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4746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通过看近期有关严正声明的交流文章,对我的启发和触动很大,我曾发表过两次严正声明,但都没有真正从内心认识到它的严肃性和严正性,致使邪恶持续迫害我。现在悟到是我以前的严正声明写的不用心,不全面,不彻底,有落项。我也必须把邪恶对我的所有迫害全部曝光,不给邪恶留有任何藏身之地,彻底解体邪恶。我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当地拘留所,由于对法理解不深和各种人心的执著,向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当地公安局把我劫持到洗脑班,向邪恶写过“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还在邪恶的揭批会上发过言,发言文章还被洗脑班广播过。还曾对着邪恶的录像发过言。做了背叛师父、诽谤大法的大错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二零零一年十月,因粘贴证实法的小标语又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非法抄家,非法搜走了一些大法书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没保护好极其珍贵的大法资料。后来我又被劫持到拘留所。当时由于各种怕心竟完全接受了邪悟,向邪恶写了一份书面材料,又是“保证、悔过”。后派出所所长又把我转到了看守所,那时怕心更厉害了(因怕被劳教)。配合邪恶照过象,做着违背大法的事。家人花钱托人找关系,在经济上也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之后在恶警写的一份东西上签名、按了手印,就把我转到了洗脑班。到洗脑班后,恶人逼迫我骂了师父。从洗脑班回家后,由于家人的压力,特别是怕再被迫害,就不敢再学法炼功了。在怕心驱使下,我把部份大法书及师父的讲法录像给毁了。没有收好师父的法像、法轮挂图、小法轮章,家人在恶党的淫威下把他们毁了,让家人也造下了很大的业力。从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过的一切背叛师父、背离大法的言行以及签名全部作废。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艳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近一段时间,看到关于“严正声明”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多,也使我对“严正声明”的严肃性有了一定的认识。99年7月迫害一开始,由于自己没有实修,法理不清,我茫然不知所措,居委会主任上门让我交书、写“保证”。我父亲怕我受到邪党伤害,就收拾了一袋子讲法磁带、录像带、大法书等大法资料交到居委会,因怕心、亲情,我未阻止。还玩文字游戏。过了五年,才在同修的帮助下走出来,带着强烈的怕心开始发真相资料,被举报了。完全配合邪恶。我被非法拘留十天回来后,当时我对“严正声明”并没重视,草草写了几行字就交给同修发表了。长时间的脱离法,只干事,使邪恶又有了迫害我的借口。2007年送资料时再次被绑架,骂法、骂师父,完全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写了“五书”。看了同修对“严正声明”的认识,使我真正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自己不严肃对待,邪恶也不会轻易放手的。我不能再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了。再次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从新修炼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冬梅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开始学大法的。这么多年来因为法学的不好,走过很大弯路,多次做过对大法和师父有损害的事。自从修炼以来,学法上就不精進,只是做与大法有关的事,还自以为这就是修炼了,长期以来都是用人心对待师父、大法和修炼。1999年迫害刚刚开始时,单位让交大法的资料,我交了几本大法书和录音带等。后因去北京上访被单位非法开除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邪恶的所谓笔录上签过字,后来因为惧怕進看守所还签过一个“保证书”。邪恶又把我非法抓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因为惧怕邪恶的毒打,出卖过同修,导致同修夫妻两人都被非法抓進看守所。后来在北京被邪恶非法抓進看守所,出卖同修。后来在劳教所调遣处被邪恶电击,因为惧怕而顺从邪恶辱骂过师父,做了最不应该的事。在劳教所受邪恶欺骗被洗脑,又帮助邪恶去给其他同修洗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陈国清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得法。做过许多不符合大法的错事。99年7.20,当地派出所找到我,问我都有谁炼法轮功?我告诉了它们一部份同修的名字。后来当地派出所又让我们把大法的书交了,我交了几本(还有师父的法像)。答应“不去北京,如去北京一定告诉所长”。2000年6月3日,我们去北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强行关進看守所,配合邪恶照像、填表、签字,出来后在邪恶写的“保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2001年6月份,我们夫妻双双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半月后我被放回家,丈夫仍被非法关押,而且非法转成刑事拘留,我代表家属在丈夫的判决书上签了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再次配合邪恶照像、填表。一个月后,接丈夫回家时,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2010年8月份,我和丈夫被县国保及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当时由于怕心,又惦念儿子,违心的向邪恶写了“三书”,而且向邪恶出卖了一个同修。回家后,答应 “不炼了”。当邪恶迫害我时,总是违心的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关键时刻不能放下人心与执着,多次在“保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助师正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

陈瑞玲 2011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读每周的《明慧周刊》,看到很多大法弟子的严正声明,自己从来都没重视过。最近通过与同修交流,悟到应必须严肃对待严正声明,必须把所有污点都洗刷掉。因为自己做错的每一步都盘踞了很多邪恶,必须面对和曝光。一九九九年7.20前后,本地邪党人员半夜闯入家中,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过了些日子,我又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二零零八年奥运,我被本地派出所人员诱骗到本乡计生办非法关押二个月。回家时,它们询问我修炼的情况,并做了笔录,我又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并代母亲(同修)也签了字。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霞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四月份,由于我的争斗心,致使丈夫撕了一本《转法轮》书。平时,我还乱放大法书,不敬师,不敬法。九九年十月去北京证实法,遭到邪恶迫害,被当地公安带回,非法拘留。由于法理不清,配合邪恶写过“保证书”,交过钱。二零零零年,被邪恶迫害,出卖了一起学法的所有学员,造了天大的罪业。在看守所也给邪恶拿了钱,还签过名、按过手印,配合邪恶照像、穿号服、上早操、打报告。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黑窝邪悟。都是因没学好法,不信师不信法,还有怕心,求早回家的心造成的后果。在劳教所,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承认自己犯法了,恶警让干啥就干啥,向邪恶写“保证书”不学不炼了,和师父决裂,骂师父;写所谓的“揭批、保证、悔过”很多回;参加邪恶搞的所有活动,唱邪歌,对恶警感恩戴德;自己邪悟,还毒害别的同修;在显示心的促使下,还代人写了很多所谓的“揭批、保证、决裂书”。给县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写过多次道歉信。向几个常人说过对师对法不敬的话,毁众生,罪大恶极。向邪恶交过两次大法书。在派出所参加所谓茶话会,说过邪党好的话。和一同修说过不符合大法的话。零四年,师尊慈悲让同修又把我叫回来。可我不知珍惜师尊的慈悲,学法不用心,很少炼功;没有把自己邪悟时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曝光出来。零六年又一次被迫害,邪恶非法抄走所有大法书、资料、法器。在劳教所黑窝,除了写过“保证、揭批、悔过”,还写过很多“节日感想、录像感想、活动感想、每月小结、半年小结、季度小结、年总结、回家总结”。配合邪恶照像、签名。因自己主意识不强,怨恨心、争斗心让邪恶钻空子,致使丈夫把师尊的法像、大法书撕毁、烧毁多次。还有一次,丈夫把救人的真相粘贴毁坏。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敬师、不敬法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尊安排的正法路,做好三件事。

李晓霞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7.20后到北京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回来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在邪恶的威逼下,写过多次“不去北京、不聚集、不炼功的保证”。九九年,在邪党党员会上做检查,写过污辱大法、诽谤师父的话,交了师父的法像。二零零二年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610洗脑班,那时写过所谓的“三书”,辱骂过师父,而且出卖两个同修。主要根源是没学好法,不修心性,法理不清,没有做到坚定的相信师父,没有严肃对待大法修炼所致。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

张爱莲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几期明慧网上同修们写的关于严正声明不能敷衍、必须严肃对待的切磋文章对我的心灵促动很大,也提醒我应该从新审视自己原来写的严正声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在家里被县里610恶人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我学法不用心,法理不清,怕心重,怕吃苦,又被“犹大”的表面伪善所欺骗,接受邪悟,还去毒害别人,写了“三书”,还替别人抄,其间还出卖了许多同修,还交了一本大法书。通过学法我向内找,自己犯那么大的罪就是执著心太重,没有真正的实修,学法走形式,人的观念太多,安逸心、争斗心、妒嫉心、情心、怕心重,三件事做的不好,精進不起来,好象有一种东西在阻碍着我,很难突破,现在认识到是我的严正声明没严肃对待。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刘晓霞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1年我曾经让其他同修给我在网上投稿过严正声明,但那是不严肃的、不负责任的声明。现在从新写严正声明,全盘否定邪恶对我的控制。1999年7月22日,与我妈(已经被邪党迫害死了)到北京证实法,后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由于当时抱着求圆满等人心到北京证实法的,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从而在看守所写了所谓“不修炼保证”。在看守所里,恶警逼我撕师父的法像。2000年11月再次到北京证实法,由于平时并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而背叛大法。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出卖了同修,给资料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被非法送到劳教所,完全被旧势力操控干坏事,出卖同修、写所谓的“三书”,代别人写,被电视台录像(播出的不是我的原声)。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

李金鹏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4年,我和丈夫遭邪恶非法绑架,同时被非法劳教。在师尊的加持下二个月闯出魔窟。丈夫仍被非法关押。回家的第七天,亲属同修(外甥女)夫妻又遭邪恶非法绑架,她家里存有很多的大法把书,我去转移时,因贪财之心,没有坚决制止其亲人抢书的行为。后得知她婆婆将拿走的大法书和资料全部销毁了。愧对师尊,愧对大法,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

高志红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3年从劳教所放回,放回后一个月才写了严正声明,但是写的很敷衍、很草率,没有交代在黑窝里做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事。看了484期《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现在我决定曝光自己的罪恶,彻底甩掉留在思想上的阴影,彻底去掉由此带来的一切干扰。我是01年6月,被举报遭恶警绑架,在这之前我曾先后两次被劫持到看守所和本地拘留所。到了劳教所一个星期就被它们的伪善迷惑了。在知道那些不妥协的同修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产生了怕心,写了“三书”,后来当了“犹大”去毒害别人,出卖同修,致使有几个大法学员先后被绑架。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加倍补偿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

缪献民 201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7.20大法遭到迫害后,我们依法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当时全国到处布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道道关卡,我和几名大法弟子在半路遭到非法抓押并被劫持到拘留所進行迫害。回家后,我继续到市政府讲明真相,结果被非法劫持到当地党校非法关押。在党校期间被国保非法進行所谓的“提审”并被施以刑罚,被迫在“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再次進京上访,被劫持后非法押回到当地派出所。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期间遭到了几个恶警的刑讯逼供,违心的出卖自己的母亲。在释放书上又稀里糊涂的签了名字,配合了邪恶。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两次,被迫违心的写下了侮辱师父和大法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被恶警逼迫去毒害学员。都是没好好学法,不实修造成的。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邹丽莎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看了四八四期《明慧周刊》的“谈严正声明”编者按和同修的交流文章后,受到很大震动。我也是写了严正声明的,但是没有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因此,从新写此严正声明。全面彻底曝光邪恶的迫害和自己所做的所有不符合法的事,全盘否定、彻底清除。九九年4.25之后、7.20之前,当地县委、政法委和各单位签订“保证不去北京上访的责任状”。我签了。九九年7.20后某一天,当地派出所干警去我家,我交了部份真相传单,还有一本《中国气功》,封面有师父的法像。九九年7.20后机关党委找我谈话,我交出两本经文,签了“不修炼的保证”。机关邪党委开会,会后被要求写书面材料,我抄了几段报纸上诋毁大法的话。有一次当地派出所找我谈话,我写了东西,按了手印。零三年上半年,610伙同机关邪党委书记和单位领导找我到单位谈话,我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再一次严正声明:上述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李家齐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学习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及看明慧网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深刻反思自己走过的弯路。我已在一个月前上网严正声明,之后发现自己还有坏事没有曝光。在教养院,一次恶警要搜查经文,每个人都要搜身,我因怕心把师父经文撕碎扔了。还有一次去收拾一个办公室,打开门一看满屋都是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结果做了不敬师不敬法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隋华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从看了明慧发表的同修对严正声明的认识,我才真正认识到了以前写过的声明是很不严肃的,想想自己以前曾经做过的那么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却没有严肃声明,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没认真学法,对法理认识不清,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九九年7.20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它们白天晚上来我家骚扰,由于我法理不清,怕心很重,我偷偷把宝书烧了,做了决对不能做的大坏事。还有一次,同修把大法资料送到我门口,这时我的怕心又出来了,就把资料扔出了家门。还有一次,邪恶又来我家让我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名,我又违心的签了名,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严正声明:以前我做过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法为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杨文枝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七月底得法。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天安门。回到当地被非法拘半个月。出来后上班,单位让写“不上京保证”。我写了保卫科科长要求的话。后来,把七本书交了。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

李海英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到省政府去讲真相被非法抓到公安局,作了笔录,我还签了名字。7月22日上午三个恶警到我家,叫我去派出所问话,我去了,同时还交了《转法轮》和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带、师父法像、法轮图和当时洪法的一些资料。7月24日上午,公安到我家来叫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由于害怕,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11月17日,和同修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在驻京办被作笔录,本人签了字。12月6日,从看守所被单位接到分局,在不上访、不集会、不進京的条子上签了字。12月9日,被骗到洗脑班,我写了条子。2000年4月26日,在家属区炼功被非法抓,2001年8月23日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都签了名。郑重声明:过去所有的给邪恶写的“保证”和签名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雷才清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10月1日那天,亲属不明真相,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我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2000年11月18日,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2001年3月15日,被送到劳教所,当天晚上就被邪悟者围攻。妥协了,显示心、欢喜心被魔利用,迎合了邪恶,还帮着邪恶毒害同修,干着助纣为虐的事。甚至出卖师父和大法。根源是过去没有好好学法实修,只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被旧势力钻了人心执著和法理不清的空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郑重声明:在劳教所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季洪波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曾经走过弯路,也曾经和同修合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但是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对“严正声明”的切磋文章,我有了新的认识。认识到严正声明要严肃,我要从新写严正声明。1999年7月20日,我和本地三十三位同修去省会上访。当天被公安局集体绑架,办了三天洗脑班。我给警察表态“不炼了”,交了大法书。1999年7月20日给警察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2000年10月,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配合邪恶照像,按指印,量血压,还背监规。因为怕心重,又写了“保证书”不炼了,去看守所毒害同修。我从洗脑班回到家,又去毒害两位同修。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提审时,我出卖了同修两位。在第一次写严正声明时都没有敢曝光,只是轻描淡写的和同修合写一份声明了事,掩盖着不该做的事,真是惭愧极了。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

王广荣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11年6月的一天,我在发真相光盘时被恶人举报,后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后来有人将我保出了派出所。出来时要求做笔录,我说还炼功,但签字时纸上却写着“不炼了”,我竟签了“不炼了”的字。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戴瑞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最近从明慧网上看了几篇关于严肃对待严正声明的文章,对自己触动很大,感到必须从新声明。九九年7.20以后,先后在刑警队、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做过笔录、签名数次。从北京回来后交了一本手抄《转法轮》。二零零零年,被邪恶迫害,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千元钱保证金。二零零一年九月遭到公安恶警的非法搜查,抢走大法经文、炼功带等,勒索三千元钱。二零零四年六月,我用真实姓名发表了一篇揭露当地邪恶迫害我的文章,招来邪恶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人心太重,走向了邪悟,写了“五书”,作过“帮教”,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书等,又交了一本《转法轮》,写过“现身说法”、发过言、还写过“思想汇报”,往广播室、校报投过稿,内容都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论,节假日还参加过演出活动,给当地公安局写过一封认错信,还曾经代写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体会”。再次被洗脑后,又写了“决裂书”。我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郑重声明:九九年7.20以后我所说、所写、所做过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刘秀菲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半路被便衣警察非法抓住,送到本地拘留所。拘留所恶警为了逼迫我们放弃修炼,使用了种种手段進行折磨,电棍电、皮鞭打、手铐吊、恶语骂、扒花生、不让睡觉等等。数次被非法审问,逼迫说“不学不炼”。因学法少,怕心重,就符合了邪恶,说“不学不炼了”。说了“不学不炼”。我三番两次的向邪恶妥协。十八天后,家人找关系花钱把我接回家。回家后发现我的几本大法书和炼功磁带都被丈夫扔了。现在经学法认识到,以前由于学法少,怕心重,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

宋存英 201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通过看《明慧周刊》上同修关于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促动很大。九九年7.20后,邪恶逼迫交大法书,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我交出一本《转法轮》。7.20后,恶警指使我单位叫签了字。二零零四被邪恶迫害,我和家人去了外地被通缉。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邪恶把我从外地绑架回本地,我按了手印,在零口供上签了字,做了不该做的事。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我被绑架送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叫我们照像、按手印,我随从了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声明:以上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吴秀荣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当九九年7.20后邪恶疯狂打压法轮功时,为了应付邪恶,让二女儿代我写了一份“不進京、不上访的保证书”交到单位。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孩子。被邪恶非法送進了洗脑班,由于人心重,配合邪恶写了不该写的“认识、检讨书”,并被迫交了三千元的押金。后来又写了一份东西。在派出所被非法逼供时,出卖了同修。在拘留所里,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被邪恶绑架时,配合邪恶录所谓口供。从黑窝出来时签了字。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景华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以后,由于我学法少、怕心很重,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尊的错事,把《转法轮》和师尊其他讲法、还有法轮挂图都交了;还把师尊法像、论语挂图、师尊讲法、经文、手抄师尊讲法也都烧了,把师尊讲法录音带也抹掉了;在“保证书”上还签了字。真是罪业深重,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

刘亚梅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幸得法的。由于人心重,被求名心、人情、私心等人心带动,被邪恶多次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因发真相资料被告发,被非法抓進国保大队,后被非法拘押在看守所,又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因怕心重,违心的配合了邪恶,签过字,写过“保证书、三书”,穿了号衣,毒害过同修,出卖了两位同修。二零零八年十月,被邪恶骗到洗脑班,常人代我写了“保证”。多年来,一直遭旧势力迫害,不向内找,做错了,不想叫同修知道,常常以不会向内掩盖自己的人心,其实是真的害了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现严正声明:邪恶迫害期间,我的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员佩玉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九九年7.20大法被非法迫害以后,由于怕心,做了对师父及大法不敬的事。交了大法书两本,烧过师父法像、论语及手抄大法书11本。因怕心、强为的心、执着圆满的心,走了许多弯路。在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后,家人交了现金一万多元。在非法审讯时,我说出了别的同修,给大法造成了巨大损失。由于我的原因,家里把我寄的大法书都烧了。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竹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在邪恶迫害中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03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一年。给邪恶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顺从邪恶指令作“帮教”。05年邪恶非法大搜捕中我被邪恶非法抄了家,在邪恶的威逼下,我出卖过同修。声明:7.20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及给邪恶的“保证’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郑廷素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因没做到实修,99年7.20期间我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在压力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还交了一本大法书,又烧了明慧和经文及一张师父的法像。有愧于师父,有愧于大法。严正声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朱金铃 201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九月得法的。修炼中我沐浴着师尊的洪恩,见证了大法的神威。九九年七月,邪恶不准我在学生中讲大法好,大队书记把我的大法书也撕了。这件事现在回忆起来悟到我当时学法不深,表现出了争斗心,造成他人犯了大罪。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抓了,并被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邪恶又把我非法送到省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我经不起长时间的折磨,写了“不炼的保证”,并签了字。声明:签字的“不炼的保证”全部作废。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过去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坚修大法紧随师。

黄廉清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一月得法的。得法后,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看护着我,呵护着我,给我净化身体。从此年轻了,精神特别好。由于学法不深,邪恶迫害来时,怕心重、人心重。警察、街道一帮人来到我家,由于怕心重,不敢讲真相,交了一本书《转法轮》,还说“不炼了”。十月份邪恶又来了要我签名和法轮功划清界限,丈夫替我签了名。第二天片警和街道又来骚扰,我讲了真相,它们也没说话就走了。转天,把我大女儿叫去让她填写了一份表,让她看住我不让我炼了。再后来一位同修给了我一份经文,又有一些大魔头的资料。由于学法不深,人心、怕心太重。我一时糊涂给烧了。愧对师父和大法。声明:以前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紧随师父,做好三件事。

王月华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中,我曾两次被邪党恶警劫持迫害。虽然我坚持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顶天立地的正法,是什么都破坏不了的,但由于自己当时的怕心很重,怕遭罪怕被劳教,违心的写了“不炼了、不外出”的所谓的保证。屈从了邪恶的要求,更为严重的是我被劫持在戒毒所时,当时不断传来其它教养院酷刑残害大法学员的恶性事件,我更是对邪恶的迫害越来越恐惧,不但自己向邪恶屈服写“保证不炼”,当时还对很多的学员说:“咱们写个保证回家吧,别被邪党劳教迫害。”我当时没有认识到这是对大法犯罪,辜负了慈悲师父的救度,对同修起了很坏的负面的作用。事后醒悟到自己严重的干扰学员助师正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犯罪的弟子,赐予我继续修炼法轮大法的机缘,给我新的生命。今天在此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中,我违心的所说、所做的有损大法的事和“保证”之类的文字全部作废。从此要谨遵师父的教诲,修好自己,弥补过失。坚定跟随师父,救度众生,决不懈怠。

孙荣英 201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做了很可耻的事情。在邪恶两天一夜的逼迫下,非要说出其他同修才让回家,当时我说出某同修。特别是2001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父的法理内涵根本就理解不到,造成了不敬师不敬法的严重后果。2001年7月25日几个同修同一天被邪恶绑架,深夜五个邪恶来我家抄家,因事前亲友得消息通知我,所以我已把资料全部收好,最后我交了一本大法书给邪恶,想应付一下了事。有什么事就往已离家出走同修身上推。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可耻,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对大法造成了太大的负面影响。在此我曝光我做过的所有错事,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我所有过错。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要按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一定要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让伟大的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蔡启春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但由于平时学法没入心,悟性较差,有许多执著心长期去不了。如怕心较重、亲情较重。今年3月我再次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上“帮教”以伪善对我好,让我吃饱、睡好,有时还假惺惺的所谓问寒问暖、还教唱歌跳舞。那时我的正念全没有了,还糊涂的认为它们对我好。我真想回家做大法的三件事,但不写“三书”不放人。我只好写了点一般无实质意义的搪塞话,没达到邪恶的要求,最后“帮教”就帮我写。然后念给我听。叫我按手印,我也按了。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认真学法修心,向内找我才醒悟。认识到在“三书”上按手印意味着同意邪恶对师父、对大法的污蔑、造谣。是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大坏事,这是最不应该做的,面对师父的法像我深深的痛悔。为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上按了手印的“三书”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助师正法,认真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陈名珍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当夜,由于家人非法被抓,邪党县公安局、乡镇干部、乡镇派出所、村干部好多人来我家抄家,我正在看的《转法轮》还未来得及放起,我猜它们一定能拿走,便给了它们,第二天便把我和刚八个多月的孩子带到了乡镇非法关押十多天,最后非让说不炼功,我不说,它们就说你说句别的也行,我就抱着侥幸心理违心的说了一句“人们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最终恶人们写的是什么也没让我看,还给我签了我的名字;零八年邪党办奥运期间,我被非法抓捕,部份大法书被抄走,现在回想起来,深挖根,那是出卖师父与大法的行为,我非常惭愧,我错了;再一次向师尊跪拜认错。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敬师、不敬法、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过失。以后我一定多学法,修好自己,加强正念,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助师正法到底。

董海林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在邪恶的迫害下,我被迫交过大法书。2001年在洗脑班邪恶的迫害下,骂过师父,足踏过师父的名字,还交过生活费、交过现金、签过字、写过“保证书”等等。现在声明:这些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刘云贤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七年喜得大法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一心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在去北京的列车途中就被恶警拦下来,它们通知邪党县公安把我绑架回去关押两个多月。我由于怕心重,每次都没有做好,最严重的就是骂师父了。现在我向师父认错。今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学好法,多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谢怀秀 201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邪恶非法把我关押在洗脑班,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踩过师父的名字,被迫骂师父,还交过钱,写过“保证”。在2002年邪恶又把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拘留所,我又被勒索钱财,又写过“转化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兴秀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喜得大法。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对照自己,我觉的以前写的严正声明不深刻,不具体,没有严肃对待修炼,愧对师父。现在从写严正声明。1999年7月22日,在邪党派出所所长的威逼、恐吓下,我由于学法不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恶警搜走一本《转法轮》。2002年2月26日我参加法会时,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乡政府邪党人员逼迫我写“不炼功保证”,我不写,后来他们逼迫我家属给写了。那时由于亲情太重,我签字了。并交了两千元保证金。2001年冬我去北京上访途中被劫回,被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又被关押在乡政府洗脑班半个月。我相信了邪悟者的谎言,走向邪悟,向邪恶写了“不炼功保证”,并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放弃了学法有一年的宝贵时间,非常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师父不敬的言词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真正用心学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赵克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10年6月2日,邪党公安局国保大队等6恶人非法闯入我家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大法真相资料、真相光盘。恶警将师父的法像从墙上撕下扔在地上用脚踩。我只是口头上制止恶警行恶,而没有用实际行动去护卫比我们生命珍贵千万倍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恶警强行照相,被恶警强行将手拉去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配合了邪恶。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于2010年6月2日我和我老伴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遭国保大队等恶警抄家、绑架,恶党县委要开除我的党籍(其实我早就退出了)。 2011年5月15日,县恶党纪委到我家,要我在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书上签字。我由于法理不清,认为我本来就不要共产邪党这个臭名,签字就完全脱离了这个邪党了。于是在决定书上“签了字”。现在我认识到这是完全错的。因为邪党的处分决定书污蔑大法,并说明我修大法和讲真相救人错了才开除党籍。我应该利用这个机会给到我家的人讲真相,救他们,而不能在决定书上签字。签了字就等于认同了邪恶对大法的诽谤,认同了邪恶说我修大法是错的。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党的“处分决定书”上签字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享福 2011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老学员。在邪党迫害初期,邪恶曾上门要求交书,我在怕心的作用下,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04年,由于不明真相的常人的诬告,我被非法绑架到女子监狱迫害了三年半。原本心里并无害怕与想要早点回家的心,可在看守所时有同修托人带话说是先承认,骗骗邪恶再说。由于自己平时一直学法不深,人心凡重,所以认可了这种人的狡猾的做法,做出了人神共鄙的事情,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我在监狱又承认邪恶的迫害,带着人的狡猾写下了“三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令人痛心的污点。经过这几年认真的学法以及同修的帮助,我终于认识到这是由于自己修炼不扎实,私心重重,执著太多,学法不深,不坚决否定邪恶迫害所致。非常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使我现在还能在修炼正法的路上兑现自己的誓约。我在此严正声明: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对大法的损失,今后要加紧学好法,修去各种执著,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周莲娣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修炼时间不长,我就感觉到走路一身轻,整天乐呵呵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我由于未修炼的家人害怕邪党的镇压迫害,使我从形式上放弃了修炼大法,但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忘掉大法。到了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因为十年时间的不学法,炼功,被旧势力钻空子加剧迫害,在当地县“六一零”的威胁下,我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不修炼保证”上签了字,按了手印。通过与同修交流,我知道犯了严重错误,心中痛悔不已。慈悲的师父知道我的心中并没有放弃大法,经常叫母亲(同修)帮助我提醒我学法。今天我终于明白,我不能再等下去,我要立即严正声明:我给邪恶写的“不修炼”的保证全部作废。今后坚定的信师信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报答师恩,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李小琴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遭到了两次非法绑架。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非法判大刑四年,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我遭到了严重的迫害,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在经不住邪恶的围攻下,我违心的写了“三书”,说了不敬师父和诽谤大法的话。给大法抹了黑,这是我的耻辱。师尊慈悲苦度于我,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师父蒙冤大法遭破坏时自己没能维护师父,卫护大法。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由于自己没学好法,人心太重,怕心太重造成的,没有放下生死,我非常惭愧,非常痛心。现在我严正声明:我过去写给的“三书”和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师父、有损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紧学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正法时期的这段修炼路,紧跟师父,加紧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坚修大法到底。

刘桂琴 2011年6月


严正声明

99年邪党打压迫害开始后,我由于实修的不好,特别是色欲之心没去,还执著于想过常人生活,又怕这时如果被迫害失去生命,没修好,不能圆满。怕心和执著心使我开始邪悟,我不敢去打听和关心其他同修,还同意父亲藏大法书和烧掉了师父的法像,后来父亲还丢弃了一些大法书,放弃了修炼,至今未走回来。我后来为骗邪党求自保,除留了一本《转法轮》外,向单位书记说明“不炼法轮功”并交出了其他所有大法书籍等资料。是怕心使我做了这些错事、蠢事,出卖了师父和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也长达十年未能修炼,还在个别场合对同修和朋友说过不好的话,对不起众生对自己的期盼。师父洪大慈悲,我还有机会悔过自新,看到其他同修的严正声明,我知道了自己必须面对和曝光自己犯的罪,我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坚定信心,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

李新焕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接触大法的,因为学法不精進,也没有深入悟到法的内涵,也就是三天打鱼二天晒网浪费了几年宝贵的时间。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全国性的打压迫害开始。单位邪恶天天要我们参加学习班,要我们交师父的书和师父的法像。我鬼迷心窍,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二张师父法像,后来我也不怎么看书炼功了。不久有个大法弟子在我家门口放了一张光盘。看了以后我哭了,西人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法,我却做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真是羞惭至极,我决心要好好学法炼功。有一天我和两个同修去外地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我们三人被抓。又要过年了,因孩子的爸早不在世了,孩子们都在亲戚家过年。过年以后他们在亲戚带领下借了几千元钱又找了人要我出来的时候,邪恶逼迫要写保证书,不写就不放人。儿女们痛哭哀求我的心又软了。我违心写了“保证书”。每想起这事我就痛哭不已。严正声明“保证书”作废。我决心好好修炼,从新做好,再也不为俗事俗物所动。决心痛改前非,弥补过错。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钱桃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4期中“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我也有所领悟。“七.二零”后,我做过好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错事。虽曾写过声明,可有落项,没有把邪恶迫害全写出来曝光它。那是二零零一年,我被邪恶“610”绑架过三次。第二次把我劫持到洗脑班,所谓的“转化”。我因学法少,对师父的法理解不深,用人的思维理解法,被转化,写了“三书”,迷失了一年。在师父的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当时转化后,我把师父的书、录音、录像、师父的法像全交了,还被勒索6000元(家人交的钱)。“610”还叫我丈夫给他们送了一面锦旗。家人是常人,所以就配合他们。现在想起做的傻事,悔恨莫及。现在知道这如山如天的罪业都是师父帮助消了,又给予弟子新生,师父慈悲于弟子,我感谢不尽师父救度之洪恩。现在再次严正声明:我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柴洪芬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以后,我害怕了,被迫把宝书交了一部份,邪党派出所拿写好的“保证书”让我签名,我出于怕心就签了,我当时就是想应付一下。我没有做到真修、实修,这是信师信法的问题。我真的很对不起师父,做出对师父不敬、不理智的事。师父没有放弃我,我用语言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内心感到师父对弟子的洪大慈悲。现在声明:我以前所写的、所说的、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我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各种人心,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多救度众生,走好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的修炼路。

赵秀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回本地,向邪恶“保证不炼”了。二零零一年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绑進洗脑班迫害,我向邪恶妥协并且出卖了一位同修,使该同修也遭受了迫害。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在单位办的邪恶洗脑班上,我也写了“不炼的保证书”,并向邪恶交了七、八本大法书。总之,这些年我没有做到敬师敬法,做了不该做的事,对大法和师父犯了罪,对同修犯了罪,给自己也造了很大的业,曾经使身体一度出现不正确状态。通过认真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我认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非常痛心。严正声明以上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坚决严肃的敬师敬法,按师父的要求认真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李素秋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路,虽以前因违心“转化”发表了严正声明,但经过严肃的反思,认识到还有几次错事。就是邪党刚开始迫害时,我由于有怕心,交了一本《转法轮》,还有一部份心得交流材料,一幅同修画的油画师父法像;在1999年冬天,我法理不清,认为去北京就是被抓,要保护同修,曾配合邪恶去北京找过一次同修,并劝其回家;还有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因怕心,在邪恶搜号前把一篇自己抄写的师父经文和一份真相资料撕碎扔到了厕所里;在被邪恶酷刑逼供时,曾出卖过同修。现在我深深的痛悔自己,法理不清,没有正念,没有敬师敬法。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做起,坚定正念,同时把这些不好的事实揭露出来,不好的心暴露出来,深挖思想根源,去掉那些不好的心,加倍弥补过错,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志梅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开始时,我由于怕心重,出卖了大法,被逼迫把《转法轮(卷二)》(当时认为《卷二》是留给后人的,但师父的法像不能给他们,我便撕下保留至今)还有一张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都交给了邪党镇干部和村支书,同时还写了“不炼功”的字条。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证实法回来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也曾经抱着侥幸心理配合了邪恶,再一次说“不炼功,不上北京”,为了早点出去。还劝说另一男同修也说“不炼功”,早点出去,出去再炼。还好他没听。我现在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我这是严重的乱法行为,我实在惭愧,我向师父认错,并严正声明: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一定认真学好大法,精進修炼,敬师敬法,正念正行,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连永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看了最近明慧网连续发表的几篇关于如何严肃对待严正声明的文章后,深感以前我发表的严正声明在认识上不深刻,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心救度。师父为了传大法救度我们耗尽了心血,吃了无数的苦,受了无数的罪。我本在地狱痛苦的深渊中挣扎,师父慈悲地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把满身深重的罪业给我洗净,呕心沥血,给予我最好的一切,我却做出对不起师父的事。99年在邪恶的高压威逼下,我违背自己的良心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批判稿”,深感罪大,忘恩负义,出卖师父。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苦心救度。经不起寒风雪雨的考验,意不坚,怕字当头,向邪恶写了不该写的话,故在此再一次严正声明:我以前写“批判稿”等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我决心从新修好,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姚书富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五月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时,邪党大肆迫害法轮功,我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单位邪恶派四个人到我家硬逼我交出大法的书。我有怕心——怕开除工作。就交了三本书、一张师父的法像、一盒讲法磁带。当时心里完全没有正念。现在想起来,感到非常惭愧。我跪拜师尊:我错了。对不起您!我要用行动赎罪!2010年我在公园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恶人不管怎么威逼,我也不配合,没办法,他们只得虚构一些内容要我签字。我就盖了手印,满以为很幸运,没有出卖同修,没有做对不起大法的事。通过几年学法,通过看《明慧周刊》上的有关文章我才认识到又犯了严重的错——配合了邪恶。我懊悔自己太不争气了。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讲不了多少道理。唯有加紧学好法,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跪向师尊谢罪!

黄丽华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的孩子修炼大法,在邪党迫害大法前,我很支持孩子们修炼,还给他们专门缝制了打坐用的坐垫。1999年,邪党迫害大法开始时,我由于害怕邪恶对孩子们的迫害,我和老伴逼迫孩子放弃修炼,并在糊涂的毁掉了李大师的大法像和法轮图。后来,在孩子们逐步的给我讲明白真相后,我开始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腰椎间盘脱出症在一周内就好了,我心里很感激李大师。现在我也开始学大法了,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同时,我还体会到了师父给我开天目的感觉,并能隐约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我现在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回想当初自己无知中做下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错事,我心里很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心学好法,精進实修,无论怎样,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于同香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写过声明,但是,不全面、不彻底、不严肃。今天从新写出来。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看守所里邪恶高压迫害下,我违心的写了邪恶叫写的“和法轮功决裂”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出来时写了“不炼的保证书”,被勒索了五千元的所谓罚款。在学习班里交了多本大法,交了师父法像,并写了“保证书”。在邪党纪检委向我调查有关党员情况时,我被迫在笔录上,处理意见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对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对师父的大不敬,我很痛心。现今,我诚心实意的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人心曝光出来,并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精進实修,正念正行,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迫害,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很大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兑现史前大愿。

严振东(闫振东)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共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以来,逼迫大法学员交书,由于自己不坚信师父不坚信法,怕心、人心严重,几乎把全部大法书交给了邪党,还烧了一本《法轮大法义解》书。丈夫还把师父法像及法轮图烧了。在我交书时,邪恶录下了我交书的这一幕,这件事在学员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这是我最大的污点。九九年阴历八月十三日,由于坏人诬陷,我被骗到了县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半月,给邪党写了“保证书”,说“不炼了”。还“签了字”。起到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严重恶果。现在才觉的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再次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洗刷污点,加倍弥补一切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向伟大师尊保证坚修大法到底,让师父放心。

王彦慧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弟子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对大法犯了大罪。以前写过声明但不彻底。经与同修切磋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所以我要再次严正声明。在九九年邪党打压迫害时,邪恶逼迫我签字,我死活不签,这时儿媳替我签了字。还有一次,二零零零年邪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十五天,也让我签字,我不签,还是儿媳给签的。在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时是儿子给签的字。还一次在姑爷家邪恶让我签字我不签,是姑爷替签的。我没修好,没做到正念制恶、制止迫害,我自己犯罪,也连累亲人众生对大法犯罪。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修好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圆容师尊所要的,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再精進,紧跟师尊回家。

李玉琴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大法初期,我由于大法学的不好,人心多,没有正念,在几次被迫害期间对大法和师父及同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在前二次声明很草率,很不严肃。今年5月份我从新写了一份严正声明。我今天学法时,猛然又想起在邪党迫害初期,我们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时说:“不要炼了”。因为我们都是老同事了,我很轻率答应了。我想反正是对付差使,当时根本没有认识到它的严肃性,以后也遗忘了。我今天在学法时,在比较入静的状态下,突然打到脑子里,想起了此事,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我更進一步的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把它曝光出来,解体邪恶。今天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更加精進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宝山 201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弟子的家属,在2004年11月,我姐姐和姐夫受到恶警、恶人的迫害,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我为了让他们早日出来,怕他们在里面遭罪,在明知道给邪恶签字不对的情况下,我还是违心的替他们签了字,向邪恶妥协了。后来,我丈夫出去发真相资料,在怕心的作用下,我不让他去发那么多,他不听,我一生气,撕了几本小册子,还把给师父上香的香炉,一生气给扔到垃圾桶里了。现在我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自己的过错,我这是和神佛斗,我有罪,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所做的错事、说的不好的话全部作废。请师父收下我这个弟子。我以后好好学法修炼,就做师父的弟子,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助师正法。

李俊玲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打压迫害、强迫下,我写过的各种“保证”之类书面的东西,尽管没有涉及大法的字眼和内容,但毕竟有按邪党标准八条及干部六条要求等内容,现回想起来,我愈发醒悟到,这是背离大法的行为,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是信师、信法的成度不深,随着正法進一步深入及学法,炼功,讲真相的逐步推進,我深感汗颜。特此严正声明:曾经说、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决彻底从灵魂深处,根除一切按邪党要求做的事,彻底曝光,清除。坚定学好法,信师信法,坚修大法紧随师,走正、走好今后的每一步,珍惜今后每一分一秒,多救人,多抢人,坚定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王占宽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失去了学法炼功的大环境,只好自己在家修炼,可是邪党魁江魔头和它的邪恶集团并不罢休,发动造谣媒体和所有国家宣传工具诬蔑、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师父,欺骗又不明真相的世人,一时乌云压顶,黑浪滚滚。我们单位邪恶强迫大法学员交书。大法的书是给学员修炼的,应该珍惜和爱护,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看到别人交了,我们也一人交了一本《转法轮》和其他讲法,现在想起来感到非常后悔,特向师父忏悔、请罪。今后一定多学法、学好法,牢记师尊苦口婆心的教诲,不负恩师厚望,努力做好三件事,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弥补和报答恩师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

朱剑英、战和美、杜淑珍、周金玲、李玉珍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邪党打压迫害初期,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我默许过别人替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后声明作废。但是当时交了《转法轮》两本,《转法轮(卷二)》一本和修炼故事一本,后来烧过明慧资料和手抄经文等,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严重,心想交两本应付邪恶。思想中一直没有重视起来,只是表面上学,没有向内找,向深处去挖,心性提高不上来,致使造成邪恶钻空子,利用丈夫不理解,曾两次毁坏师父法像,还撕毁《转法轮》一本和真相资料。这些都是我出卖佛法的罪过。佛法是度人的,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我却把他交给了邪恶,这和用生命去捍卫大法的同修相差多远啊!今天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今后下决心,坚定的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胡梅婷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邪党打压迫害时,我和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扣押。恶警问我们是哪的,那时对法理解不清,认为对谁都得说真话,所以就告诉他们真实的家乡地址了。邪恶让别人写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让我们签名,我也签了,签完名马上就知道错了。跟邪恶要也要不回来了,后老悔了“错、错、错了!”还有家人被恶警敲诈去五千元钱。恶警到我家搜查时,不修炼的儿子很害怕,就交给邪恶一本大法书。我要严正声明:以上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邪恶的一切安排。彻底否定他们。在今后修炼的道路上要堂堂正正的走好,清除一切邪恶,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圆满随师还!

何佩珍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由于法学的不好,法理不清,悟性差,只知道大法好,但没有实修。“七.二零”以后,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片警叫交大法书,并说某某人交了八本。我竟然交了九本。当时认为反正家中还有一套大法书,以后还可以学;同时家委会叫写“保证书”,我也违心的写了。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通过明慧网关于“严正声明”的学习交流,使我受到很大的震动,我对自己所做的背叛师父的行为很后悔,实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为此严正声明:过去我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邹文芳 201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岁,我是九八年得法。得法不长时间邪党就开始迫害,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走到半路上就遭到恶警非法绑架,劫持到戒毒所五天,然后关押到大狱,在大狱里关了三个月回到派出所。邪党派出所恶警拿一张空白纸让我签名,我根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地。我就“签了名”。从派出所回来后,和邻居闹起了矛盾,我在赌气时说了一句“我不炼了”,这一念之差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晚上我做个梦抱着副元神一滑到底。今天我看了四八九期明慧文章“也谈严正声明”对我触动很大,我以前做的严正声明不彻底,今天我从新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彦风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巨大,在大法中升华着。可中共恶党大魔头凭手中的权力,非法打压大法,不让我们炼,又是抓人,又是劫持去洗脑班,三天一学习,五天一开会,逼着写“保证书”。我不写,它们就写好了让我们按手印或签字,让我们交所谓的“罚款”。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存有怕心,在邪恶的逼迫下,我曾“按过手印、签过名”,并被逼交“罚款”800元。现在想起来真惭愧。我们是跟师父修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有什么错呢?!我不应该听从旧势力的安排,向邪恶妥协。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决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做好三件事,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修成无私无我、无怕心,圆容大法,紧随师父回家。

张春枝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当我读到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感触很深。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上省城去证实法直接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到单位,单位让写“保证”就写了,然后又到分局也写了“保证”。在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又到本市的信访办去讲真相,信访办通知单位,把我接回来又写了“保证再不上访”。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第二次上北京去上访,回来拘留十五天,回到单位又写了“保证”。在邪党市公安局也写过“保证”。这些年过去了,也没有当回事,看到同修写的严正声明,对我触动很大,我这就是法学的不深,更是对师对法的不敬,对修炼的不严肃,也是对众生不负责任,使众生对大法犯罪。现在严正声明:上述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失,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甄秀芹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8年7月被邪党非法判冤狱,2009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省女子监狱。在那里他们强迫我坐小板凳,看邪悟者讲胡言乱语的东西和邪恶编造的谎言,你不看、不听就谩骂,晚上不让睡觉。就在这种邪恶迫害的日子里,我违心的被他们强行“转化”了。签写了“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等“四书”。我为此自己行为非常的痛心。我在深思自己的很大不足,才招到如此的迫害,那就是“色”“情”“利”在这里我要把它们曝光、彻底解体掉。严正声明:我在监狱里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在今后的日子里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从即日起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张凤荣 2011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镇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后,我由于学法不深,人心、怕心严重,为我的私心,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向邪党交了六、七本大法书,事后非常后悔。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可耻的污点,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但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修慈悲把我找到,我参加集体学法,同修在法理上启悟我,使我的境界逐渐升华,认识到自己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所说都是我后天人的观念,不是真正的自己。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决心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玉霞 201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向师尊悔过自己做的对师对法的不敬言行。首先是信师信法的心不坚定,在九九年“七.二零”,我向邪恶交过《转法轮》书、录音带;在邪党公安局说过、写过“不学、不炼功”了,给邪恶“按过手印”,给邪恶拿过钱。我因怕心把大法书放到不敬的地方,造了大业,一天着火了,把很多大法书、光盘全烧了;因怕心重,我也烧过师父的单张经文。用低灵手法给孩子看过病。两个法轮章不见了,我觉的也是不敬法。从邪党迫害以后,有3~4年没学法炼功,还打过针、吃过药。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今后我一定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多救众生,让师尊放心。

李淑英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做了很多错事。因娘家有事我回家了,居委会到我家逼我女儿交了一本大法书《转法轮》、炼功带和炼功音乐,还让我女儿替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我从娘家回来后,居委会又到我家逼我写“保证书”,并说我女儿替写的不算数。由于怕心重,我又亲自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我做了这么多错事,师父还慈悲于我,还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我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造就。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保证书”和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话全部作废。我以后要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魏淑欣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10年前由于邪党弥天谎言的欺骗,当时做常人的我撕毁了大法书籍,同时还把大法的书和磁带交给邪恶,犯下了大罪,虽然后来我明白真相以后写下了郑重声明忏悔认罪。但现在我作为大法弟子同样应该在更高层次上认识到自己罪业的严重性,特写下此严正声明悔罪。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在今年6月8日晚为了处理好同修的后事,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家中的同修,在与邪恶周旋的时候我违心地说自己和妻子、孩子都没有炼法轮功,说了假话没有做到真。表面上是为了尽快的处理好同修的后事,实际上是内心有怕心,怕自己和妻子、孩子受到牵连,为此特写下此严正声明向师父认错。声明我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红明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开始修大法的,在2008年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遭绑架。由于当时有严重的私心、怕心,在邪恶的逼迫下,为了能早回家,我违心的说和写了“不炼的保证”,还说诽谤大法的话,和“与大法决裂”。邪恶还说:你能说服家人和亲朋好友吗?我说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背叛了师父,出卖了同修。后来发表了严正声明,但不彻底,只说了一部份。经过这一年多,在大法的沐浴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修大法的严肃性,向师父声明的有漏,痛悔不已。今用心从新向师父保证。特此严正声明:在被绑架迫害期间,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定的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苏月芳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镇压法轮功后,邪恶不让炼功了,逼迫交大法书,签“保证书”。我在法理不清,人心凡重,诸多执著放不下的情况下,顺从了邪恶的要求。又因为学法不深,也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二零零四年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在邪党劳教所里又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真是从内心非常后悔。上述一切言行,我声明全部作废。我以前没有认识到修炼是这么严肃的,总是用人心去做大法的事,学法而没有实修,真是悟性太差,给大法造成很大的损失,还觉得自己是个修炼人。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言行,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丕玲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由于当时对法理解不深,不会修自己,在邪党迫害开始时,我由于怕心重,在邪恶的高压下,做了对不起师父的大错事。向邪恶交了大法的书,给邪恶写了“保证书”。虽然写了声明,但轻飘飘的,更不懂得“严正声明”的意义和份量。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修炼的提高,深知“严正声明”是严肃的,是师父的慈悲,让弟子即使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错事之后,还能从新回来修炼。于是,我今天严正声明:对邪恶写的所谓“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定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王桂莲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打压迫害时,我由于有怕心、对亲情的执著,怕影响孩子的学习。在被关押在邪党看守所迫害时,我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当时想躲过此时,回家照样炼。没想到这种做法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而且还交了大法书和横幅,还有一次,邪党派出所恶警找我核实情况,我看同修都说了,我也说了,又出卖了同修。我做了这么多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今天我写出来,曝光它,从心里清除这邪东西,轻装上阵。我严正声明:以前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时间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同时向被我伤害过的同修道歉。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成为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紧跟师父回家。

史益琴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诚心向师父悔过:得法后,没有按师父的大法做,由于欢喜心、怕心、自卑心和意识不到的执著心,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师父、给大法和救度众生造成极大的损失。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不断的点化我,看护我,我没有珍惜师父对我的苦度。零七年我因学法少,有怕心,被邪党公安局迫害,“六一零”恶警把我的大法书抄走。在邪党看守所邪恶的威逼下,我被迫写过“保证书”,说“不学、不炼”了;配合邪恶“按过手印”,给邪恶交过钱。由于自己主意识不强,邪恶控制丈夫毁了大法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今后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志芹 201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打压和迫害,在邪恶的压力下,我产生了怕心,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交了一部份、还写了“保证书”。我写信寄大法的资料被邪恶发现,又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七十五天,被迫写了今后“再也不炼法轮功”的材料,后又被劫持到派出所办了七天学习班,被勒索两千元的保证金。都是因为我信师信法不坚定,向邪恶屈服,违背了史前誓约干了让邪恶高兴的事,至今还被旧势力败物牵制。今天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

何文泉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劳教期间,我曾经邪悟,背叛了师父,甚至帮助邪恶去转化其他大法弟子,跟随恶警到各地区关押同修的地方進行邪悟说教,动摇大法弟子的坚定信心,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在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写过的“三书”和我所有的背叛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步步的将我拉了回来。师父为我操尽了心,我深感对不起师尊。回到修炼中我也曾经写过严正声明,但现在想起自己曾经犯过的大罪,那不是几句话能够应付过去的,今天我能够认识到,全部公开出来,是在宇宙无数双眼睛注视下我要痛改前非,也是我决心紧随师尊助师正法的一个新起点。今后我一定要加紧学好法,修好自己,正念正行,跟上师尊正法進程。

常洪勇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少,对自己要求不严,在邪恶的高压迫害面前不坚定,导致年底两次被抓庭审时曾交一份“辩护词”(没错),后由于自己顾虑心重,又向法院要回,又从写过一份证明:说明炼功是为祛病健身不反对共产党,“人民币”讲真相是扰乱社会市场秩序。我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在2010年某月邪党街道居委会让我填一张表,其中有“仍坚持炼”和“不炼了”等项,他们说你就写“不炼了”,以后再没人找你麻烦了。我误以为填张表回家再炼也没人管了,所以就填了“不炼了”一栏。我在修炼路上留下了巨大污点,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声明:以上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学好法,提高悟性,加强正念,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尹顺峰 201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邪党开始疯狂镇压迫害以后,我因当时学法不深,怕心严重,做了错事,丈夫把多本《明慧周刊》给扔了,我知道也没制止;我把自己和丈夫的多本手抄《转法轮》和多本《明慧周刊》当废品给卖了;丈夫把多张重复的单张经文烧了,我知道也没制止。还有单位同事问我还炼不炼了,我骗他们说“不炼了”,其实在家偷偷炼,后来还去医院住院看病。我以上的行为已经对大法犯下天大罪过,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以前的过失,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约,紧跟师父回家。

刘秀华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9期“也谈严正声明”一文,我感触很深。我过去写的严正声明太简单,一两句话带过就完事了,没有领悟到严正声明的重要性。现在再次从写严正声明。我1998年得法,1999年江魔头铺天盖地镇压迫害法轮功,2001年7月17日我们進京上访正法,被地区、县公安局绑架,后被押送本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月。我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执著亲情,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违心三写了所谓“三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师父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多学法,精進实修,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

贾晓伶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之后,我由于学法不深,加之怕心严重,曾向邪恶交出过大法书,在邪恶的转化班上,违心的签过“不学、不炼”的字。向邪恶屈服,做了违背、破坏大法的事情,真是罪恶如山。师尊无量慈悲,不计弟子过往之过,给弟子改过的机会。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转化班上“不学、不炼”的签字,坚决作废。我一定要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用心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言行。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兑现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誓约,报答师恩。

王泽丛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我被县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到拘留所迫害,虽然是零口供,可我“签字”了,它们就向我儿子勒索了保证金1500元。我法学的不好,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2004年邪恶把我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邪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强行勒索了2000元,儿子要收据他说没有,等邪恶的话。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把我家中仅有的250元钱偷拿去了。我在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时,邪恶所长非得要我交200元,我绝食没吃它们的一口饭。我声明:上述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彻底曝光它、解体它。我要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孟宪荣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上午八点多钟,我看到社区墙上挂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大条幅,当时心想:“真善忍这三个字是好的,法轮大法好什么?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去天安门广场自焚”。随即我费了好大劲才将大条幅取下,交到社区。二零零四年七月,当我知道天安门“自焚”是邪党造假的栽赃陷害,是蒙骗民众迫害法轮大法的真相时,我真是追悔莫及。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当我得法时,我更是泪如泉涌,我真心的知道那条大条幅是同修冒着生命危险才挂上去的。我郑重声明:上述的违背大法的所作所为作废。并由衷的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李凤 2011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被绑架,当恶警打我时,由于怕心,把邪恶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出卖了同修,甚至把同修的住址和电话也都告诉了恶警。在被转化时违心的写了“四书”。恶警叫我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也照着说了一句。2004年出来时,我怕同修笑话,没有勇气把此事写出来,但心里老是放不下,一想到此事,心里就堵的慌,觉的太对不起师父了。现在我要把此事写出来,彻底曝光自己,同时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的真修弟子,跟随师父回家。

杨淑梅 201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2010年6月2日,邪党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等6人非法闯入我家進行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大法真相资料、真相光盘。恶警将师父的法像从墙上撕下扔在地上用脚踩。我只是口头上制止恶警行恶,而没有用实际行动去护卫比我们生命珍贵千万倍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恶警强行照相,被恶警强行将手拉去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配合了邪恶。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黄秀珍 2011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5月14日上午,我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6月1日恶警又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不配合往外跑,遭到警察下黑招,结果腿被打的不能动。录口供时,我配合了邪恶。“签字、按手印”,因对信师信法成度不够,有怕心,当时想:签了字就能回家,照样证实法。回去细想,这其实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这样下去,旧势力就会以此为借口,处处来钻空子,迫害自己,干扰我去证实法救众生。更认识是自己有这样肮脏的思想,身上带着这不好的物质业力,完不成自己的使命。特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吕尊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7.20”以后邪党的迫害和压力下,我交过大法的书,写过“不上访、不炼功”的保证。家人由于怕心,烧过师父法像,还代写过“不炼功”的保证,签上我的名字。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特此声明:我写给邪恶的保证和家人代写的“不炼功”签过我名字的保证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向师尊认错,以后再不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我用生命保证一定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精進实修,修好自己,紧跟师父,圆满随师还。

白梅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学法少,修炼不精進,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再加上怕心重,他们说不让炼我就不敢炼了,还交了一本大法书和《论语》。虽然这样,但我总是放不下大法,认为大法好。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走回了大法修炼。零六年我因发大法真相资料救人,被邪恶绑架,劳教两年。在那期间我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说了很多对师父不敬的话。现在我郑重声明:我在遭邪恶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美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迫害开始时,我念小学。在老师和学校的压力下,我被迫说过“不炼”的话。2005年初一时,学校要求每人在“不炼”的保证书上签字,当时因为自己学法不深,年纪较小,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并且被很多人心、怕心所带动,担心学校的压力,结果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的、所写的“不炼”的保证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以后我将从新走入正法中,坚定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师父安排的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周金赫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的一天,警察没有任和证件到我家非法搜查,妈妈被非法绑架,关進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警察让我妈写“保证”,我妈坚决不写,警察就不放人。因为当时我想让妈妈早点回家,所以被迫替她写了“不去北京、不炼功、不参加社会活动”的保证。我本人也是大法修炼者,以前也被迫写过“保证”。我郑重声明:我替我妈写的“保证”和我自己写的“保证”,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弥补损失。

张萍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由于怕心重,严重邪悟,我主动交了几本大法经书;在一次座谈会谈话时,我说过“不学、不炼、不上访、不串联”的话,被邪恶利用,配合了邪恶。我还写过“不炼功”的保证;由于怕心重,怕邪恶搜家,还烧毁了许多大法资料和书籍。现在想来非常后悔。我再一次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说的“不学、不炼、不上访、不串联”的话、所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王志芳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有怕心,在拘留所里被迫写了“不炼功”保证。2000年被迫交了大法书,只夺回一本《转法轮》,还出卖过同修。我现在悟到这是背叛师父和大法,自己后悔万分。所以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不炼功”保证和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在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汤秋香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7.20迫害后,因怕心,我交了一套大法磁带,说过“不学、不炼了”,也没有收藏好大法书,遭老鼠损坏了。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说的“不学、不炼了”的话,以及所有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正法的路,多学法,努力多救众生。

孙桂英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之后,因有怕心,我被迫交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并被迫在一张已经写好了的纸(我也不知道他们写的是什么)上签名。现再次郑重声明:自己以前被迫的签名以及所有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以后要做好三件事。

王树敏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恶党打压法轮功时,由于怕心重,学法不精進,我被迫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佛家人物修炼故事,我被迫说了“不炼法轮功”(但学法炼功我一天也没停止过)。2003年我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关押15天。严正声明:自己被迫说的“不炼法轮功”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汪文英 2011年6月


严正声明

99年7.20中共恶党开始打压法轮功,由于怕心,我被迫按过手印,说过“不学、不炼功”的话,交过身份证,并操纵我丈夫、女儿把师父法像、大法录音带、大法书全部烧毁。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按的手印、说的“不学、不炼功”的话,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多救人,坚定跟师尊走到正法结束。

张志香 2011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大法被迫害开始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要修下去。但因学法不深,有怕心,被迫交了大法的书《转法轮》,在讲真相时曾说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现严正声明:我以前说的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

周宜翠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自己没学好法,受邪党的造假宣传毒害,在压力下被迫交了两本大法书。现在通过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我知道了修炼的严肃,认识到当时交书就是出卖大法、出卖师父。现在我声明:自己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修到底,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侯秀兰 201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时,我对法的理解不足,信师信法不坚定,有怕心,不但交了大法书,而且还和孩子烧毁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我还一度放下了修炼,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非常后悔。后来经过同修的帮助,我又从新走回大法中来。现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严格要求自己,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侯桂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由于我的怕心、法理不清,从看守所到派出所几次被迫写了“不炼功”保证,并写了不敬师父和大法的言论,配合邪恶照相、按手印。我给大法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并且给自己修炼也造成了障碍。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迫害中被迫写的“不炼功”保证、照的相、按的手印等表态和承诺,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郝长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党非法打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时,由于怕心重,我毁了部份大法书和大法磁带,造成很大损失。弟子一直感到很痛心,愧对大法,愧对师尊对自己的慈悲救度。因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按照师尊教诲,加倍努力,多学法、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个人的过错,坚修大法到底,永远跟师尊走。

党金英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期间,我由于学法差,怕心重,我交了一本大法书和一些经文,犯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大罪。在此,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一律无效,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学好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李应华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5年7月份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由于人心重,产生了怕心,连累了很多同修。在劳教所的三年里,在恶警帮教们的高压下,写了“三书”并签了名,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写的“三书”和签名,以及所有的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学法,清除不好的思想,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张承忠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在99年7月20日以后把最珍贵的大法书交出以至销毁,写过“保证”,在“保证书”上签过名。每每想起此事,就感到内疚,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对我的苦度。在不断的学法中明白自己所作所为偏离了大法。至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写过的“保证”、签过的“保证书”,以及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统统作废。我决心从回修炼之路,用坚定的意志勇猛精進,助师正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弥补过失,回报师父的救度。

吴玉茹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后,我遭邪恶抄家,把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机、录像机等全抄走了。我被迫参加过邪恶的洗脑班。因为对师父的法理解的浅,正念不强,我写过“不学、不炼功”,签过名、按过手印,配合邪恶拿过钱。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被迫写过的“不学、不炼功”、签过的名、按过的手印,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决心跟师父走到底,做好三件事。

张玉珍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12月4日被邪恶诬判四年。由于法理不明,更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安逸心指使下,为了尽快回家,被迫在“判决书”上签了名。这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耻辱。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今天严正声明:我被迫在“判决书”上的签名、所写的文字材料,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施月英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在恶党高压下,邪恶抄过我的家,把我的设备、大法书等全抄走。我由于怕心被迫写过“不学、不炼了”,按过手印,照过象,给邪恶拿过钱。我现在严正声明:我被迫写的“不学、不炼了”、按过的手印、照过的象,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以后要坚修大法志不移。

张吉田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后,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清,怕心重,我就违心的交了一本《转法轮》。随着正法的深入,不断的学法,我真正认识到自己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修炼到底,做好三件事。

陈木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在高压下,由于学法不深,我抱着人的狡猾心态写了两次“与大法决裂”的保证、交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今天我严正声明:我以前写的与大法“决裂”的保证,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一定坚信大法,绝不背弃大法,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去捍卫大法。

李月兰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被迫写过“不学、不炼大法了”。做出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行为。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修炼的目地不纯,只是想利用大法实现自己人生的向往。因为根本的执着没去,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写过的“不学、不炼大法了”,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让更多有缘人在我身上体会大法的美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刘学梅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恶打压时,由于学法不深,我被迫签字已记不清几次了,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我有罪。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的所有签字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多学法、多看书,在法上提高上来,认清正邪,做好三件事,多救人,精進、精進、再精進,跟师父回家。

李玉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6月18日,我被非法绑架并送進了洗脑班,被迫看了邪恶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谎言录像,一时糊涂,被迫写了“检讨书”和“认识”,向邪恶妥协,给大法造成极大的影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真是后悔至极。特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写的“检讨书”和“认识”,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定信师、信法,加倍努力修炼,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坚修到底。

张中学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被迫写的文字材料,包括所有的“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 “思想汇报”等等,被迫说的话,包括所有在派出所、看守所、法庭、监狱所说过的反对法轮大法的一切言论和所谓的“保证”,以及所有的一切诋毁大法、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孙李军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精進,平时学法太少,悟性差,于2007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因常人心太多,加上怕心,很快妥协,写了“转化三书”,说了很多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坏话,听从了邪党一切要求和安排,做了反“转”学员的坏事,犯了不可饶恕的罪。现在自己已经清醒,特此声明:自己在劳教期间所写的“转化三书”、所做反“转”学员的坏事,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永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永不回头。

曹玉霞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中被迫签了“不炼功”保证书,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不炼功”保证书,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决心从新走上修炼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师尊的真修弟子,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俞秋香 2011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对大法的迫害发生后,我因为怕心重,交过大法书、录音带和其他大法资料。后来被非法抓進看守所后,写下了“悔过书”和“保证书”,出卖过同修。现在反思自己做了背叛师父和大法的错事。我今天痛定思痛,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悔过书”和“保证书”,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跟上正法進程,弥补造成的损失。

韩玉琴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因对大法法理认识不深,当邪恶迫害时,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学校里搞人人过关时,我被动的跟其他同学一样在一块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布上签了字。还有一次是同学替我签的字,而且我还写了“不修炼”的保证,现在看来问题太严重了,不但对大法犯罪,也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悔恨至极。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攻击大法和师父的签字、所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以前的过错。

张曦元(张宇)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迫害开始后,在“红色恐怖”高压下,我被迫在“不炼功”保证书上签过名,让家人交过大法的书,让家人对大法也犯了罪。又默认了别人代写的“悔过书”,还说过“不炼了”,出卖过同修,写过“不炼功”的保证,销毁过师父的经文,对大法犯了不可原谅的罪,心里感到非常愧疚。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写的和签名的“不炼功”保证书、别人代写的“悔过书”,以及所有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贾玉龙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2002年间有一次片警来我家时说法轮功现在国家不让炼了,我因当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有怕心、当时就说了一句:“国家不让炼了咱就不炼了”。现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说过的“国家不让炼了咱就不炼了”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的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于桂玲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大法被迫害时,由于我心性不高,执著心重,怕心重,违心的交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多年来一直没有认识到这是错误的行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完成好自己的历史使命,不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何淑芬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20时由于法理不清,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交了三本大法书和一张法轮图形, 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以及一切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万水平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因情的执着,在被邪恶非法绑架期间,在邪恶的威逼下,写下了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及所谓的“三书”。回来后,追悔莫及,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才发现自己根本上对信师信法还不够坚定。还有隐藏的怕心。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过去所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三书”,以及所有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助师正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侯兴忠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上初中时曾在“抵制法轮大法”的集体签名布上签过字,虽然当时是迫于学校的压力并没有承认过,但这也是学法不深,怕心所致。特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在“抵制法轮大法”的布上的签字,以及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坚修大法,随师父回家。

郭梦红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迫害最严重时,同修给我经文《洪吟》,由于怕心我看完后就烧毁了。现在我才猛然间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回家后我静坐沉思痛心不已,泪流满面中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芬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后,因我学法不深,受邪恶势力影响,我损坏过大法书,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还有村干部找我家人(同修)签字,我偷偷的给签了,还干过给大法抹黑的事,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偷偷的替同修签的字,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修好自己,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圆满回家。

王振洪 2011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开始迫害大法以后,自己学法不坚定,怕心太大,交了两本大法书,还把大法炼功带给毁了。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有对大法不敬、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孙艳珍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时,逼迫大法弟子写什么“不炼功、不進京、不上访”的保证书,我替妈妈写了一份保证书。现在看来这是做了一件大错事。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特此发表严正声明:我以前替写的“不炼功、不進京、不上访”保证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同时,在大学校园组织的集体签名中,如果同学代自己签的名也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威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邪恶迫害之时,由于怕心被迫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交过书、骂过大法;2001年被迫签过字;2006年再次遭邪恶迫害,怕心使自己被迫在黑窝内帮邪恶干过活。再次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被迫写的“不修炼”保证、签字等,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周新姣 2011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从法轮大法被迫害以后,自己一时对法理认识不清,在邪恶非法举办的洗脑班期间做了对不起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情。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一切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尽全力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魏淑珍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以前,由于自己怕心重,顺从了邪恶,把师父的宝书《法轮功(修订本)》和两份经文(名字记不清了)交了。现在才想起来我在那个时候犯了严重错误。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完成自己的誓约。

陈禄宣 2011年5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外出证实法,被非法绑架拘留二十四小时。邪恶要我写“保证书”我没写,后来家属代写了,让我签字。当时法理不清,我就签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被绑架时,家属代写,自己签字的“保证书”,以及自己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我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在今后的正法修炼道路上挽回损失。

葛合营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信师信法不坚定,我以前被迫写过“保证”,交过大法书并焚毁大法书。现特此严正声明:自己被迫写的“保证”,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鳯琴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恶的高压下,在怕心、自私心的作用下,我交了、烧了大法书,对不起师父慈悲救度。现在认识到自己错了,严正声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用生命坚定的维护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邢瑞珍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迫害的监狱里写过“不炼功,和大法和师父决裂”的话,写过“三书”,骂过师父。现严正声明:自己被迫所写“不炼功,和大法和师父决裂”的话,所写的“三书”,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实修到底,弥补过错。

冀德芹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1年6月8日,邪恶到我家强迫我签字,我不签,儿子被迫帮我签了。我悟到签字是背叛了师父,对不起自己和家人。严正声明:儿子帮我代签的字,以及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任祖琼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由于怕心重、说过“不炼功”。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说过“不炼功”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于至芬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由于怕心,我在看守所交过“保证金”并烧过大法书。在转化班受迫害时,我也被迫说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我认识到这完全是不符合大法的,更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自己在邪恶的转化班说的一切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桂荣、王爱民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高压迫害下,自己不能在法上提高,在610的胁迫下,被强制非法抓進洗脑班。由于自己不能正念正行,被人心带动,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写的“三书”,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重新走上修炼的路,助师正法。

刘莲英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我的“保证书”都是我儿子代写的,写了三次。当时我没有认识到它的严重性,害了我自己,也害了我儿子。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由儿子代自己写的所有“保证书”,以及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艾维霞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七年得法。由于法理不清,信师信法不够,做过不敬师不敬法的事,向内找是有怕心造成的。没敢把师父法像摆出来,放在箱子里又觉得不好,后来把师父法像烧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特写严正声明,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鸿兰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因怕心我说过“不学、不炼功了”,丈夫烧过师尊的经文。我严正声明:自己所说的“不学、不炼功了”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损失。

董兆英 2011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恶打压后,由于怕心我说过“不炼功了”,丈夫因怕心把大法书《转法轮》给烧了。现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说的“不炼功了”,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信大法,一修到底。

董兆芳 2011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外出证实大法被非法绑架、关進看守所受迫害,被迫写下了所谓“不修炼”的“三书”,深感后悔,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自己被迫所写的“三书”,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精進实修,弥补过错。

梁秀芳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外出证实法遭绑架,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受迫害,被迫写下了所谓“不修炼”的“三书”深感后悔,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自己被迫所写的“三书”,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精進实修,弥补过错。

陈健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迫害一开始,我们在无知中,交了大法磁带,我们做错了。严正声明:我们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银环、针凤莲、王秀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邪恶询问自己时,因怕心交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2010年被非法绑架期间,被迫配合邪恶照了像。我知道做错了,现郑重声明:自己在遭非法绑架期间被迫照的像片,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英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我被非法绑架期间,亲情这一关没有过去写了“决裂书”。在此郑重声明:我所写的“决裂书”以及一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一个合格的弟子,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

张书尊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怕心和不清醒、不理智状态下说了“不学法、不炼功”的话。现在我郑重声明:自己以前说的“不学法、不炼功”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杨继红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己在遭非法绑架时被迫写的“不炼大法”,和一切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永年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正念不强,被邪恶迫害,签了“不炼”的字,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的“不炼”签字,以及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静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修炼前因怕心太重,有过对大法的误解,和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在此全部作废。从今后敬师敬法,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方利山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自己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所写的“三书”及一切不敬大法、不敬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闫志强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对法理不清,曾说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现在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抓紧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素兰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让同修烧了一套师父《大连讲法录像光盘》,师尊我错了。今后我要做好三件事,多救世人。

陈艳平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的“不修炼法轮大法”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苗淑伟 2011年6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