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残鸟雀”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苏轼在他的《记先夫人不残鸟雀》一文中说,他小时候,家里“有竹柏杂花,丛生满庭,众鸟巢(筑巢。括号内都是笔者所注,下同)其上。”他的母亲武阳君(苏轼母亲的封号)“恶杀生”(讨厌杀生),因此,全家人都不捕取鸟雀。于是“数年间,皆巢于低枝,其鷇(刚出生的小鸟)可俯而窥也(低下头来就可以看得到)。又有桐花凤(鸟名,躯体象鹦鹉而略小,羽毛五色而绿色为多,性极驯)四、五,翔集其间。此鸟羽毛,至为珍异(珍贵奇异)难见,而能驯扰(驯服、顺从人意),殊不畏人(一点也不怕人)。闾里间(邻居)见之,以为异事(罕见的事情)。”

掩卷而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罕见的事情呢?因为万物都有求生的本能。在远离人群的地方,鸟儿们就会被蛇、鼠、狐狸等天敌所伤害,于是它们就观察和寻找安全的栖息之地,当它们发现有这么一家善良的人家时,就会呼朋引伴前来安家落户。正所谓,“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啊。仔细想想,这样的恩及鸟雀之家怎么能不是人才辈出的呢?一个家庭在同时代就出了三位大文学家,可见“积善人家,必有余庆”(《易经》)其言不虚也。

想必苏母之“恶杀生”并不是要做个样子以博得什么虚名,更不是恐惧于法律而有意为之,而完全是出于自己善良的天性。不是说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吗?谁要是有这样的老师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讲天人合一的,就有仁爱的传统,虽然不是人人都象苏轼家那样,但几千年以来大家爱护鸟类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以后却发生了所谓“翻天覆地”的变化。咱们就以麻雀为例:

麻雀在中国是种类繁多,遍布城乡的鸟类。从古到今,从来就没任何一个政府会认为小小的麻雀是自己的敌人。可是匪夷所思的是在1958年,中共说麻雀是四害之一,专门发文件命令大家消灭麻雀……于是城市大街小巷农村漫山遍野都是消灭麻雀的人,用弹弓打的、用诱饵毒的、用网罗捕的、追逐的、高声呼喊吓唬的,麻雀们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被活活地累死了,尸体一堆一堆的。大家都热情高涨的把死麻雀们装上车去上交。口号声声,红旗飘飘,凯歌阵阵。可怜无辜的麻雀们陷入了毛泽东发动的又一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了,只因为它们有时是要吃点粮食,但中共拒不承认它们也会吃虫子的事实。我亲耳就听到有个人说:“毛主席真伟大,一个号召,把麻雀都给弄光了。”在这种狂潮之中,其它的鸟类也难逃厄运,比如我们这里的野鸽子、喜鹊、乌鸦等等。人们成群结队的连夜就去抓、去打,以为革命,视为进步。

鸟儿们几乎要被虐杀殆尽了,更为恐怖的是,麻雀是害虫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在九死一生中活过来的人们对麻雀的仇恨仍然丝毫未减,一提麻雀就说是害虫死有余辜。因为这是“党说的”,“要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于是我们那时候就经常自发地去捣鸟窝、甩鸟蛋、杀幼雏。

当然,田地里的各种虫害四起也就成为必然了。人们不得不使用越来越多的农药来杀虫。我自己在好多年后才确信麻雀根本就不是什么害虫,但是悔之晚矣。我许多年来诸事坎坷、疾病缠身(特别是奇痒无比的皮肤病),想来也是自己造下的许多罪业所致。所幸的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师父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的说一说。”(《转法轮》)我终于明白了不能杀生的道理。随着我不断的学炼法轮功,全身的疾病都不药而愈了。我非常感激师父救了我的命。

我有时候想:如果小时候就能学到法轮大法,我肯定不会干那些杀生的事;如果从小接受的是“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经》)的传统教育而不是“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严酷”的仇恨教育,那么我也不会干出那么多的损德之事的。事实一再告诉我们:跟着共产党为非作歹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扪心自问:我要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说不定会成什么样呢!所以中共的所有谎言在我们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们的眼里,是狐狸的尾巴永远也藏不了的;法轮大法是什么我们修炼的人是最清楚的,是最有发言权的,特别是像我这样经历太多的人。中共编造的什么自焚自杀的谎言,徒增笑料耳。

所以我想:我有责任把这些事实真相讲出来,请大家都来听一听,评一评,到底谁正谁邪。也请大家都来想一想: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和修炼何罪之有?我们打坐炼功就能夺取共产党的权?如果炼功就能夺权的话,那么当年毛泽东他们为什么不在井冈山或者延安窑洞里炼功啊?为什么非得要三大战役人海战术的杀人呢?数尽共产党所有的夺取政权的革命,哪一个是与炼功有关呢?巴黎公社?十月革命?还是秋收暴动?毛泽东不是自己都说“政权是由枪杆子里面取得的”吗?

面对这么多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我们不得不向大家说明这些事实真相,好让大家明辨是非曲直、分清正邪善恶,不要上当受骗助纣为虐而铸成大错给自己造下还不清的罪业。于是我们在共产党(自1999年7•20以来)十二年的血腥镇压之中,还是毅然决然的遵照师父的教诲做着好人,义无反顾的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告诉给我们可爱的同胞。我们真心诚意的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善良的心态和美好的未来,千万不要跟着共产党害人害己祸国殃民。

苏轼在下文的最后说:“苛政猛于虎,信哉!”。

在《礼记•檀弓下》里的有一个典故。说:孔子路过泰山脚下,有一个妇人在坟墓前哭泣。夫子就停了车问为什么哭。妇人说。“我公公被老虎咬死,现在我的丈夫又被虎伤害了。”夫子说:“那你们为什么不到别处去呢?”回答说:“这里没有苛政。”

于是孔子就说“苛政猛于虎也”。

实际上,共产党又是“猛于”一般“苛政”的。不是吗?请看看《古拉格群岛》、《风雪夹边沟》、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等书,共产党之邪恶比秦始皇、法西斯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所以我们说:共产党又猛于苛政。不是吗?列宁的十月革命完全是一场滥杀无辜的暴乱,其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弄得民不聊生而引起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水兵起义;斯大林的大清洗杀人两千多万;毛泽东的一系列政治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多少生命、家庭以及人们的善念良知?红色高棉杀害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来实现共产主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们,哪个手上没有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中共先后杀害我中华同胞累计达八千万之多……不然,当年的东德人民为什么甘冒失去生命的危险要逃往西德?罗马尼亚人为什么要把不可一世的齐奥塞斯库送上断头台?俄罗斯的民族英雄们为什么要解体苏联?东欧为什么会剧变?中共为什么会面临着越来越猛烈的三退大潮?

朋友,我亲爱的同胞!八千万无辜同胞的血难道还不能使我们清醒吗?世间所有的生命都有求生的本能,难道我们中国人就可以例外吗?

朋友,我亲爱的同胞!我们堂堂正正之人,谁愿意在随时都可能被虐杀的淫威之下苟延?我们明明白白的君子,怎么能眼睁睁站立在共产党的危墙之下等死呢?所以,朋友,我真心诚意的劝您从共产党的黑窝里逃离出来,从共产党的破屋危墙之下退出脱险;这样您才会拥有自由和光明。

朋友,我亲爱的同胞!看看当今的世界: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全球,在一百个国家和地区当中有一亿多的人们在修炼法轮大法。看看历史:自1992年法轮大法传出到至今,全世界只有中共在抹黑法轮功迫害修炼人,而且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穷途末路了。现在明白事实真相的人们越来越多,截至2011年6月22日,已有超过9735万之众的中国人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了中共所有的邪恶组织。

朋友,您呢?

朋友,我亲爱的同胞!告诉您这些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我们善良仁爱“化被草木,赖及万方”(《千字文》)的民族传统的回归;告诉您这些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您自己,为了您能拥有美好的人生和生命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