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属于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

真我与自我

小时候,我有时随妈妈到她的老家的小乡村去过夏天。村里的老人在街上碰到我时常问:“你属于谁(家)的孩子?”我并没象他们料想的那样把我家族的姓名告诉他们,而是回答:“我属于我自己。”

由于我还是个天真的孩子,大人们不会认为我那样回答不礼貌。那时,天上的星星比这些陌生人更加吸引我:我感觉那边有些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但是我想不起来了。童年最使我难过的经历是我想到死亡时,我沮丧的想:“永远没了……永远没了……怎么可能永远的没了?”我流着泪一遍遍问自己,我是那么的绝望,但是没有找妈妈去寻求安慰。这是那个真我在哭泣,他的妈妈不在这个世界上。

在我十岁左右,我有过开天目的体验。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到这个时候它就会翻花,就象电影、电视中那样,花蕾一瞬间开了”。晚上临睡前,不管我在想什么,所想的任何一个形象会突然在我眼前开始翻花,各种颜色的,我吓坏了,不敢想任何东西,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这样正常吗?还是有什么毛病?”到青少年时期,这样的情况停止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是我慢慢的掉進尘世的大染缸中,形成了各种观念,失去了纯真,失去了真我。

然而,我却认为我正走在发现自我的路上,这个“我”比其他的生命都重要,我随时准备为保护这个“我”而战,这使我变的更加自私,傲慢,自以为是。我一生都在奋斗,目地是证明我是对的,我结了婚,有了孩子,不停的换工作。但还是达不到我的目标,我越努力,越损害别人;越损害别人,也越伤害到我自己,我心中愤愤不平。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变的更加愤世嫉俗,玩世不恭,我厌倦了一切,包括我自己。这正是得法前的我的状态。

得法

第一次读《转法轮》,我惊叹的无法形容,我一口气读了整本书。象一座宝藏展现在我面前,我马上就开始转变了。最初的惊喜过后,慈悲充满了我的心,我的贪欲消失了,已经跟随了我四十多年的啃手指甲的习惯马上停止了。

随后是腹泻,然后我突然不能吃肉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么有一天或今天我讲完课有人就進入这个状态:不能吃肉了,闻起来很腥,吃起来就想吐。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来。”

以前我每顿饭必吃肉,我开始享受各种不同的其它食物,就象发现了一个新世界。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我当时认为是我改变了饮食的原因,现在我知道是师父从一开始就清理了我的身体。师父挥手之间,移走了我身上象山一样大的执着,我都想象不到我有多幸运。

然而,由于我悟性不好,我还是抱着修炼前我要先在这世界上有所成就的观念不放。因为这,我浪费了近两年的时间。那两年期间,我既没学法,也没修炼,我为实现我所执着的人生目标而努力。等我达到了目标,我却并没感到心满意足,而是更加失望。我面临着一个我无法逾越的障碍——人生对于我来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追求了。

我又开始读《转法轮》,我抱着希望,还能得到象上次读时的效果。

佛法无边

当我第二次读《转法轮》时,我有一个感觉,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旋转。我记得是从头顶开始的,然后是脸部和胸部,每天都下降一些。感觉就象有一个螺旋推進器在体内,挺不舒服的,最后降到我小腹的时候就不再降了,直到我读完整本书。

那时我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我郑重的和妻子讲我从《转法轮》中得到的启示,我说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她不是很理解,还以为我是一时兴之所致,但我知道这是我一生一世的决定。师父也知道,我相信我就是那时得到的法轮。

一念间双盘

我开始精進实修,但不能双盘。不久我得到点化,在英文明慧网上有一篇文章,讲一名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监狱里两条腿都被打折了,医院的医生给她手术,在她的腿里装了钢钉。她以为她不能再双盘了,但她坚持修炼,最后她又能双盘了。

她装了钢钉都能双盘,健健康康的我怎么会不能做到呢?我试着搬腿,双盘成了,从此我再也没单盘过。

久远前失散的亲人

修炼一年后,我很幸运的参加了欧洲法会。这之前我是独修。虽然我知道修炼是师父和弟子之间的事,但我还是有些担心,我能否得到这个群体的认同。当我见到他们的那一刻,感觉他们就是我久远以前失散的亲人,我高兴透了,最后一点顾虑也消失了。就在那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

溶于法

在梦里,我正驾车穿越一片乡间的鲜艳的红土地。一个中国警察叫停我,逮捕我,并把我带到我家乡。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中国女士开始审问我,我既不兴奋也不恐惧,她用中文问我问题,我微笑不语。最后,她给了我一张象是蓝色又象是红色的纸,我心里知道我签完名以后,我就会被送到中国的监狱里,虽然当时是在我家乡。不管怎样,我计划使他们出丑,然后再跑掉。想着这些,我微笑着在纸上签名。签完一看,我的名字变成了“法轮功”这几个字。一个想法冒出来:也许我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逮捕?我的名字变成了“法轮功”!我用笔在纸上加了几条线,纸上我的名字和法轮功混合在了一起,显示的是一种非常美的天国的字体。然后我醒了,心跳不已。

师父在《精進要旨》里说:“古人有句话叫:朝闻道,夕可死。当今人类能真正知其涵义的已无人可数,你们知道吗?一个人的思想里已经装進了法,那么装進了法的那一部份不就是同化于法了吗?”

那是我在同化法,我现在是这样理解的。

洪法

我讲过,开始修炼时,我身边没有同修。我尝试向朋友和亲人洪法,他们没有马上接受。我渐渐的感到孤独,希望能和别的同修交流。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找到同修。

这实际上是一颗私心。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

直到我修炼到去掉了这颗私心的层次以后,才开始有新同修得法修炼。我不再想她们是为我而来的,我是来帮助她们的,我应该尊重她们,而不应指望从她们那里获得什么。师父从来不向我们索取任何东西。如果她们有缘份,她们就会来,如果她们想修炼,她们就会修炼,我属于她们而不是我自己。

正法弟子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因我得法晚,我知道我应该抓紧。开始我不明白师父的新经文,我没有发正念和做证实法的事。通过师父的点化,我认识到无私无我的更深一层涵义:就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向人们讲真相,救度众生。

“将来的生命都是为他的,过去的生命是为私的。”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

我明白了个人修炼以求得自身解脱是旧宇宙的理,将来在新宇宙中还将有个人修炼,但我们现在不是个人修炼。我们被告知了这么多法理,是为了让我们助师正法。只有当我们准备去完成我们的使命时,这些法理才会展示给我们。

看到另外空间

我还有很多执着要去,为了鼓励我,师父有时让我看到另外空间。例如一次打坐时,我看见一个象天一样高的人站在地球上,他的脚象地球一样大。“他站在这个小地球上干什么?”我问自己,然后我注意到他有一个根从他的头上长出,通过他的背,他的腿,直扎到地里,他就象一棵大树被钉在地球上。他虽然巨大,但身不由己。

得法六年了,我还经常受缚于世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别人问我修炼法轮大法有什么收获时,我回答:我变了一个人。以前我总是紧张焦虑,现在我平静祥和;以前我妒嫉贪婪,现在我随遇而安;以前我只懂爱惜我自己,现在“爱”对我来说,这个词的意义都不一样了……

你属于谁?

去年夏天,我又回到了久违的童年的小乡村。大部份以前曾用这个问题烦我的老人们都不在了,但还有几个老人健在。我很高兴见到他们,有些人惊讶的发现了我的变化。我向他们解释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并用这个机会告诉他们,在中国很多好人正在被迫害。不再象从前那样,我发现同这些老人交流很容易了,因为我尊敬他们,其实我也属于他们。

我珍爱他们,还不只是他们,我发现我真心的爱惜每一棵树,每一所房子,每一片田野,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的:“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

这正是我的感受,随着修炼,我对宇宙的认识越来越深,我心的容量不断的扩大,包容下越来越多的众生,这是我以前不敢想象的。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感到太幸运了。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