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海市看守所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在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度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时,遭受了“坐飞机”的酷刑,人的身体躺在狭窄的十字架上,把手和脚铐住后,人就在上面动不了。恶警们可以把十字架竖起来,这样人就被悬空了,等于是吊在了十字架上了。有时,为了加剧行恶,他们还把十字架斜着放,并故意用力摇晃十字架,加重痛苦的程度。几个月后,有部门来检查,珠海市第二看守所为了掩盖其迫害手法和手段就把这种刑具烧毁了。他们说我是最后一个“坐飞机的人”——被用十字架迫害的人。

在一次又一次的和邪恶的较量中,我用师父给我的智慧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以至于他们每一次来,都是换上一批新的警察,气势汹汹的来和我谈,让我说出自己的姓名,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和谁联系,但是每次都被我用大法的法理反驳的哑口无言,每次临走前,他们不得不感叹地说,法轮大法真是了不起。

有一次,他们换了一个非常恶的警察来和我谈话,一進门这个警察大声恐吓我,并拍着桌子说:你要再不说出你的真实情况,你就永远别想出去,听了他的话,我也站起来拍着桌子说:在和我谈话的所有警察中,其他警察能理性,礼貌的和我谈话,起码他们有自己的基本素质,懂得尊重别人,怎么你是这么一个连基本说话的素质都没有的人,再说我们都是好人,大法是被江泽民为个人私愤而迫害,江泽民是小人,历史的罪人,你难道也愿意成为小人,历史的罪人吗!我看你面相也挺善良,不会是江泽民那样的坏人吧。那警察听完我的话一下就蔫巴了,并说你坐下说,坐下说。

我就坐下来给他讲大法真相。我说珠海和香港澳门一线之隔,你怎么没想在对岸法轮功是合法的,在此岸的大陆就不合法了,香港和澳门的人难道不比大陆人聪明吗,分不清法轮功是好是坏吗?再说不只是香港澳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修炼法轮功,这不证实了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有问题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只要去香港看看就能明白的事,怎么就轻易上了江泽民的当?那警察听了我的话,半天没回过神。

后来,他们不知道换了多少次警察,听完我讲关于大法的真相后他们都不得不佩服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所为。有一次一位老警察由衷的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善良的人,他说他曾经和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接触过,无论是才学、人格、品质,你们这些人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并说,就我个人这么长时间没告诉他们我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件事而言,可以说是珠海警察和法轮功学员僵持中的一个奇迹。我说在大法中这很平常,因为我们是心怀伟大信仰的人,不是说你们用关押、劳教、判刑以及人的手段所能撼动的。常人中,前南非总统曼德拉为了人间的自由和正义服刑几十载,更何况是为这伟大的宇宙大法呢。听完我的话,这位警察深深的叹了口气,并说,你还是要早点出去啊,这毕竟是人间地狱,出去后你可以出国啊。

那时候,邪恶的警察强迫我劳动,因为生活上没人看我,总是挨饿,每天吃饭时我就在盛剩饭的垃圾桶跟前,吃在押人员吃剩的米饭,一面背着师父的法“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精進要旨》〈真修〉)的经文,同时边干手工活,边哼着普度和济世的曲子,坚持一天不断的发正念,我心中默默的让师父加持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甚至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我的所有空间的我都要一刻钟也不停的发出强大的正念。我请师父加持我,不断发正念。

有一天干活时,师父突然点化我,迫害的根本是有旧的宇宙特性的存在,我就在发正念时加上否定旧的宇宙特性这一念,结果在结束看守所的迫害后,二零零二年年底回家看了新经文,果然师父在讲法中讲了这个理,当时我感念师父,即使在最艰苦的环境中也能把法力和法理展现给自己,只要能以法为师,一切都能发生不可思议的神奇变化。

尽管恶人用种种手段迫害,包括邪恶让在押人员图谋加大对我的迫害,但我还是在师父的加持下闯出魔窟。看守所我认识的绝大多数被关押的人都能对大法心存善念。非法关押我第九个月的时候,所在地的警察给我强行送来劳教通知书,说算劳教我一年。一年的非法关押后,他们秘密通知我的户口所在地警察领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