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是正法修炼的文化铺垫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给人类留下神传文化是为了让今天的人能够认识法,能够得法,能够得到救度。然而我最近悟到神传文化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神传文化为人所奠定的思想,对于我们今天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以及当前的证实大法都有很大的关系。

师父说:“在中国古代,你讲修道,人们会说这个人真有善根。你讲佛道神,人家都说你真行。今天,你讲出修佛修道,人家会笑话你。人的道德观念发生着巨变。”(《转法轮(卷二)》〈人类的滑坡与危险的观念〉)在当前被邪党文化充斥的社会环境下,谁要说佛道神,别人就会说你愚昧迷信了。不见得是人的根基不行,而是人的悟性不行,思想中神传文化的因素太少,党文化和其他变异文化的因素太多造成的。

旧势力为了左右正法,利用人间的恶势力共产党强行破坏了神传文化,不仅给世人认识大法、走入大法修炼制造了很大的障碍,而且对今天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提高,以及我们当前证实大法也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如果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在人这一面的思想基础是在神传文化中奠定的,那么无论是在个人修炼中,还是在当前所做的证实大法的事中,就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干扰,做的更好。可是由于神传文化被旧势力强行破坏掉了,因此不少大法弟子由于缺乏神传文化在思想中奠定的坚实基础,许多事情把握不好,许多错误意识不到,从而给自己的修炼以及正法带来了损失。就这一点来说,那些破坏神传文化的邪恶也是罪大恶极。

比如说,过去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条很明确的道德标准,叫做“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就是说作为一个正人君子,知书达礼的儒家弟子,即使彼此间无法继续相处下去了,绝交了,也不能恶语相加,更不能背后说人坏话,搬弄是非,这在过去读书人的观念中是根深蒂固的。可是我发现在今天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这么神圣的事情上,有些同修没有做到修口。

证实大法是宇宙中最神圣、最荣耀的事,对此我们不应该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最纯净、最善良的心来对待这一切吗?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证实大法,当然就要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绝不会都是神来神去的,那么表现在人间往往就是大法弟子们自发组织的一个个项目,有做媒体的,有做技术的,有做法律的,有做艺术的,当然也有其他形式的。这些项目虽然表面上看普普通通,和常人所做的事没啥两样,可是实际上出发点不一样,目地不一样,背后的意义更是不一样。是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而做的,那就是伟大,也是神圣的,尽管在人这里我们正念不强时往往感受不到它的伟大和神圣。

为什么在做大法项目时有那么多人心掺杂在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一些大法弟子自己都没有认识到自己所做的项目有多么神圣,把它当作常人中的事情来做,甚至还不如常人干工作那么敬业,高兴了就做,不高兴就不做,也不管自己的所做所为会对这个项目造成什么影响,对证实大法会造成什么影响,这够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吗?正法中能够把这些不好的表现留给未来吗?当然不行。那么怎么办?只有等待大法弟子们成熟起来,改掉过去的不足,达到正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为什么时间拖的这么长,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不得首先向内找,看自己哪里做的不足,哪里有漏吗?

有些弟子和项目负责人有了矛盾,就退出不做了。不做就不做了,证实大法的项目很多,不是说非得在这一个项目中做才算是证实大法,才能够走向圆满。可是有的人却做不到“君子绝交,不出恶声”,觉的自己受了委屈,项目负责人对自己不公,就到处在同修中说这个项目负责人如何如何的不好,人为的在内部制造出许多矛盾,甚至利用自己过去的人脉,个人的交情,从项目中把人拉走,好象非得让这个项目负责人难受,让这个项目没有自己做不下去才能满足自己这颗争强好胜的心,这就不是一个大法弟子的应该有的表现。

我们不是在为项目负责人做事,更不是为项目负责人修炼。我们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证实大法的同时修好自己,在正法修炼中走向圆满。难道项目负责人做的不好,我们就不修自己了吗?就不需要为项目负责,为整体负责了吗?

诸葛亮鞠躬尽瘁,岳武穆精忠报国的历史故事我们都知道,皇帝作为朝廷的最高负责人是一个昏君,难道因此诸葛亮就不再鞠躬尽瘁了吗?岳飞就不再精忠报国了吗?他们没有。这就是神传文化,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在思想中应该具备的基础。当然,大法弟子有法作指导,真正按照师父的法去修自己,那些不正的东西都可以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