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师父身边的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这几年,曾多次看到或听到本地有的同修在搞一些项目,这些项目多数是集资,其项目的内容多少让人难以理解,比如:给新唐人集资,给神韵集资,给师父集资,给大纪元集资……问其根据,答曰:“本地一个同修跟师父身边弟子有联系,这个项目是师父身边弟子同意的,错不了。”同修说时,声音压低,表情神秘。甚至一再强调:“这事范围不要扩大,其它地区也在做呢。”越是神秘,越是小范围的,就越有吸引力和参与力。

最近,本地又有同修说:“台湾新唐人2号卫星合同续签了,网上都登了。现在资金很紧,咱们有能力的同修是否出点钱?”我说:“这不是集资吗?”同修说:“这可不是集资,集资是大面积的号召,这事只是限于个别人,有能力的就出点,范围不要扩大,反正知道了都不是偶然。”我说:“这事是从哪里传来的?”同修说:“咱本地一个老同修和师父身边的一个弟子有联系,这事你放心,假不了,第一批款已经拿过去了。”“是啊,国外的同修付出的那么多,我们力所能及的拿点钱还不应该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呀。”

信还是不信?做还是不做?为了大法我什么都能舍的了,但这事我得用法衡量啊。这时,我把师父讲的法迅速的在脑子里回忆了一遍,这一衡量,还真觉的这事有问题。

修炼人就是修的这颗心,为什么一提到师父身边的弟子就那么感兴趣呢?为什么愿意跟师父身边的弟子联系呢?为什么师父身边的弟子说话就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呢?我认为,看重师父身边的人,这本身就是一颗心。这种心的背后无非是私,其目地是想多得点什么,多知道点什么,别人没有做的项目我做了,来头大,有威德,因为是来自师父身边的信息,没准是师父认可或默许的。我认为,这种看重师父身边人的本身就容易走偏,就是修炼上的一个漏。用法对照,不难看出,那些以“师父身边弟子”如何说的说法和做法都是偏离法的,不能参与。

我们经常说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可是,当我们人心很重又偏离了法时,师父要点化我们和归正我们,师父为我们每个人都操了许多心,把能够指导我们修炼直至圆满的法全部讲给了我们。师父更告诉我们以法为师。当我们看重师父身边的弟子时,是否想过:他们能代表师父吗?他们就没有人心吗?如果是真正修的好的话,那也一定不会轻易告诉你:“我是师父身边的弟子。”更不会以“特殊身份”跟大陆任何同修联系搞这个项目那个项目。而且,大法是修炼,不是做事儿。

我们也看到,这些年,在大陆以“师父身边弟子说的”搞的一些项目,很多都出了事,参与的许多同修被抓,损失很大。细想想,这不是自己不正的人心招来的迫害吗?因此,这些年里,和“师父身边弟子有联系”所搞的一些项目,总是出事不断。甚至公安特务也混在其中。这事很值得冷静思考。

修炼不要有崇拜的心,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去人心和境界的提高都是一样的。当有的同修崇拜国外同修或师父身边的同修时,我们是否想过:这些年里,师父批评的那些参与邪恶网站的,项目中配合不好乱来的,找师父的家人讨说辞的……有没有师父身边的弟子?这里绝不是说,师父身边的弟子都修的不好。我只是说,在人中修炼就会有人心,我们不要人为的把师父身边的弟子当作偶像,这也会害他们的。

记的刚入门那几年,我的人心也是很重。找不到师父,就找师父身边的人。听他们谈什么都觉的好,都觉的高。回来后再给身边的同修讲,潜意识里有一种美滋滋的显示心。“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大法时,当我看到师父身边的辅导员和站长也出来配合邪恶上电视“表态”时,在心里震惊的同时,也悟到了修炼不能看别人,就修自己。尽管这些年走的跟头把式,但是在这一点上还是走过来了。

修炼不要有分别心,不管为证实大法做了多少事,或有什么特殊身份,都是一个普通弟子,心性和境界见证一切。

作为师父身边弟子,是否也应该向内找一下,为什么这些年里,大陆有那么多同修总是扯着你们不放?能够在师父身边,这是多么的幸福啊!可是,你们是否做到了修口和低调?为什么别人会知道你是师父身边的人?如果你很朴素纯善,修口不张扬的话,别人怎会讨你的“口风”?当大陆同修向你问这问那时,这本身就能反映出你的修炼状态。是否有点显示心和自命不凡把自己举高了点?在哪里都有修的好和修不好的。师父看我们的是这颗心,不看你在哪里。也许你的一句不经意的话,会在大陆产生你想不到的后果。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还真得严肃对待这些事儿。

本来,我想把这篇文章写的平和些,可是,有些语气还是硬了些。我只是点个话题,大家切磋,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