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听师尊济南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听过师尊在山东济南讲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一周岁了。每当我回忆起这段美好的日子,就觉得非常的幸福与快乐。

一九九四年三月的一个傍晚,我骑着自行车时,一辆解放牌汽车将我撞倒并从我身上压了过去。伤的最厉害的部位是骨盆,经拍片检查,骨盆三个地方折断,断口间隙大概五毫米左右。在医院里住了五十八天,医生告诉我,你这个伤没有特效的办法,回家慢慢的养着吧。我就这样出院了。

后来听一位朋友介绍说:有一位叫李洪志的气功大师看病非常神奇,还告诉我六月二十一日李老师在山东济南讲法传功。原本我对气功治病是不太相信的,可是那时我对身体恢复正常的渴望太强烈了。我当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家庭妇女,身体好坏对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我的一点希望,无论如何我得去碰碰这个大运。我就拜托朋友给我订好了参加学习班的票。

六月二十一日,是我在济南听师父讲法的第一天。我参加学习班是由别人搀扶着来的。师父一共讲了九天的法,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两个小时。当我听完第一堂课起身往外走时,奇迹真就在我的身上出现了,原来的碰碰大运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师尊讲法时,我只顾用心听讲,早已经把身体的事忘在脑后。当我站起身来我才发觉,我的身体和刚進课堂时已经不一样了,没有了平时往起站时腰部特别软的感觉了,我就想着我已经能走路了。我站起来就和听课的人们一块走出了会场。我当时怎么高兴、怎么激动无法用语言形容,而且在听师尊讲法的整个过程当中基本都是处于这种状态当中。

师尊这次传法租用的地方是济南体育馆,我记得進场时要上很高的台阶,记忆中大概有五六米高吧,上台阶时,功友们关心的对我说:“您的身体才恢复,还是扶着栏杆上去吧(因为台阶高,两边有栏杆扶手)。”当时我很兴奋,也想体验一下刚恢复的身体,我就没有去扶那个栏杆,从台阶的中间径直的就走了上去。了解我情况的人们看到这一现象,对师父、对大法赞不绝口。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四号,是师尊在济南讲法的第四天。通过第三堂课的净化身体,这天早晨起来,感觉身体更是轻松一些。这天的天气非常好,早饭过后,人们在旅馆里休息,互相谈论着听法的体会和所见所闻的神奇现象。后来有人提议到济南大明湖去游玩。听后我心里非常兴奋,正好趁这个机会体验一下身体恢复后的幸福感。我们一块去的有七、八个人,这几天我身体的变化也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说我是因祸得福了,以后不能忘记师父对我们的恩情,一定要勇猛精進的修炼。我是一个很不健谈的人,没有文化(只上了小学四年级),又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外面的事情知道的很少很少。这次我们一块来听法的十几个人大多是在机关上班的国家干部和学校的老师,有的是已经听过一次法了。可是他们一点也没有因为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村妇女而疏远我,并且很关心的照顾着我。在我的记忆中他们的形象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如果不是现在的迫害,我真想在这里点着名的谢谢他们。记得当时我一直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中,我们边走边说,不知不觉走了七八里路,来到了大明湖。在大明湖玩了一会儿,在吃中午饭以前,我们就又返回了住处,也就是说,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大明湖玩的时间不算,来回我走了十五六里路,也可能是兴奋的原因,也并没有觉得太累。

九天的听法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九天的听法过程中,不光是身体康复了,我的思想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糊里糊涂的混日子了。

六月三十号,我们回到了家中,八十三岁的婆母看到我身体的变化,激动得哭了起来。过了几天,我去地里给玉米提苗,见到我的乡亲都感到很惊奇,我就一一给他们介绍了我学功的经过。

其实,自从我得法后,不只是被轧伤的身体好了,以前我还患有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病的严重的时候一个月左右可能就反复一次。病时,一睁开眼睛就觉得天旋地转,在床上一躺就是三、五天,不吃不喝,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根除的办法,也只能是病的严重时用药缓和缓和。自从我听法后也痊愈了。

以上是我在得法过程中自身的情况。我看到不少其它的神奇现象。比如,有一天听课,天气很热,有很多人拿着扇子使劲的扇,可能是师父为了不影响大家听法,教大家把扇子放下。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窗户上的深红色窗帘被风吹的开始摆动。

我还记得,听法的最后一天,师父和大家一起照相。很多的人聚集在广场上,分地区一块一块的分成片,等着和师父一起照相。过了一会儿,像还没照,天气发生了变化,云彩过来的很快,乌云密布,人们都很慌张,记忆中当时师父面色很严肃,叫大家不要慌,要安定,各自排好队,等候照相,说天气没事的。等大家都把像照好了,估计都回到了住处,这时倾盆的大雨才哗哗的下了起来。

还有一事,师父在讲法时说了一句:“现在门外就有一个人在说我骗他呢,他冒充是气功学会的。”巧的是,师父在说这句话时,我们一块来听法的两个人,因出去办事,回来正好走到门口,据他二人说:他们的脚迈進大门前,刚好听见一个人说师父骗他的坏话,他们的脚迈進门后,又正好听见师父讲这句话。当时他们觉得很是神奇,师父正在专心讲法,怎么还能知道门外面有人说什么呢?用他们的话讲:就凭这一点师父也不是一般的人。

如今,十七个年头过去了,忆往昔听法的日子,我看到和听到师尊传法中出现的神奇事例还很多,以上是我记得比较清楚的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