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黑窝里正念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七年的秋天,也就是邪党在奥运会前疯狂大抓捕期间,我被邪恶绑架到全国最臭名昭著的女子劳教所。在最开始的四十天,他们将我关押在一大队单独隔离起来,利用各种软硬兼施的方式企图所谓的“转化”。

看到这些被邪恶利用的生命(警察和邪悟者),我由衷的感到他们的可悲和可怜,针对他们不同的情况和心理状态,我写了一封十几页的长信,首先将他们用来陷害大法与“转化”大法弟子的反面资料漏洞百出的地方一一揭露出来,让他们知道自己所迷信利用的“资料工具”是多么的自相矛盾,甚至愚昧可笑的不堪一击,同时慈悲的唤醒他们本性的一面,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冷静的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用正义和良知抉择自己的未来。

他们看了这封信之后,改变了态度,也彻底的放弃了对我的所谓“转化”,第二天就把我转到二大队,几名坚定不“转化”的同修也被送到这里,与一百多名普教关押在一起。刚進门,就听见被邪恶操控的警察们叫嚣威胁道:“在这里,我们可以不再管你们的思想信仰,但谁也不许在任何场合给我提一个字!也不许有任何形式上的行为和东西!所有的包夹都给我看好了,出了一点问题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后来的几天,时常听普教紧张的议论:“谁谁有经文被发现上大挂了,连包夹也被加期了”“谁谁不服管理進小号了”“谁谁炼功被发现挨打并加期了”整个车间充满了高压恐怖的气氛。

到达二大队一个星期后,正赶上所谓月末考核,每个人轮流着被喊去签字。什么是月考核啊?我从普教那里看到一个表格:是每月对这里被关押人的评分,总体分四个档:红旗减期最多,黄旗正常减期,兰旗不加不减,黑旗加期。每个月为了这个旗的颜色呀,普教们真是费尽心思,或眉飞色舞,或痛哭流涕,跟命根子一样。我当时想:大法弟子是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这一页纸算是什么东西,不承认它!

这时,一个同修被恶警们带走了,一个小时后我吃惊的看到她泪流满面、伤痕累累的回来了,包夹们紧张的对我说:“千万别和她说话啊!一百双眼睛盯着哪!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千万别惹什么事!”我坐在那里,心里很难受。

后来,我终于找了个机会来到同修身边了解到:因为她拒签考核,被邪恶拽到办公室迫害,先用手铐将她铐在椅背儿上,然后用电棍电击逼其就范,当中途这位同修向她们讲真相时,却遭到她们更加疯狂的电击殴打,并将同修的衣服涂上侮蔑大法的话逼其穿進车间!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如刀绞:真是太邪恶了!简直就是肆无忌惮!我是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虽然也被非法迫害在邪恶的黑窝内,但无论走到哪里,反迫害、救度众生都是我的使命和职责。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定要站出来,但是具体我该怎么做呢?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只觉得一股阴气向我袭来,我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我意识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向我進攻,也是在钻我还未修净的怕心的空子。的确,这个环境表现出来的邪恶程度令人恐惧,给人一种全面封闭任人宰割的无助感,也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啊!我有师父我有法!于是我在心里不断的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弟子知道这件事情必须站出来,但弟子现在的心态不是很稳,请师父加持弟子,让我有足够的智慧和正念面对它。

一直到中午,我仍在静静的发着正念,心态也越来越平稳,只是感觉还未找到合适的切入点,这时 ,我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了墙上悬挂的有关工作规章制度,最后一条写着:每月实行考核透明制,不可徇私舞弊,对于拒签考核者,考核入档案,照样生效。(非原话,只大意)我豁然开朗:对,就从这开始!正念解体背后的邪恶因素,利用人间可正用的法律和工作制度作为突破口。

在去车间的路上,我喊住了分队长,平和而坚定的说:“队长,考核的事就不用喊我了,我不想签。”她诧异的打量着我问:“为什么?你刚到这里就要找麻烦吗?”我说:“因为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无罪被关押在这里,是冤枉的,也不承认这种迫害,我听说今天上午一位同修因为拒签考核就被铐在椅子上用电棍逼其就范,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所以无论出于对考核本身的认识还是对你们这种行为的抗议,我都不会去签这份考核。”我平静而又坚定的质问令她有些措手不及,她想说什么看了看我又咽了回去,转身找大队长去了。

下午,等到所有人的考核都签完了,她们喊我到对面的小仓库去,这时,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这儿来了,因为她们都知道,那里是一个可以关起门窗打人整人的地方,我该怎么办呢?最后,一念定住:“不用人心想后果,邪恶只有被解体的份儿,因为我与正法同在!如果弟子的正念和口才不够,就请师父加持,因为正法需要!我会去除所有的执着与妄念去行使一个大法弟子最神圣的使命: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这神圣而坚定的一念一出,我顿觉自己高大无比,势不可挡。走在去往仓库的小路上,我看到同修们那一双双关切而担心的眼睛,我微笑着向她们点点自己的脑袋,意在提醒:放下人心,请加持彼此的正念。

推开门,两个队长叉着腰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盯着我的眼睛先是漫无边际的聊上几句,我知道她们感觉不太了解我,是在察言观色的试探。我平静的说:“队长既然找我来,有什么事就开门见山吧!都有话要说的。” “好!看样子也是聪明人!那咱就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找你来,就是让你签考核的,而且,你的情况我们和大队已经沟通过了,结果是——必须得签!现在还给你机会,错过这个机会,你就要自找苦吃了!”她的话句句透露出一股威胁。我没有被表面的假相所带动,我又一次平静的向她们阐述了我拒签考核的原因。其中一个不屑一顾的说:“你什么意思啊!你英雄不怕电呗!你觉得你能挺的住那咱就试试!”

“错!”我斩钉截铁的说,“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不合理才来找你们的,我凭什么让你们电呢?你们又有什么理由来电我呢?我也没有任何必要在承受你们的非法迫害中去证实我的坚定,因为这一切是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我就是为解决这件事情来的!”面对我坚定的目光,对方有些底气不足的问:“那你想怎么的?”

“我今天既然来了,是有两个问题要问,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够得到合理的解答和解决,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往上找。第一:关于月考核签名,我想知道我们拥有的权利,我认为让本人签名就是在征求本人意见,签与不签,是一个人应有的合法权利;第二:当对方拒绝在上面签名时,你们把人铐起来用电棍逼着签,这种行为是什么,是不是在执法犯法!”我正视着她们,有条不紊的说完这番话。

对方受到震慑,气焰顿减,挺了半天,一个狡辩道:“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有这个权利!”“那好,请你们把你们的相关工作规章制度拿出来给我看看!”我镇定而微笑着说。

她们愣了愣神儿,对视了一下搪塞道:“我们肯定有这个制度和要求,也有这种权利,但不需要拿给你看!”我又笑了,说:“不是不需要拿给我看,而是根本就拿不出来你们要的依据!”说到这儿,我一字一句的把中午看到的那条规章制度背了出来,继续说道:“什么叫拒签者考核入档案照常生效啊!我理解第一这说明对方有不签的权利;第二,对于拒签者怎样对待,你们有什么样的权利,没有什么样的权利,上面也说的很清楚啊!”

这时,她们真的有些无言了,她们很意外的听我背完工作条例,显得有些束手无策,不得已的,作出了初步妥协,其中一个打着圆场说:“哎呀,你这个人还挺认真的!行了行了!你不签就不签吧!我们也不逼你了,但是我告诉你啊,你本来就没“转化”,又不签字配合我们工作,减期可就没你的份儿了啊!想让你早一点回家,你不配合没办法!”

这时我想:邪恶虽然作出让步了,但可以不签考核并不是我的最终目地,抓住这个机会讲清真相,進一步的彻底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其实她们就是两个被邪恶利用着的生命,可怜的众生!

一种纯正巨大的善念从心底油然而生,我迅速的理顺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真诚的跟她们说:“关于给不给我减期的事情,我想谈一谈我的观点,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加期减期都不是我们的目地,我们真正得到的应该是无罪释放!但是作为个人来讲,我在不在乎这个减期是一回事儿,而你们给不给我减期却是另外一回事儿,因为你们对待大法弟子的每一思,每一念,都是关系到你们自己的生命和未来!”

接着,我就给她们讲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参与迫害犹太人的警察、医生、军人等最终都被绳之以法的著名“法下之法为非法”的公案,又谈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结束后,首先把一批警察推出来当作政治运动的替罪羊的历史。我看到她们已完全没有了那种恶的因素,她们在静静的听,眼中时不时的还流露出钦佩的神色。

最后,我善劝她们:无论世事怎么变化,人所做的一切善事,恶事最终都会有一个结果和清算,所以做人千万不要迷失了善良的本性而随波逐流,也别小看了善待大法弟子的一念,它就是在给自己和儿孙积下福德,从而才能有一个幸福平安的未来。从她们的眼神中,我知道她们是真的认可并接受了。

临走的时候,两个队长说:“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考核不想签就不签了,关于减期,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能多减不少减!”我欣慰的笑了,说:“谢谢你们,我真的为你们高兴!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也是因为来自上面的压力,这样吧!麻烦你们帮我传个话,我要找大队谈一谈!”“行!我们一定会把你的意见传达到!”她们愉快的回答。

回到座位上,普教们围过来惊奇的问:“看你怎么红光满面的,她们没打你啊!”“没有!”我笑着说。“那你签了吗?”“没有!”我依然笑笑的回答。“那真是奇迹!你们的师父真的在保佑你呢!”她们有些觉得不可思议的在议论着。

我的心里,在深深的感激师父,也真切的体悟到:当你能够真正的将自己溶入法中的时候,你也真的就会体会并体现出大法的威德与伟大!等待邪恶的,只有步步败退与解体。

第二天中午,教养院的大队长就来找我谈话了。这时的她,已完全没有了以往那压人的姿态,没等我开口说话,就心虚的一再掩盖说:“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你听到的那些事都是谣传,事实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儿!”

我心里觉得邪恶真是好笑,曾经表现的那么疯狂的不可一世,甚至叫嚣:“看谁不服!这里是暴力行政机构!各种刑具不就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吗?”今天竟然缩头缩尾的,不敢正面接招了。见她这样,我淡然的说:“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但是,我觉得今天你们能有这样一个态度,就说明从内心中你们也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了,我这么做,也不是真的就想追究什么,至少现在还没想那么做吧!但是,我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因为这种行为真的是害人害己,是在犯罪!”“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的,以前也没有啊!”她感觉到自己的话有漏洞,她又慌忙补上一句。我微笑着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希望你做事能给别人留点儿余地吧!”“当然了,如果我不想留有余地,我今天找的对象就不是你们了,既然找到你们,也是给彼此一个机会吧!其实你们也不过是被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相信以后你们会尽最大努力把握好。保护大法弟子,真的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我说。

“我能感受到你的善心和诚意,但工作归工作,你最好别跟我提法轮功!”“为什么?”我反问道,我知道,是邪恶在躲闪,在害怕,就继续解体她背后不好的因素,破她的结:“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我说这话都是真心为你好,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别人跟你说法轮功,不是为了回答我,而是问自己,为自己负责,是因为你真的理性的了解他才不愿触及,还是因为你的工作使你戴上了一个假面具,你自己都不曾认识到的,在这个假面具的间隔下迷失了人善良本性的一面,随波逐流,甚至一直在做着助纣为虐的事情而不自知,如果是后者,你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怕和危险吗?”

我看出她听進去了,在入心,在思考,于是没有再急于给她说什么,心底发出强大的一念:解体操纵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她本性的一面清明起来吧!这是慈悲的主佛给予每一个生命重生的机会,珍惜吧!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的眼中已没有了教养院、恶警等这样的名词,有的只是主佛的洪大慈悲与救度众生的大愿,还有眼前这些被邪恶操控着的等待救度的生命。慢慢的,我又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文化大革命的有关历史讲给她。终于,她说:“行,我回去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无论怎样,我先谢谢你!”

第三天下午,大队长找到了我,很认真的满面笑容的说:“昨天我回去之后想了很长时间,也可以说在反思我自己吧!我的思维方式真的是错的,是因为我的工作而不加思考的把整个法轮功推到对立面上去了,也觉得不太对劲儿,但你也看到了,这里始终就是这样一种风气和方式,我也没想过怎样去改变,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我愿意和你们多沟通,尽最大努力摆正、平衡这些事情,希望有机会和你多聊聊!”

我也笑了,我笑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下,被清除了邪恶因素之后的生命竟然也有着如此真诚而善意的笑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