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善解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修炼之前,自己曾经做过一年妇产科医生,工作中单独为别人做人工流产四十多例,与其他医生合作给别人做引产十余例。每当回想起这些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修炼后才明白,要不是慈悲伟大师尊的安排,自己不知在这无明的迷中还要造多少业。

遭受邪党迫害后,在魔窟中被邪恶逼迫整天做苦力,有很多时候全是一个姿势做工要持续很长时间,比如总是低头手工编织项链、手链什么的。那时经常感觉颈椎及后肩背沉闷酸痛,象压了一块大石板。回家后从新走入修炼已经两年多了,可这个“毛病”始终困扰着我。

最近看了好多同修有关“善解”的文章,终于明白那根本不是“病”,而是我以前曾经杀过生造下的罪业,那些生命前来讨债了。于是我下决心要和它们善解(以前也曾试着善解过,但也许是心不够诚吧,所以都没有什么效果)。这次看了好多这方面的文章,很受启发,有时看得我泪流满面的,有感于师尊的慈悲,有感于同修的无私,有感于生命听闻真相的美妙,于是我信心倍增,上午9时55分,静心双盘,开始了与另外空间的生命的善解。

我首先向它们表示深深的忏悔,发自内心的说:对不起,虽然是工作,但我也要承担一部份罪责,那么幼小无助的你们还未出世,就被我残忍的杀害,把你们置于那么凄惨悲凉的境地,带着伤残不全的身体,又无吃无喝,真是苦不堪言啊!实在是太可怜、太可怜了!心里说这些的时候,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它们那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的苦,我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我诚心诚意的告诉它们:你们是不幸的,那么幼小就惨遭杀害;但你们也是幸运的,因为曾经杀害你们的人现在是大法弟子,是修宇宙大法的。大法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能够善解这一切冤怨,咱们善解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善解后你们得到的福报,与你们现在用这种方式来讨债相比,所得到的不知要强多少倍。我们的师父在讲法中是这样说的:“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反复默背师尊的这段讲法,并且不停地告诉它们:无论任何时候,无论什么境地,你们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奇迹出现了,三年多来压在我大椎及后肩背部的那块类似“晾衣架”形状的“大石板”在一种强大的力量推动下开始缓缓的向下移动,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我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因为那个“晾衣架”到达哪个位置时,哪里就闷痛阴凉的。这时我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在心里默默的说:感谢师尊的慈悲!

我丝毫不敢放松,仍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师尊的那段讲法,并且不停的告诉那些同意善解的生命,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一直到10点25分,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那个困扰了我三年多的“晾衣架”终于慢慢的移到了尾骨部,最后消失了。

善解一定要诚心诚意,否则效果就不好。在这半小时的善解过程中,自己曾经有过一次溜号,曾在心里想:这次善解的过程一定要写下来发到网上,就这样在心里酝酿的时候,那“晾衣架”在后背停住不动了,自己猛然醒悟,继续背法才又开始向下移动的。此外,一定要有精進修炼的心,如果那个生命看你修不成,怎么善解?

把这个经历写出来,只希望能够对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有所帮助,就是善解过程不能心急,人与人之间的业力不一样,有的可能一瞬间就完事了,有的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个人经历,谨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