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无病一身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我婆家是黑龙江的,祖籍辽宁,为了给女儿治病、供儿子念大学,我们老俩口在内蒙与辽宁交界处的一个城镇打工。九七年春,偶尔回娘家探亲,去叔叔家时带着两个大兜子,一个是装药的,另一个是装旱烟的,天天都离不开吃药和抽烟。身体多病,每天都靠吃安眠片入睡,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当时我叔家是学法轮功的炼功点儿,一到晚上炕上地上满屋子人在看师父讲法录像,然后到院子里炼功。弟弟和弟媳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神奇功效,第二天我就安下心来决定开始修炼大法。

听着师父的讲法,我生怕落下一个字,越听越爱听,不知是咋回事边听边流泪,一个劲儿的擦眼睛。听课期间我也忘了吃药了,也忘了难受了,晚上睡觉又舒服又香甜一觉睡到大天老亮。

听课的第二天,大家都散去了,趁屋里没人我匆匆忙忙卷上一颗烟紧吸两口,这一抽不要紧,也不是原来的烟滋味儿了,又辣又涩,马上就晕的不行,我立刻依在桌子旁。叔叔进屋闻到了烟味儿,马上说,抽烟了吧?以前我连续抽七八颗也没事儿啊,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师父说的咋那么对呀!原来家人、医生总让我戒烟,我就是戒不了。从那以后我没再想抽过烟。

八天听完师父讲法后,我无病一身轻,六十多岁了才尝到人没病是啥滋味儿,平时总爱说话的我可是当时啥话也说不出口,刚一张嘴泪先流。心里跟自己说,我见着活佛了吧?

后来我又去了大弟弟家,大弟弟和弟媳是教师,孩子念书,全家都修炼大法,家里也是学法炼功点儿。记得有一天很热,吃完午饭,我们看师父广州讲法录像,门、窗都开着,我就看见有象老道样子的、菩萨样子的、仙女儿样子的一个个的都飘着进来了,坐在炕上恭恭敬敬的听法。电视关闭后一个个的又飘着走了,都是三十公分左右高的,我看的真真切切。起初我还怀疑自己看花了眼,揉了一下眼睛再看还是那样。我跟弟媳说了此事,弟媳告诉我说:师父给开了天目了,看到的都是真事儿。

还有一天,刚要吃午饭突然间我看东西跟平常不一样了,都是通过一个大直筒往外看似的,我跟弟弟说了,弟弟说都是好事儿,别管他。一个小时后又恢复了正常。回到打工住地后,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师父带我在天上飞,梦境中我想,是师父带我去天国世界吧?我得看看我孩子们在哪呢?刚一想就从天上掉下来了,就吓醒了。我悟到了是师父点化我儿女情太重,也确实如此。

虽然我不识字,也请了《转法轮》,丈夫也教我,梦境中师父也教我,慢慢的我也能读《转法轮》了。看到我的变化,丈夫和女儿都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念大学的儿子在暑假期间也来到舅舅家看了师父讲法录像。

我得法之后,每天早晨散步就改做了炼功,有一天我去广场稍晚了一点儿,发现所有的练功人都跟我炼的不一样。我就向同龄人介绍我自身炼大法的受益情况。我把情况反映到大弟弟家,几个大法弟子商量后,决定选时机去那里弘法。第二年春季的一个礼拜天,就在我打工的市镇成功的举办了一次法轮功修炼交流会,效果非常好,来自辽宁、内蒙等各地的学员和要学大法的人三百多人。当场准备的百余本大法书一购而空。

自那次法会后,那里修炼大法的人数一下子就多起来了,晨炼时,各个公园、广场都有我们大法的炼功点儿,听着大法修炼的音乐声,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走入了大法修炼之门,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