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家的惊叹声中走出了监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2001年,我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后,因担心再次被迫害而流离失所。一年后,我被恶人举报而被警察绑架。在警察拉我上警车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在心中想到:“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我,不能上警车”。结果就在车门口,无论警察怎么拉我都拉不动,这个时候警察也很奇怪,他们认为女孩子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力气。后来就三个警察一起推我上警车,还是很难让我挪动脚步。于是警察就说各种话威胁我,当时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我的执著,我心里一惊,结果马上就被推上了车。

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曾在劳教所发生过,当时十多个恶人围着折磨我,她们想尽办法想让我蹲下,这样就可以将我围起来更加方便的迫害,我却丝毫不动,连腰都没弯。当时我的心里想的就是:“请师父加持弟子,不让邪恶推倒我”。结果顿时就感觉身上坚硬如铁,那么多双手在我身上连推带摁,我几乎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力。她们也是十分诧异,嘴里叨咕着我怎么这么有力气。后来她们找来了一个长相很凶恶的女人,我从前就很怕她,她一進来我心里马上一哆嗦,就是这一丝怕心,导致了我正念顿时荡然无存,结果她一个人很轻易的就把我推倒了。

被警察带走后,我被送到了看守所,進门之前让我登记签名,我坚决拒绝。负责登记的是个魁梧的警察,看上去很凶,他嫌我耽误了时间,对我大声吼叫,我无视他的威胁,最终是由他替我签名做了登记。進了看守所后,我发现这里环境比我家乡所在的看守所要好了许多,居然还有床,伙食也好了许多,可以喝上大米粥,还有馒头和菜。可是我不会因为物质条件有所改善就在这里“享受”牢狱生活。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属于我的,包括这里的伙食也是给犯人准备的,所以,我决定绝食。

大概是该看守所之前很少有绝食的先例,所以犯人们先是很奇怪,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绝食,然后就是劝我吃饭。她们是出于好意,不希望我虐待自己的身体,告诉我抗议是没有用的,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冤,别人比你还冤之类的……对此,我在感谢她们关心的同时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而且,我肯定的告诉每一个人:“我不会在这里呆长,最多七天,我就会离开。”

对此,她们都感到很好笑,她们告诉我,这里最低也要大拘六个月,除非你有认识人,她们试探着说。我说我不认识任何人,但是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是可以创造奇迹的,我会在第七天重获自由。当时我的心里就是这一念,我甚至没有担心自己是否会遭到劳教所那般的迫害,因为我坚信这一次我决对不会留在这里。看我这样坚持,大家也就不劝我了,她们认为等我熬不住、饿了的时候自己就会吃饭了。

第二天,号长过生日,家人送来了好多零食,肉类和饭菜之类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很热闹,大家都围在一起,为号长庆祝生日。因为号长恰好和我是老乡,所以对我很热情,招呼我也过去吃。其实,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美食加人情的双重考验。起初我也感到很难为情,也有过一丝动摇,我担心因为自己的拒绝会让对方感到没面子,从而对大法误解。但随之正念马上出来,坚信自己绝食是对的,一定要坚持下去。我相信只要自己是用慈悲心对待对方,那么她会感受到的。于是我衷心的感谢她的邀请,并且告诉她绝食期间是不能吃东西的,最后为她唱了一支歌为她祝福,号长很高兴,没有再勉强我吃东西。

白天坐板的时候,看守所允许犯人们随意说话,于是我就给大家讲大法真相。通过和她们交谈,我发现她们很多人对法轮功不了解,甚至是有误解的,有个别人还坚决反对大法,有些则对我讲的真相表示质疑。我知道自己不能太过执著,应该首先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因为我被举报之前,流离失所近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学法炼功,整日为生计奔波,只是偶尔讲讲真相,或出去贴几个手写的真相,状态非常不好。因为我也是开着天目修的,所以知道自己空间场上的邪恶非常之多,已经布满整个空间,它们时刻在迫害着我,我却一直纵容着它们的存在,直到被邪恶钻了空子。此时,身在牢狱之中,我回想自己一年来的种种,惊醒般的发现自己的漏洞是如此之大,甚至被邪恶带到了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临离家的时候看过的一篇师父关于发正念的经文,因为这篇经文我只看过一遍,只记住了正法口诀。于是我决定要发正念清除一切企图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并且请求师父加持我闯出牢狱。就这样,我开始了几乎是片刻不停的发正念,无论是站着,坐着还是躺着,甚至睡觉的时候我都在睡梦里发正念,主意识无比清晰。发正念累了,我就背法,绝对不让思想有片刻的停息。就这样,另外空间大片大片的邪恶生命被清除。

在我绝食的第三天,终于让看守所发现,于是他们派了管教来劝我進食,被我拒绝。我告知他:大法是无罪的,我是无罪的,在我无罪释放之前不会吃监牢里的任何食物。管教很生气,走的时候说了句:“看你能坚持多久!”看到这一幕,屋里的犯人们都很震惊,她们说从来没有人敢和管教这样说话,是什么给了我这样的勇气?我告诉她们,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走的正,所以我才敢这样义正辞严的和管教说话。不久,我又被提审。提审期间,我一直给负责审问的警察讲真相,并且拒绝向他们提供任何关于我个人的信息,并要求他们立刻释放我。提审结束后,他们让我在提审记录上签名,我拒绝,告诉他们我讲的是真相,不是供词。他们气急败坏的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是在不断的发正念,背法,讲真相中度过。女犯们对大法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着。管教依然是每天劝我吃饭,甚至曾经恐吓过我要给我灌食,我一方面义正辞严的告诉他,灌食出现一切后果由他们负责,一方面不停的发正念否决这一切,让他们不可以给我灌食,结果他们再也没有提出灌食这一回事,也不再劝我進食。提审的警察提审三次后发现毫无進展就放弃提审,他们告诉我会把我遣送回我的户口所在地派出所。于是我又对此事发正念,叫他们查不出我的真实信息。发正念的时候,我从未怀疑过发正念的威力和结果,我坚信一切会按照我想的发展,我决对不会被继续迫害的。

这期间,又進来了一个少妇,她是因为抗议拆迁而被捉的,而且要拘留六个月以上,理由是袭警。她一進来就开始哭诉她的冤情,说她是因为警察打她的爸爸,所以才反抗的。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進监狱的女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她无法接受的。她的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见到我绝食,她也模仿我,开始绝食。但是到了第三天,她就出现了休克状态,吓得她马上進食。而我已经绝食绝水了五天,身体除了瘦些,其它一切正常。大家开始逐渐接受大法的真相,但是对我七天就能被无罪释放的“预言”仍然是不相信。对此,我告诉她们事实会证明一切,于是大家心底也隐隐开始期待起来,看看我能否在创造绝食奇迹的同时和实现被释放的“预言”。

终于到了第七天,整整一上午,一切正常。很多人也认为我能被释放的想法不会实现了。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午睡了,只有我在洗着衣服。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有丝毫动摇,因为我相信法,相信师父,我确信我会自由的。静思七天,足矣。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和不足,大量的清除了迫害我的邪恶。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加倍精進,我要结束我流离失所的日子,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我就这样边洗衣服边想着……正在这时,静静的走廊开始喧闹了起来,接着我听到了管教喊出了我的名字:“某某,收拾东西。”这一嗓子惊醒了所有的人,通常这句话意味着要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即被劳教或判刑。而对于我来说,它意味着自由。大家急忙起床把管教围住,她们比我还急,纷纷追问管教我要去哪里。有的人则为我担心,我丝毫没有惊慌,走到了门口,问了管教一句:“是让我回家吧。”管教对我道:“是的,你不是一直要自由吗,你自由了,回家过节去吧!”“天啊!”屋里顿时沸腾了,大家有的替我高兴,有的羡慕,但更多的是为我那七天定会自由的“预言”感到惊奇,她们纷纷说:“奇迹啊,法轮功真神奇啊!”就这样,我在大家的惊叹声中走出了监牢。我知道,事实证实了一切。

在走出监牢后,我被带到了当初让我登记的那个办公室,那里已经等候着两个警察,他们无奈的对我说;“你自由了,我们没有查出你的地址。你自己回家吧!”此时,我又见到那个当初负责登记的魁梧警察,他正在微笑着对我竖起大拇指,眼里流露着佩服的神情,哪里还有半分凶恶的影子。

最终,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凭着正念终止了邪恶企图对我的迫害,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同时,也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七天重获自由的“奇迹预言”。

当天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从新汇入正法的洪流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