过正月。弟弟、弟妹来医院把情况和我说了一遍,我说姥姥是修炼人没事,你们回去后把手机给姥姥,我和她说话。弟弟回去后打来电话,我跟姥姥说,你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不动。姥姥回答说:俺心不动。就这坚定的一念,姥姥过了七个年头。

自从姥姥摔倒后,每天睡觉只能右侧卧,不能仰卧,一会坐起,一会躺下,不能左侧翻身,疼痛难忍。我们回来后,带姥姥学法,听师父讲法录音。从一开始用人陪着住,到自己用手拽着褥子能坐起来,再后来用两个塑料圆凳坐着挪动能去卫生间大小便、坐着能洗澡。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呵护着老年大法弟子。姥姥生活能自理后,也给妈妈减轻了很重的负担。

一个不修炼的人,要是股骨颈椎骨折、错位能动吗?在七年里一个姿势睡觉,肌肉压的不红也不肿,也没有褥疮。更何况九十多岁的老人了,没有师父管能发生奇迹吗?弟弟一家人看到姥姥现在很好,大侄都说:太姥就是一个奇迹,大法真神奇。他们从心里佩服大法好。我们全家感谢师父,师父为我们付出太多太多了。我们要和姥姥共同再精進,以法为师,做到实修,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