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精神病”看中共如何贼喊捉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贼喊捉贼”从字面上就能知道,做贼的人喊捉贼。比喻坏人为了自己逃脱,故意制造混乱,转移目标,把别人说成是坏人,为的就是混淆视听,达到欺骗人的目的。

最近,各大新闻网站纷纷以《我国拟制定精神卫生法 防止公民“被精神病”》为头条,说有个民警因不服领导徇情枉法对自己的不公正处理而上访,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并声称“被精神病”推动立法。看完这则新闻,给人的感觉是:“被精神病”这件事已被中共重视,要立法对进行这种恶性的人制裁了!其实,“被精神病”是中共的罪孽,共产党一直都在利用精神病院迫害自己不喜欢的人。

早在2001年10月底,据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数千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被精神病”),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而且非法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几年过去了,随着迫害的继续,从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在逐日增加,而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

中共为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采取的手段极其恶劣、卑鄙,就是它自己提出的“被精神病”也是其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之一。

限于篇幅这里仅举几例:古稀之年的河北省沧州法轮功学员李志发(志法),多次遭中共邪党体罚(因长时间站立,双腿粗肿的难以行走时,还被犯人跟着站在一边看练队。)、强迫洗脑、罚款、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长达七年)等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折磨成高血压、脑萎缩、腔隙性脑梗塞、癫痫、重病缠身的李志法,经河北省监狱局批准以保外就医被送回家,离正式释放期只差二十三天。家人见到被迫害的神智不清、身体虚弱不能自理的李志法,恐再遭毒手就把他藏起来,泊镇“六一零”指派洼里王乡派出所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追问家人李志法的去向,并追到沧州逼家人见面,非要见他被家人拒绝。

现在李志法病情时常发作,发作时浑身抽搐、面无血色、四肢冰冷缩成一团,总说脑子里有东西,浑身无力,出去溜溜找不着家,原本写的一手好字,现在连字都想不起来,好端端的一个人被迫害成这个样子。

法轮功学员徐祚友是湖南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曾两次被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被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二零零一年三月,徐祚友医生不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被县 “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以“谈话”为由,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徐祚友全身无力,行走、大小便极为困难,二十多天后才被放回。同年七月“六一零”办恶人彭秀莲、向宏银再一次将徐祚友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迫害。他们又一次胁迫院方领导加大对徐祚友的迫害,因徐祚友拒绝吃药,被四个不明真相的医生摔倒在床上,强行注射氟呱丁醇药物,注射后徐祚友感觉到喉咙象被人掐住一样,呼吸极为困难。徐祚友忍受着痛苦,每日三餐被迫服药,期间饱受精神病人的凌侮:有时被打,有时穿着的裤子被精神病患者往下拽,很多的时候光着两条腿,他望着饭却不能吃,吞不下。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包括被迫害精神崩溃在马三家死亡的),有的几年都没有好转,还是疯疯癫癫的;有的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有所好转,但精神状态不如从前;有的回到家不长时间,就失去了生命。马三家的警察在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毫无人性地说:“不放弃,不‘转化’,有多少得精神病的!”(言外之意,不“转化”就一直把你折磨的精神崩溃)。

苏菊珍,辽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一次,她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儿,王艳平强迫她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她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她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又给开了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她回家后二十二天才能进食,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她被马三家恶人迫害成植物人。当她被带回家时,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目光呆滞,不会说话,没有记忆,不能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不能正常思维、讲话。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离世。

这些案例仅是中共恶行的万一,中国大陆的精神病院是邪党假借“精神病治疗”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犯罪场地。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是依法执法的司法场所,而中共邪党统治下的大陆的这些地方却成了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犯罪的渊薮。警察、政府专职镇压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和部份医务人员,凌驾于法律、凌驾于医学诊断标准之上,任意将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入精神病院,强迫服食、注射大量精神病治疗药物,这些药物药性和作用,对一个精神正常的人的后遗症非常严重。

中共邪党罪恶滔天,期待它的改良,无异于与虎谋皮。中共贼喊捉贼的目的也就是在其走入坟墓之前多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做它的陪葬,笔者写此文的目的就是唤醒那些对邪党还给予希望的人,早早选择脱离邪党,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任何一个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中共的权大于法。就拿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例,这场迫害就是一场法治的大倒退,中共各级从上到下的肆意践踏法律,大搞迫害,许多参与的官员直接说“我们不讲法律”、“不要跟我讲法律”、“对你们不讲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