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两年来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九年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一名新学员,和同修比,各方面都做的不尽人意,所以一直不敢班门弄斧。经过一段思考,决定还是把自己两年来的修炼经历,特别是如何做好三件事方面做个总结,一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二来与同修们作个交流,有不对的地方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得法学法

零九年正月,因我家的洗衣机有问题,我便四处打听谁会修理,经人介绍请来了小M。小M开了一家修理店,价格比别处低,货真价实,全家人老实厚道,服务态度又好。在修洗衣机时,我们得知他们一家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并给我和丈夫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因为受邪党的毒害,我当时听不進去,还阻止丈夫观看神韵晚会的光盘。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们全家及部份明白真相的亲属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本人要坚修大法到底。

那一段时间洗衣机不断出现故障,这就跟小M一家打交道的机会增多。我发现他们家人的气色都很好,闲聊问其究竟,小M母亲给我讲了她和老伴得法前后身体的变化,还给我讲了她所见到的大法的神奇事,听的我心驰神往。当时就请来了《转法轮》

第一个晚上我读了一百多页,不几天就把厚厚的一本书读完了。我被师父高深的法理折服,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便不断的向小M借来大法书籍如饥似渴的阅读,非常后悔自己在一九九七年因下士之见与大法失之交臂,但又觉得很幸运,在这末劫之时能修炼宇宙大法,当上了伟大的师父的弟子,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从此我晚上学法至十一、二点,早上五点十分起床炼功,并把大法的书随身带在身边,一有空闲就看。我的职业是教师,常人的书籍总觉的没什么看头,从没有认真读过一本,但大法的书,只要一打开阅读就爱不释手。

亲属明真相受益

我八十四岁的老母亲由于患肺心病长年累月呼吸不畅,不能平躺着睡觉,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撕心裂肺,做子女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帮不上忙。母亲常常痛苦的说:你们就让我死了吧,太难受了!

得法后我感觉一身轻,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就想帮母亲摆脱痛苦。小M送给母亲一个精美的护身符,并让母亲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由于工作忙不能回老家亲自告诉母亲,只能电话让她老人家去念,并教会我的侄孙记住这九个字,时常提醒母亲念。那时母亲身体极度虚弱,已经一年都没下过炕。

自从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几天母亲就能下炕了,一月后就再也没有感冒过。母亲在电话里说她身体好了,硬朗了,可以一个人睡,不需要哥哥嫂嫂陪睡了。五月一日之后,安详的离开人世。

婆婆悟性好,知道大法的美好,也常念大法好。公公多年受中共毒害,不信佛,虽然看了《忆师恩》,还是害怕邪党迫害,强烈反对我修炼。我不断的将真相资料拿给他看,慢慢的他接受了我修炼大法。

家里其他的亲人,开始大多数受邪党毒害不支持我学大法并对大法有成见,经我反复的讲清真相、放真相光盘,他们中有十几个相信了大法并做了“三退”。虽然家中还有几人没有醒悟,但我不灰心,我会多学法,再進一步给他们讲真相,挽救他们。

在走亲访友时我尽量不错过有缘人,虽然有时会遭到不明真相者的歧视、辱骂,但我想师父在当时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将这么美好的宇宙大法传给我们,我们讲真相遇到一点点困难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我小姑子的婆婆家有两个堂兄,一个叫来福(化名),得了肝硬化;一个叫福顺(化名),得了尿毒症,肾脏已化脓。今年六月初,我回老家去看小姑子一家人。我首先去了来福家讲真相,来福很快明白了真相并“三退”了。晚上我住在了小姑子家。小姑子七十几岁的公公人很厚道,可惜是邪党党员,我给他讲了半夜,可老人就是不退。小姑子的婆婆虽然精神不错但是耳朵不好使,我让她念大法好,她说行。我说我要去看福顺,她说别去了,福顺整天只睡觉,屋里進去人他根本不理会,耳朵比她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还聋,屎尿都在炕上拉。我想来一趟不容易,不去于心不忍,一定要救他,发正念清除干扰并请求师父加持。第二天我来到福顺家,福顺睡着在炕上,脸肿的很大。我和他母亲刚刚聊了不到十分钟,福顺醒来趴在枕头上看着我,我赶忙走到他身边拿出一张护身符,问他认识上面的字吗?他拿起来念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很高兴,他能和我交流了。他问我这是干啥的?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他听了高兴的坐起来和我边笑边谈,最后高兴的三退了,并答应我好好念大法好。这一天在场的还有小姑子的堂弟媳何福娃(化名)也三退了。

过了十多天,丈夫休假,我们领着孩子以看外甥为名又去了小姑子家,这次终于劝小姑子的公公退出了邪党。我又去看福顺,他已经能下地在外面转了。我给他带去了《转法轮》、大圆满法教功动作光盘、神韵晚会光盘。他高兴极了。我们离开时他一直把我们送到大门口,目送我们很远。最近我询问他的状况,可能是心性没提高还是什么原因,他又睡床不起了。我由于种种原因再没去看他,真是惭愧啊!此事让我深深体会到众生祈盼被救度的希望,而旧势力就是要毁人,我们讲真相就是在和旧势力抢人。

给老师学生讲真相

在单位里,我给同一办公室的老师讲真相,或集体讲或单独讲。杨老师曾对我说不信不退,一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她,给她看了好多的真相资料,现在我在办公室里讲真相她还帮着我讲,就在我写这篇法会文章时,杨老师终于同意“三退”了,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在给学生们上课时,虽然因为有怕心不能直接讲大法的美好,但我一直要求我的学生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去严格规范自己的言行。在讲科学时,我围绕哥白尼的“日心说”被当时的人们视为异端,他本人更被视为疯子,被活活烧死,顺势讲共产党反对的未必都是坏的,现在在我们中国有一位比哥白尼伟大不知多少倍的伟人,他把宇宙大法洪传给全世界,同学们想不想知道这位伟人是谁?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想!”我说老师暂时不能告诉你们,让你们自己去寻找这位高德伟人吧!

临近毕业,学生找我写留言,我便智慧的将宇宙特性“真、善、忍”写進去。去年教师节时,一个我带过的学生来看我,我知道她是来听真相的。我问她家门口有没有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她说有,就是没看过。我劝她以后再见到这些资料一定要仔细的看看,并让她妈妈也看看。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她听后高高兴兴的走了。

每周六我会带孩子去看公婆,每次坐在出租车上我都会见缝插针的给司机讲真相,至今为止除了三人以外其余的听了我讲的真相后都表示赞同,答应诚念大法好,有的还做了“三退”。一次坐上车司机就问认识不认识刚才下车的人,我没注意所以说不认识。他说那个女的骂共产党,还说共产党要灭亡了……司机一副很不满的神态。我赶紧接上话茬接着讲,等我下车时他也听明白了,高高兴兴的拿了一张护身符走了。后来我得知那天坐车的人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她先讲真相做了铺垫,师父又安排我坐上同一辆车让这个有缘人得救了。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世人真的在等着我们去救,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走了一小步,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今后我要更加精進的实修自己,更理智的救人。

发正念

去年我出现了流鼻涕、嗓子痛等症状,由于没有重视发正念拖了很长时将间,最后在丈夫的强迫下打了几天点滴才好。同修一直跟我讲要重视发正念,我也看了师父发表的有关正念的经文,苦于干扰大一直不能很好的坚持。今年我有几天出现了类似的症状,通过发正念两天就闯过来了。现在偶尔哪里不舒服时我就对着那个部位发正念,很管用的。

作为正法后期進来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同时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可是在各种压力面前,我助师正法的脚步迈的太慢,拖了正法進程的后腿,在此深表愧疚。今后我只有奋力精進才能不错过这万古机缘,才能少让师父替我操心。

因初次写体会,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