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收到诬告信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还不到上班时间,校长就把电话打到我家里:“你早点来上班,有事!”我说:“啥事啊?”他丢下一句:“没好事!”就挂了电话。

我心想:这是提高心性的机会来了,我要抓住这个机会,暴露出哪颗心就去掉哪颗心。一路上,我静静的向内找:我有没有怕心?有没有妒嫉心、争斗心?有没有担心自己身名利益受损的心?一一扪心自问后,我進了校长室。

校长将两封信摔在我面前,我一看是两封匿名信,上面说我:作为一个教师如何如何不好、强烈要求校长将我撤职调离、如果不处份就告到教育局等等,语气十分强硬。校长铁青着脸说:“学校研究决定了,让你待岗处份。”我心想:带这个班的学生已经一年了,自觉问心无愧。好人不等于好欺负的人,这个处份我不能接受。

在听完校长长篇大论的训斥后,我说:“这一学期,我们班成绩是不是最好的?达标是不是最好的?学生综合能力是不是最强的?课时提前完成了多少?课外知识补充了多少?”校长说:“都是最好的……”我说:“这封信冤屈我了,我要求校方和我班的所有家长面谈、公开调查,看一看是不是如信中所言?”校长说:“行,今天就开家长会,只要有三个人说你不好就是你的错。”

出了校长室,我的心还真有点翻腾,我是个不善交际的人,平日里跟学生家长并没有什么交情,这种时候,他们会说我好吗?匿名信中的不实之词也一个劲的在头脑中浮现,委屈、难过和不安交织在一起。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理:“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这在常人看起来是无缘无故的灾难,在修炼人看来就是提高心性的一个过程,我不应有什么可担心的。想罢,我捧起《转法轮》,和每天一样坦然的度过我的午休学法时光。

晚上,我班所有家长留下开会。会议室是一间三面通透的大房间,位置处于教学楼的楼梯口,这一下子全校师生和来接孩子的家长们都看见了:那个班单独留下了……开会了……是因为他们的老师被人告了……我则被单独“隔离”在门厅。

下班的同事们一个个带着复杂的目光从我面前走过,还有的人当面直说:“你的命可真不好啊。”冷嘲热讽什么样的都有。我一遍又一遍默念《修者自在其中》,一遍又一遍按下自己浮动的心。我明白了,这不是在去我要面子的心吗!

会议比想象中开的时间要长,足足四十分钟后,家长们鱼贯而出。他们没有先去接自己的孩子,而是一下子把我围起来了:

“张老师,你是最好的老师,我们都替你说好话。”
“我家孩子最喜欢你了。”
“明年必须还让张老师教。”
“我们有种伸张正义的感觉。”
“你等着,有人给你写诬告信,我们联名给你写表扬信。”
“说谁不好,也不可能说张老师不好啊?”
……

家长们七嘴八舌,有的安慰我,有的义愤填膺……最后,一个和我没说过话的家长,一个老伯走到我面前,掷地有声的说了一句:“别往心里去!”说完,几乎在场的每一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明白,这是他们对我最大的肯定。

我再次走進校长室,校长正在收拾刚才的调查问卷,他的眼睛红了,说:“完全就是你一个人的表扬会啊!”说着他拿过来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每个家长的会上发言。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全是赞扬之词,其中有一则很是特别:“这件事我没和别人说过,张老师从不收我们的礼,现在哪还有这样的好老师啊!我都没敢和别人说,怕影响了张老师的人际关系。”校长看到这句,意味深长的说:“你果然远离世俗啊!”这是身处邪党种种欺世谎言下,大法弟子自己挣来的真实评价。

事情过去了,我真心的赞颂师父,是师父的法指导我过了这一关,也是师父的法教育我成了一个好教师、好人、更好的人——修炼人。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