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新的生命、新的一切全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

初识神佛

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受害者,出生于一个受中共毒害较深的家庭。父亲没上过学,十几岁就跟着中共邪党“闹革命”,并在四九年加入它的组织,成为中共党徒(现已明白真相,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

我在六岁时候,正是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本街的两个红卫兵带到学校上了小学,接受红色的暴力斗争文化和战天斗地的思想教育。

长大以后成了一个无神论者,只承认马、列、毛,误认为只有它们说的是真理,别的理论都是假的,只看邪党让看的书、只听邪党的话。听到别人谈起神佛就笑话人家迷信、愚昧,生活中也养成了争强好胜,好勇斗狠的不良心态,最终导致一个健康的身体在不到三十岁时患了一身疾病。

医院检查说肺活量低,需要锻炼,而我一活动就出汗喘不过气。胃出血严重时一次吐血一百多毫升,一年吐了两次血。高血压症状,血压上来时,眼睛也失明。

最严重的还是腰腿疼痛病,白天走路需要拄棍,如遇阴天下雨,坐卧不安彻夜难眠。远比疼痛难以忍受。看了多家医院,经过了X光检查、CT检查,最后经专家组鉴定为,腰部第五腰椎椎弓压缩性(陈旧性)骨折,腰椎骨已经滑脱,造成椎管狭窄,挤压了下肢神经,致使下肢肌肉萎缩已很明显,不能再从事任何体力劳动。

记得当时一个姓刘的主治大夫讲:目前这种罕见的腰部综合病症,在国内没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在医学上讲不可能恢复痊愈。要我做好下一步高位截瘫的思想准备。我当时听到这些结论和疼痛的难忍,又看到因病造成的家庭经济债务,几次想过自杀,都因放不下年幼的孩子和养育我的父母,没结束生命,真是生不能死不行。我无可奈何从此放弃了医院治疗,也放弃了家里自制的牵引设备。开始听天由命,多年的折腾,抗争的无用,让我不得不认命了。

后来听说气功能治病,为了治病,接触了很多气功,见气功书就看。炼了好几种气功,从中找到了一些感觉:练练就好,疼痛就减轻。只是停留在这样一个状态。身体虽然没有明显康复,但是从中已认准了一条,就是气功一定能治好我的病。

九六年夏天,一位同事拿了一本《转法轮》给我,说是这本书有很深的内涵,让我看看。当时平平淡淡没有多想什么,也许是由于喜欢看书的缘故就一气看了下去,当我看了一遍的时候(大概一个星期),我的身体疼痛明显减轻,感觉思想上也明白了很多东西,知道了“业力轮报”、“不失不得”、“重德才能好病”等很多做人的道理。身体上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思想开始转变,好象看到了希望,精神从此振作起来,真是“七分精神三分病”(《转法轮》)。炼功一个星期左右,胸闷气喘的症状消失了,血压正常了。

初期的变化让我尝到了炼功的甜头,从此一切业余时间全都用在了学法炼功上。从单盘开始压腿,炼到三个月双盘就能坐一个多小时。盘腿的疼痛让我感觉到好受,其美妙无以言表。这是我修炼最顺利的时期,也是我终生难忘的时期。

神迹在一天夜里出现了!

我在床上躺着,处于欲睡非睡状态,看到李洪志师父法身走進了我的卧室,师父沉着冷静,很平静走到我的床边,看了我一眼,转身伸出左手,从我的头顶向脚部慢慢挥动,边走边向门外走出。师父的手在我身上通过的时候,我的身体由头到脚感觉被一阵热流冲洗。睡在我身边的妻子,“噢”的一声被我烫醒,起来后看到我身下的被褥上已被汗浸湿成一个人形。我起床后整个身体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可我受无神论影响太重,悟性太差,当时并未悟到是师父给我灌顶祛病。

事隔不久,完全相同的情境第二次出现,我猛然间顿悟:我业力太大,师父以同样的方式给我進行了两次调整身体。并给我拿掉的那些不好的东西,我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可以進行正常的修炼,以后就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那时的心情非常激动,想了很多很多,最清晰的一条就是:我新的生命、新的一切全是师父给的,从此我的生命、我的一切也都是师父的了!

原来多年不干体力活,曾经有次一岁多的儿子在地上哭闹,自己只是流着泪看着,却无力将儿子抱起。连空煤气罐也不能抬扛,身体调整后,扛起一个满满的煤气罐一气上到六楼。妻子担心的望着我,又惊又喜,突然兴奋的高喊:“法轮功太神了,太了不起了!我也要炼!”从那时妻子也开始走入大法修炼,成为了我的同修。就这样,曾经跑遍多家知名医院都治不了的病,在医学上下了结论不能治的病。在师父的挥手之间,病没了,身体好了,真是太神奇了。这让我也彻底否定了无神论!

诚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向世人讲真相不能忽视了身边的亲人。一天晚上,妻弟打来电话说不好了,岳父的心脏病又犯了,已被送進市人民医院,正在急救室抢救。我的住所离城二十多里,夜间没有進城的车辆,我和妻子商定:第二天一早尽快赶到医院。在车上我俩交流:岳父快八十岁了,他受了邪党恐吓没能完全接受真相,而我们觉得反正身边人有的是时间,就忽略了他们。这是他第二次被送進急救室抢救,能否闯过死关,要看他的缘份了,我们一定要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他自然会得福报。

我们赶到医院,岳父从急救室被推出,挂着吊瓶吸着氧气,他看见我们嘴动了动,声音很微弱,听不清说些什么。妻子趴在他的耳边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头示意表示愿意,嘴动了动,却念不出声。我又让他继续念,让他一定记住了,并告诉他只要诚心念诵,奇迹就会出现。岳母听了象看到了希望,激动的和他一起念诵,越念越响。岳父说话也越说越清,当时我们就一起扶他下床活动。

第二天,对身体進行了全面检查,发现各个器官良好正常,没发现任何异常现象,参加抢救的医生都觉得奇怪:不是抢救及时,早已停止呼吸。而现在心脏异常消失的不可思议。

岳父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常念九字吉言,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现在他觉得常念不如学炼,七十多岁的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