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师尊为我老伴清理身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

一、经历魔难

我老伴颈椎管狭窄减压大手术后,因多种后遗症使病情反反复复,始终不能好转。尽管请了中西医专家诊治、按摩、理疗。也参加过一些气功班,由“名”气功师发功治疗,但一切均无效果。整天躺着,备受煎熬,几近瘫痪。每天至多只能下床洗脸、漱口、上厕所。每当此刻路过窗口望见楼下行人,就羡慕的不得了。心里直想什么时候要能这样下楼走走就好了。

在此期间,我既要上班搞科研,又要下班跑菜场。回家后烧饭、炒菜、清扫。晚上还得为老伴按摩……搞得我也筋疲力尽。

二、深切期盼

正当对生活几乎要失去信心,走入绝境之时。一位刚从天津参加完法轮功学习班的老同事,给我们送来了《法轮功》和十六盘老师的讲课录音带。使我们对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当晚我把《法轮功》拜读了一遍,感觉到太好了。因我自小就对“宇宙起源”“生命起源”等诸多问题感兴趣。在认字还不全的小学时代,就喜欢看当时出版的《科学画报》。在工作后就看新出版的《飞碟探索》等杂誌。然而好多问题这些杂志都讲不清楚。但在《法轮功》这本著作中,都有精辟的论述。使我深深的感触到“相见恨晚”。

从第二天一早,老伴就开始看此书,又听老师的讲课录音,真切的感受这功太好了。在单位同事“可能奇迹就会在你身上出现”的鼓励下,提前就办好了登记购票手续。

鉴于老伴现实的身体状况,为了实现参加学习班的愿望。就开始了突击体能训练----从躺椅上的“躺”,逐日增大角度到能“坐”起来。从只能坐十分钟到坚持坐一、二小时以上。我们内心充满了要参加学习班的强烈期盼。

三、师父慈悲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开班的日子到了。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我们,在单位同事的帮助下,我背着老伴進了外语学院礼堂。把她安排在左前排走道的躺椅上,安静的等待着开课。

正当即将开课之前不久,工作人员和市气功协会负责人,突然分别来要我们退票离场。负责人还说:“气功师功力太强,病号会受不了。”但由于我们之前已看过书,知道来学这功只会有益,不会有害!怎么能连老师的面都没见到,就要离开?于是我们坚决不退票。为了学炼法轮功,真是赶都赶不走!

离开课只剩五分钟了!在急的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不顾一切的跳上讲台,跑到后台去找老师。当我第一眼看到老师------慈眉善目和书上的照片一样。我立即上前问道:“您是气功师李洪志老师吗?”老师答道:“我就是!”我跟老师握手后就向老师简短的介绍了老伴的情况。老师说:“我不治病。”我马上急切的向老师说明:“我们不是来治病的!在半个多月前我们就开始看您的书,听您的讲法录音了。知道您办班不收重病号。但她一不患精神病,二不瘫痪。能够坚持学习,我们是来要求学功的!”

老师听后微笑的点着头说道:“这个学员还有点悟性!让我去看看。”

“学员”!啊!老师接受我们做学员了!老师真的成为我们的师父了!

此时,师父从后台走过前台,下了讲台就径直向我老伴的躺椅走去,我也高兴的跟在师父身后。原以为师父“看看”仅是为了证实我老伴的实情。没想到师父的“看看”,竟是直接为我老伴清理起身体来了。这时我才突然醒悟到,原来师父是为了使真正来学功的学员,具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学功而清理身体的……。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

四、见证神奇

在清理过程中,只见师父在我老伴头顶及脖子上拍了几掌,然后又开始清理双肩和双腿。看着师父的手从身体双侧距离大约十公分处,从上到下划动。到脚跟处收拢成拳头,好象把捏在手里的什么东西往地下重重摔去。前后不到两分钟,师父说:“好啦!你走走看。”我老伴在台前走了两圈。师父又告诉:“没病啦!可以回去坐着听课了!”此时,整个会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自此之后老伴就可以坐着听课了。接下来的几堂课中,都是坐着听课,而且感到越坐越轻松。

第一堂课结束后,我准备背老伴出会场,她说:“想自己走走试试看”。她感到两腿轻松了,一直走出会场。当乘车到家门口时,我又要背她上三楼,她又说:“我自己走走看”。果真,她把着扶手慢慢的走上了三楼。这在过去是从来不敢想象的,真是奇迹发生了。一个久病卧床不起的人,竟然可以自己上楼了!真是奇迹!

第二天上午,老伴发现楼下有久未见面的老同事时,她情不自禁的扶梯走下楼。既兴奋又感慨的和大家聊了起来,深切的感到这是师父给的可以自由行动的能力!

回到楼上后又看《法轮功》的书,又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以后几天在学习班上,师父教过的几套动功,她又每天坚持炼功。开始是坐在凳子上炼,后来慢慢的就能站起来炼,最后就可以站着炼完全套动功。

在以后几天上课的休息时间,我常去向师父汇报老伴每天的康复情况。师父听了也很高兴,并不时的,向我讲解当时清理身体几个动作的名称和作用。“那拍下去的掌法叫做雷公掌”,“拍上去就有麻电的感觉”。在谈到动大手术的情况时,师父又评述道:“原来根本就不用动那么大手术,遭这么大的罪!早炼功,早就好了!”。最后师父还一再叮嘱:“要坚持炼功,还要多学法!”师父的谆谆教诲使我们内心感到无比温暖,时刻都沐浴在师尊的慈悲爱心之中。

学习班结束之后,老伴坚持学法炼功,逐渐感到双腿有力了,一个月后就可以上菜市场去买菜了。慢慢的又可以在学功之余干家务劳动了。最后在七月份的师父第二次来大连办班时,竟然可以和其他同修一道乘公共汽车,步行到机场去迎接师父了……这就是大法神奇的见证。

五、珍贵回忆

从师父为我老伴清理身体以来,已经过去了十七个年头。正值今天师父六十华诞和世界法轮大法日之时,回忆起来好象这一切还都历历在目。现将几个珍贵片段记述下来。

* 聆听师父讲法,使我们感受到师父的知识面是那么宽阔、博大、精深。讲解的又那么深入浅出,使人很容易接受和理解。在讲到比较深奥的原子核结构问题时,还不时的把头转向左边,眼睛盯着前排的我们,好象询问我们是否理解似的问道:“对吧?!”完全是一种互动式的教学方式。师尊显的那么谦逊、平和、亲切。

* 当第一堂课结束我们收拾完躺椅等器具乘小车回家时,从车里面向外望去,看到师父正领着工作人员步行走回招待所去。没有一点架子又是那么的朴素。一直深深的感动着我们……

* 学习班快结束时走在路上,我问师父:“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要问您,可怎么找您啊?”师父立即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并说:“你如果有机会,到北京时可按这个地址找我。”又解释道:“我是住在这对老夫妇学员家中……”并取出笔在名片背后写上他们的名字。

后来,一九九五年秋我到北京清华大学开学术会议后,果真按师父给的名片地址去找了。当时由于师父正在外地巡回办班讲法没有见到师父的面。这对从事航天技术工作的高工老夫妇接待了我,还介绍了许多有关师父的事情,使我深受教育。后来他们又打开师父曾住过的房间,大约十来平方米,一架木床,一张写字台和台灯,一个大书架,设备简单而整洁。从中可以看出师父过着俭朴而有序的生活。他们告诉我说:师父平易近人,不愿麻烦别人,连衣服都是自己洗的,晚上写作时总是用小灯照明,生怕会影响老俩口的生活……

* 第二次学习班之前,师父从外地打长途电话让法轮功大连站长,到我们家来探视,了解我老伴的康复情况。那天下班我六点钟才到家,发现高站长几位正坐在家门口的花坛边上等我们。老伴那天也正好外出采购,当她拎着一大包重物回家时,高站长高兴的迎上去,并说:“我亲眼目睹了你拎这么重的东西回来,证明你确实完全康复了!更是确确切切的见证了师父及大法的神奇!”“等你这一个多小时,值!”我们也深深的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关爱!不但为弟子亲手清理身体,还要牵记学员的康复進程。

师父啊您辛苦了!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