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迷 找回真我的角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八二年我因丈夫有外遇离婚了,我一人带着几岁的孩子,又多病缠身、家境困苦。九七年我喜得法轮大法,一身的疾病顿时消失,家庭情况又有了好转,我感谢师尊,决心修炼到底。修炼的过程要不断的去执著心,我在这个过程中,却向往、执著着有一个所谓圆满的家庭,执著于夫妻情感,结果走了很大的弯路。

二零零一年,经人介绍,我又成立了一个家庭。因为男方不同意我学大法,百般阻挠,由于对情的执著太重,我怕影响家庭而妥协,从那时起,我便沉沦于夫妻的情迷之中,被情魔带动着。有时想看看大法的书、做点证实大法的事,也是偷偷摸摸的,不敢让他知道。从此,我变的不精進了。

对于同修的帮助,我躲躲闪闪。旧势力就是钻修炼人长期不放的人心的空子,让人远离大法。师尊的点化,同修的帮助,都没有使麻木的我清醒,此后,我在肮脏的情迷之中越陷越深,死抱着这些东西,似乎自己追求的所谓“美满的家庭生活”实现了,其实是自己的情和色欲之心得到满足了,并一再膨胀。旧势力要一步步的拖下我、毁了我,我却不自知。最后,我甚至放弃了大法。然而这段家庭生活只维持了三年多的时间,又因对方外遇而告终。

想起来这真是一场节外生枝的戏,然而损失却是巨大的,我的身体也出现了病的状态。同修说:七·二零开始迫害那么严重,你也没后退一步,而今天却被“情”给拉下来了。

一天在梦中,我看到一层层的椅子摞了很高,是我又一个个的把椅子拿了下来,然后我走到悬崖峭壁上,掉到了一个很深的深渊。醒来我哭了,是我执著太重,自己拆毁了自己的修炼位置,从师父给准备的很高层次一跌到底。

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期间,同修不厌其烦的来找我,帮助我从法上归正,让我好好学学师父的讲法。那天,当我看到“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一句话打动了我的心,我猛醒。我看到身边的同修,个个都在精進着,正法的進程也在不断的向前推進着,我却在情的执著中浸泡着,忘了自己的使命,好险啊!

同修让我参加集体学法,我决心奋起直追,多学法,有思想业的干扰就和同修交流,清除它。多学法后,我感到自身不好的东西在迅速去掉,我又恢复了健康,又开始堂堂正正的走在修炼路上,证实法、讲真相

以前,为了满足自己情的执著,为了能找对象、再婚,我找了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说服自己:“孩子小,母女俩人没依没靠”、“修大法也不是让人当和尚、当尼姑”、“要不就找个同修结婚,共同精進”,等等。现在我想明白了,在人类历史大戏中,经过无数次的轮回,我已经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有过无数坎坷、悲凉或辉煌的经历,今天,历史的最后一幕实实在在的开始了,大法是我和宇宙中所有生命的依靠。在这一幕中,我的角色是大法弟子,我的职责是同化大法、救度众生,在这分秒必争、转瞬即逝的时刻,我怎么还能去演那些过去的旧角色、去执著体验那些为了今天得法和证实法而铺垫的东西呢?那不是倒退吗?难道我还要逃避现实、走回历史的过去、错过眼下的万古机缘吗?那真是太傻、太糊涂了!

在几年的小组学法中,我不断纯净着自己,真的放下了对情的执著和变异观念。学法让我找回了真我的角色,我一定珍惜、走好历史大戏最后一幕的每一步,纯净自己,救度世人。

把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对执著常人生活的同修有一点借鉴。我体会到,修炼中在哪一方面不听师父的话都是危险的,特别是正法的最后时刻,再失足、走错一步,有没有挽回和弥补的机会都很难说了,千万要严肃对待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