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的轮回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邪党篡政后,一直推行红色恐怖,宣扬“无神论”,用其邪恶的党文化给民众洗脑,使广大民众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更不相信生命可以轮回转生,把这些统统称为“迷信”。以前,我也因受邪党文化的灌输,对接触到的一些超常的现象感到很迷惑,同时也不敢相信,思想狭隘而顽固。当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才认识到神佛是真实存在的,生命也是轮回转生的,善恶报应真实不虚。

前些天,大弟弟给我讲了一个我家以前发生的一宗悬案的后续故事。我觉得它能证实大法法理的真实与正确,说明“无神论”的荒谬,戳穿邪党的谎言,唤起人们的良知善念。现在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在中国大陆那个极左恐怖的年代,中共邪党政府推行所谓的计划经济,农民生产的东西,不管是庄稼,还是养的家畜和家禽,都不准自行销售,甚至不准私自宰杀自家喂的猪。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准许杀年猪。当时大陆推行所谓的唯成份论,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人、右派等被视为“阶级敌人”,即所谓的成份不好,被剥夺了诸多人身权利,倍受歧视与虐待。他们的家人也受牵连,任何人都可以欺辱他们,甚至可以任意掠夺他们的私人财产。所以,成份不好的家庭是连年猪都不准杀的,养的猪只能卖给政府。

那时我家弟妹都很小,看到别人家吃肉总是说:“妈,我们家什么时候吃肉啊?”母亲听了很心疼,一天,就用几尺布票(当时的中国大陆是按人头分配生活必需品,从城市到农村,购买什么东西几乎都要凭票证),换了一只小小羊,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特别是大弟弟象得了宝贝一样,经常抱着它,天天喂着这只小羊。小羊很乖,长得也很快,当年过年前,已有一百多斤了。就在大家都盼着过年吃羊肉的时候,羊不见了,我们四处寻找都没找着,弟妹们象掉了魂儿一样,哭了好几天,我们明知道是被熟人牵走了,但因我家成份不好,不敢声张,只能默默忍受,内心却十分凄凉、痛苦。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二零零四年。一天夜里,大弟弟正在睡觉,天亮前,他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突然看见一个人来到他的床前,轻轻的喊他。弟弟说:“舅公公,你不是早死了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呢?”那人说:“哎!实在对不起,真是说不出口,就因为那年偷了你家的羊,这么多年还在地狱里呆着,不能转生。今天我是特地来还你的帐的。”弟弟正想和他说话,他却不见了。弟弟认为是梦,也没在意。

第二天下午,弟弟想去买个小猪仔,到卖猪市场一看,因为去晚了,好的、大的猪仔都卖完了,只剩下几只很小很小的,他不想要,正准备回家,一个熟人喊他:“快来,快来买我的猪,你别看它很小,乖的很,又肯吃,保你越喂越满意。”弟弟觉得是熟人,不好推辞,就把这头小猪买回家去了。回到家后,喂它玉米糊它不吃,弟媳说他买到的是病猪,上当了。第二天清晨,弟弟先把羊群赶到山上去,然后回家喂小猪,小猪却不见了。他以为昨天真的是买到病猪了,是不是死在哪里了?心里有些沮丧。可晚上羊群回家来时,发现小猪在羊群里跑的很快,吃的饱饱的。弟弟觉得很奇怪。可是从这天开始,小猪就真成了羊群中的一员了,每天跟着羊群上山下山,从来没有在家里吃过任何东西,连水都没喝过,就这样,六个月长到了一百多斤。

弟媳也感到很奇怪。一天,她对弟弟讲:“我活了几十岁,没有见过这样的猪,不吃粮食,不喝水,长得还很快,而且聪明,有时能听懂人说的话;有时象狗一样做些动作逗人笑;有时又象猫一样悄悄走到人跟前和你玩。世界上哪有这样的猪啊,是不是就是你梦到的那位舅公公变猪来还帐的呀!你喊喊它的名字(当年偷羊人的名字),看看它有什么反应?”弟弟真的喊了一声,那小猪好象是听懂了一样,连忙跑到弟弟跟前,又跳又叫,嘴里还“嗯、嗯、嗯”的叫着,象是在答应。弟媳也试着叫它,它同样“嗯、嗯、嗯”的应答。

弟弟说:“此时我确定它就是当年的舅公公转生成猪来还债了,我明白了先前做的那个梦是真实的。我很可怜它,我不忍心吃它,也不想养太长时间,只养了六个月,它已经长到一百八十斤了,就把它卖给了别人。我希望它快点转生成人,不要再变成畜牲了。人活在世界上,真要做一个好人,做了任何坏事都会害人害己,遭到应有的报应。”

由此事我想到,当今大陆的人们,由于受“无神论”的影响,受邪恶中共的利诱与挟持,特别是那些邪党官员及邪党警察,尤其是邪恶的“六一零”成员,为了一己私利或盲目服从上级指令,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所犯的罪行比偷一只羊不知大了多少倍,会有什么样的报应在等着他们啊!那是无法想象的。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听从上级指令而犯的罪就不惩罚你。所以,我希望大陆的民众,包括对大法弟子进行过迫害的各级官员和警察及“六一零”成员,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赶快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与所编造的谎言,不要再继续助恶为虐,以免成为邪党的陪葬品,“天灭中共”已是不争的事实。给自己留一个赎罪和得救的机会吧,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