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尊将我从死亡中救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我母亲是大法弟子。而我多年来却是带修不修的,只是在身体难受或有病时才想起来学法炼功,没有把修炼当作严肃的事情对待,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我骑车去给别人送货,出了车祸,车祸之后发生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那些记忆全忘掉了。后来听亲属说,我在半路上被一辆让交警追的发疯的摩托车撞到,人被撞的飞起很高,然后大头朝下摔在水泥道上。交警车一看出事了,马上逃离了现场。我的嘴、鼻子、耳朵都在往出流血,躺在地上足有一个多小时。看热闹的人很多,也没人理,大家看我伤的这么重,都认为我必死无疑。最后有个好心人打了120,把我送到了当地医院,医院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拒绝治疗了,意思就是活不了了。

当地医院治不了,我丈夫找朋友把我送市医院,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经过会诊,我下颌骨折三处,颅骨骨折,血从耳内大量流出,口中流着从肺部出来的血,小腿开放性骨折,因血管破裂,大量失血,危及生命。

这时就妈妈不知道我出车祸了,爸爸、二叔、嫂子都给妈妈打电话,让她赶快去医院见我最后一面,他们都认为我活不了了。但妈妈了解情况后没有慌,她一边求师父救我,一边告知同修为我发正念,并平静的对我爸爸说:“她没事的,你放心吧。”爸爸一听妈妈这么一说,心里象是有了底。

妈妈一路发着正念来到市医院。妈妈在我去做腿部手术时见到了我,我双目紧闭,脸蜡黄,妈妈就一直喊我的名字,并焦急的对我说:小会,你遇到车祸了,有生命危险,快求师父救你,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气息微弱的“嗯”了一声,妈妈见我有回应,又接着说:“不要怕,有师父管,你很快就会好。”第二天我又做了下颌手术。手术都很成功。

妈妈为了让我加强正念、能叫我学法,就一再央求医生把我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医生说还没脱离危险不行,妈妈就一再坚持,最后医生勉强同意,从重症室出来,我仍是面目皆非,但妈妈不被假相所动,坚定的信师信法,不顾我丈夫及婆家人的不理解,一直读法给我听。

就这样,没过多长时间我醒过来了,也能认识家人,虽然腿部还流着血、头部伤口还未愈合,但我身上哪里都不痛,也不难受,同室的病人都很奇怪,因为我从没象他们那样痛的大呼小叫的,认为我坚强。其实我心里明白,都是师父在为我承受,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妈妈的正念鼓励下,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这么严重的车祸,我两个月就能下地走路了。从那天起,我恢复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好,现在我所有的家务活干起来都毫不费力了。

我从心底里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感谢师尊给了我新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