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踩街与大陆的游街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踩街乃民间习俗,是群众载歌载舞,庆祝生活,祈祷美好的民间活动,类似于一般的游行。这一习俗在台湾保存的比较好。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台南府城举行踩街活动。法轮功学员应邀参加,他们透过天国乐团、腰鼓队表演、法轮功功法演示等的踩街活动,将“真、善、忍”的福音在台南府城广传。走在前面的是一百五十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接着是炼功队伍、腰鼓队和仙女队。介绍法轮功的横幅五彩缤纷,在阳光下耀眼夺目。市民与游客纷纷驻足观看。

经营菜肴制作的赖先生和他的女儿专注地看着游行队伍,并不时拍手鼓掌。赖先生说“很不错”,女儿说“好厉害!最喜欢管乐表演”。她表示之前听说过法轮功,看了游行后,更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了。

德国籍的托马斯表示,在自己的故乡,从电视上曾看过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消息。他认为迫害必须立即停止。他对仙女队的印象最深刻,感觉如同来自天堂。学过太极的托马斯表示,将来会尝试去学习法轮功。

其实,在台湾,像踩街之类的游行,法轮功学员几乎每次都被邀请。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出于台湾民众与政府对法轮功的认可。参与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本身就是市民中的一员,参与这方面的活动再经常不过。再一个原因就是法轮功学员的高素质及他们组建的气势雄壮的游行队伍,那一百多人组成的天国乐园,以及腰鼓队、仙女队等,规模既大,又极具民族特色,有了他们的参与,才能使活动更加盛大与精彩。

可是在一水之隔的大陆呢?法轮功学员是中共迫害的对象。即使中共组织踩街之类的活动也不允许他们参加,相反对他们采取的是一种极具侮辱性质的“游街”。

说起游街,台湾人可能真的不太清楚,这可以说是中共特有的对异己进行人格羞辱的方式。它通常被中共适用于对犯罪分子或被中共视为“阶级敌人”的羞辱上,目的是想借此达到对民众的惩戒和恐吓。这在文明社会是被禁止的,只有在象中国这样的极权社会才有这种对人进行侮辱的罪行。

我们看两个事例: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川米易县有数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押回米易的法轮功学员何明珍、廖国美、王元品、王美、马玲、杨兴春、杨兴美、高龙英、胡兴玉、廖远富、张远林、曾平兰、张正焕等人,刚下火车,就被米易公安局的警察把他们铐住,并由两个警察押着一名法轮功学员游街示众。从米易火车站到米易公安局四里多路,一路上被许多人围观,被不明真相的人吐口水、辱骂、甚至扔石块。到了十二月初,张洪英、马玲、王元品、江从猛、廖远富、张正焕等法轮功学员又被五花大绑押上四辆大卡车,脖子上挂着黑牌,由警察和武警押着,在米易县城和丙谷、撒莲、小街、挂榜等乡镇进行游街。而且中共恶徒还用高音喇叭播放中共编制的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同时米易电视台还摄下了法轮功学员被游街的镜头,并在全县播放,影响极坏。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米易县枪毙死刑犯,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胡兴玉、张远林,杨兴春、张富友、张贵超、张远会、杨兴美、高胜元、李国琼、辜兴芝、范胜美、姚金兰、黎成忠、曾朝凤、张军等全部法轮功学员又被五花大绑,挂黑牌押到在体育场搭建的“米易县公捕公判大会”现场,将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站在一起,让他们来“陪杀场”。中共恶徒当着几千群众的面公开侮辱法轮功学员,抹黑法轮功。

利用游街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的恶行在大陆很多地方都发生过。特别是看到法轮功学员被强制与犯有死罪的囚犯一同游街和陪杀场时,老百姓就不自觉地对法轮功产生了一种恐怖与敌视。

那么为什么法轮功在台湾广受欢迎,而在大陆却饱受摧残与侮辱呢?同是中国人,仅仅一水之隔,这差距怎么这大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在台湾,法轮功好不好,完全由群众通过自己的了解说了算,老百姓有自主选择炼不炼法轮功的权利;而在大陆,法轮功如何,被独裁中共控制的媒体舆论所左右。

中共何止是剥夺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的知情权,更对亲身体验过法轮功美好的人士进行封杀。强迫法轮功学员游街的目的就是中共钳制中国人话语权的一种恶劣方式,从中暴露出中共险恶的用心。

对老百姓不择手段封口的政权,它说的话老百姓能信吗?法轮功的真相不已经在大陆广为传播了吗?总有一天,大陆举行的踩街或游行中,会有大陆法轮功学员组成的腰鼓队、仙女队和天国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