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洗脑班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我从菜市场买菜回家,走到院内黄桷树时看见门卫那边站了好多人,我也没在意。快到单元门口时,就过来两个女的,四个男的(都是年轻人)把我挡住,不让我回家,并强行把我连人带菜拖到他们的车里,开车就跑。下车后我才知道被他们劫持到了黑窝——新津洗脑班。

负责洗脑班的头目尹主任看见我假惺惺的说:“你怎么又来了?”(我曾多次被劫持到这黑窝)我说:“是你们的人劫持来的。我买菜回家,到家门口都不让我回家。我老家来客人,现在也没人招待了,我这菜怎么办呢?”他又说:“我到你们单位调查调查,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马上叫你回去。”旁边的人接过去说:“这菜我们买了,多少钱,随便你说。”到这时我也只好把菜卖给他们。我说:“我是修炼人,不会多要你们一分钱,是多少算多少,不象共产党专门整人骗人。”

过了几天,尹又来了。他一见我就拍桌子吓唬我:“你做到真了吗?你做到善了吗?你做到忍了吗?”我说:“我真,善都做到了,就是忍做得不够,我还在跟你说话呢。”他听我这样说,也无话可说了,转身走了。我想他这是在为不放我找借口。

共党邪恶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使尽了手段,不惜耗费人民的血汗钱把我们学员每人单独安排一个房间,配备两个陪教(二十四小时不离的监视)两个帮教,即所谓帮助“转化”的专门人员。他们不准大法弟子相互接触,每天要我们坐在床上,把腿伸得笔直(怕我们盘腿炼功),看他们放的污蔑大法的录像,唱邪党邪曲。我牢记我是大法弟子,只能听师父的,按师父说的做,不能配合他们。我不看录像,把眼睛闭上,在心里背法或发正念,她们不准闭眼。我说我眼累。想休息,她们也只好说,那就休息吧。我继续加强发正念。

两个陪教是从农村招来的,每个月给一千多元,包吃住。正如师父说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是在“用钱支撑着”。两个帮教就是冲着这钱来的。我看她们由于不明真相,帮着邪党干这伤天害理的事,挣着这罪恶的钱,从内心可怜她们,便给她们讲真相。开始她们不听。我就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以及黑手烂鬼。慢慢的那个胖帮教不那么邪了。对我讲:“我也是没办法,别看我这么胖,可一点力气也没有,在家农活也干不了,挣不到钱才来的。”我看她确实也没有力气,连一桶纯净水都拿不动。但我还是想救她,跟她讲:“天要灭中共,共产党灭是迟早的事,不能为了钱给邪党作陪葬,命都不要了吧?这个钱说什么也不能挣。”她听進去了,对我态度也改变了。可能洗脑班的人发现了她被我转化,就让她回家了。我心中也为她明真相得救而欣慰。

我也利用他们找我谈话的机会讲真相。有一次那个王姓主任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他说:“这个社会还是和谐的嘛!”我告诉他:“这个社会真和谐嘛?我女儿外出上街,多次挎包被抢,现在当官的无官不贪,这个你是清楚的,还有那么多社会矛盾,你真认为是和谐的嘛?”他又说:“你们炼法轮功不让人吃药。”看来他对法轮功真不了解。我就告诉他:“我们用不着吃药啊,因为炼功后什么病都好了,用得着吃药吗?比如我原来失眠,吃安眠药都不顶用,但修大法后,倒床上就睡着了,还用吃药吗?再比如我原来气管炎严重,咳嗽起来全身都疼痛,吃了多少药都不管用,炼功后它自己就好了,还用吃药吗?这就是大法的神奇和我们师父的慈悲所赐。”他听后无话可说。遗憾的是我没有使他得救。不过我相信以后有同修接力進一步再对他讲真相,只要他不是不可救药的,就一定能得救的,因为从接触中看出他是有人性的。

师父说:“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邪恶办的洗脑班当然就是邪恶的。其目地就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过了不久,两个帮教强迫我写所谓“保证”。我心中牢记师父的教诲,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我说:“写什么保证?你们把我说服了吗?我不会写,我也不写。”她们又说:“你不会写,签个名也可以。你不写是出不去的。”我说:“我出不出去,不用你们操心,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会出去的。我签个名出去,我不是在骗你们,也是骗大法吗?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骗人,我也不能背叛大法,我签字出去就是背叛师父,我就不是李老师的弟子了。我是一定要修到底的。”她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两个陪教抱住我的身子,两个帮教抓住我的手,塞上笔硬要我写,我还是不写。对峙了很久,她们也搞累了,见实在不能达到目地,也就只好自找台阶下,说:“算了,不管她了,出不出去活该。”我说:“出不出去不用你们操心,我师父会管我的。”

五月六日早上一起床就感到头晕,心里难受,不舒服。陪教要给我打饭,我说:“不想吃,不吃。”结果没吃。中午还是不想吃。她们说:“不想吃也得吃。”我说:“那就打一点点吧。”打回来的饭我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她们看我这样就找来医生硬要我到医院去看病,我说:“我没病,看什么病?”后来还是被强制到医院做体检,检查结果是:血压高,脑血管缺血。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帮我,叫我回家。果然,他们怕承担责任,五月七日上午通知社区的人和我女儿来把我接走了。

我想我多次被邪恶劫持迫害这事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是自己在修炼中心性上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所致。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我静心学法,认真的对照大法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找出一堆执著心来:

有骄傲自满心,认为自己修的好,悟性高,多次進洗脑班都是正念走出;强调自我的心,和同修一起去发送资料,同修来晚了就不耐烦,说同修,不修口,惹同修生气;有虚荣心,不愿听逆耳的话,只想听好听的。同修交流中指出我的不足时,老为自己辩护,坚持己见。这也是自己修炼提高的一大障碍;敬师敬法不够。在家大法书、资料乱放乱丢,引起女儿(常人)生气,烧毁了大法书和资料,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也害了女儿;证实法、救众生的事做的不认真,不严肃。例如,写了十封给公检法人员的劝善信,写后一时没找到合适的人送到城里,自己又没保管好,也被女儿发现毁掉了。自己不但未救了人,还反推了女儿一把。

修炼是严肃的。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多学法,更加信师信法,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并不断的修去自己的执著心,真正的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真正的神!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