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意志力,解体睡魔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我从小身体弱,有睡懒觉的不良习惯,包括修炼了以后,时而反复,每天四个整点本来都是大法弟子运用神通、集体清除邪恶的时候,可我有时却在那里迷糊,还可梦见大家在炼功,而自己开小差;在自己的空间场里滋养了邪恶,拖同修的后腿。很想走出这个状态,在反复中很是苦恼,感觉我正处于危险边缘,这执著会毁了我,怎么能救度了众生啊?!症结到底在哪儿呢?我该怎么办啊?!

我的状态和一位同修在发表的文章中谈到的和很相似:到了关键时刻,尽管有时还能在思想中想起自己是炼功人,应该怎么做,但是这个正念太弱了,在和懒惰以及安逸的观念的挣扎中,还是屈服了。如此的反复已多次,自己都快失去信心了,觉得自己太差了。

幸亏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在网上鼓励了我,使我能再次学习师父谈到的有关睡觉的法,发现没有做好的原因确实还是法没有学好,师父的这段法好象没有看到过。当弟子在《纽约座谈会讲法》中请问师尊“炼功老发困的话,您说是睡呢?还是魔?还是跟它斗争呢?”师父回答道:“睡觉本身不是魔,它是人必须休息的一种因素,这也是宇宙构成的一种东西、一种因素。但是作为修炼人来讲,你在修炼中睡觉,那么它就能起到一种魔的作用,不让你修炼。它本身不是魔,它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可是反过来讲又是为加强你意志而起作用,那意志你自己不去修吗?要加强自己的意志,克制它就是加强意志,也是修。炼功时困本身也是思想业力起的作用。”(《纽约座谈会讲法》)

想想我自己,经常是早上发完正念,有时特别清醒,有时其实已经比较清醒了,还是有一点瞌睡,接着躺了下来;尽管多睡了很长时间,接下来做的都是噩梦:或者是梦见自己特别执著的过世的亲人和自己在一起,或者是将来有坏事要发生,或者是过去的恩怨纠缠;不但没有解乏,反而被干扰纠缠的头脑不清、昏昏沉沉。很明显是自己的修炼意志不坚定,被睡魔所困。

我想到《转法轮》中曾有这么一段讲解精神病的法:“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弱到什么成度啊?就象那个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各个空间层次那么多,各种信息都要干扰他。何况人的主元神在生前可能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还有债主可能要害他,各种事情都会出现。我们说精神病就是这么回事。”

找到了瞌睡的真正原因,得马上在行动上破除这种状态,于是接连几个早晨听到发正念的铃声,就坚定的起了床,以神的状态发正念,正如同修们类似做的,心中默想:解体我空间场中包括旧势力在内的一切造成瞌睡状态的败坏物质与因素,解体干扰我的困魔睡魔,你想让我睡,我一旦放松了主意识,听了你的睡过去,就走了你的安排,我一定不配合你!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带着信师信法的正念,不断的排斥来自睡魔以及自身对情的执著等的干扰,发正念的过程中,原本发涩难以睁开的眼睛慢慢有了滋润的感觉,然后眼睛一下子睁开了,感到很亮,神清气爽。

发完正念后的几秒钟也很关键,此时尽力排除以前的躺下再睡的习惯及其相应物质的惯性的力量,穿好衣服,洗漱一下,离开滋生睡意的床,结果正念足了,一上午很精神,头脑清醒、思路敏捷,中午午休一会就清醒了(以前得睡很久还困),感觉讲真相、救人的效果也好了。

以后一定要坚持,不能再在常人的所谓“幸福生活”中沉睡不醒了。这几天睡眠也比较少,又开始恢复做三件事的紧迫感了。信师信法必须在法上,而且一直坚定的这样做。今天终于又一次突破了困魔的控制,在非常想继续回睡的状况下,清除自己思想业等的干扰,不怕吃苦,炼功是最好的休息方式,炼了动功,结果一上午很精神。

旧势力会把我们执著不放的心放大,以后就更难过去了,不该如此迷糊下去了,是该清醒了,想办法加强意志,去掉旧观念和思想业力的干扰,坚定地去掉这个坏习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要有坚强的意志,这样才能做到分清后天的假我与先天的真我,才能主意识清醒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这才是在实修,明白了道理,在今后的修炼中当勤而行之。

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