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们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明慧记者宁简综合报道)从孩提到青年时期,每个人心中都有印象深刻的老师,也可能学富五车、做人方正,也可能慈母般善解人意、在烦难中指引方向、呵护鼓励。老师教人立身、授人学识。道德高尚、学问渊博的老师受学生、家长尊敬,是学生人生道路的楷模。

在中国有很多以“真善忍”作为毕生信仰和追求的老师,他们要求自己做好人,敬业、善待学生,讲给学生做人的道理,使他们不但有志向,还要成为道德高尚的人。这样的好老师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求之不得,却在1999年7月以后的十余年来受到中共一批又一批的迫害

全校师生公认的好人遭劳教、酷刑

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男,51岁,在32年的教学工作中,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两篇。孟斐老师所教的初三班,有三名学生获得了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国家级),对一个县城来讲,这是很难得的成绩。孟斐老师深得学生、家长和同事们的尊敬。有一位老师曾说过:“咱们全校老师、学生和家长们没有一个不说孟老师是个好人的。”

然而,孟斐老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数年来遭受了两次拘留、两次劳教,受到惨烈的非人的折磨。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参与迫害的恶警曾说:“没想到你的人缘这么好,我去调查时,没有一个不说你好的,也都承认你工作能力强,我也相信你们都是好人,可上边逼着没办法呀!你可别记恨我。”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2009年9月8日,孟斐在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八大队遭受酷刑。两个恶警和两个劳教犯,把孟斐铐在铁椅子上,前后左右夹攻,恶警孙丰俊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鼻子和嘴里流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衬衣、浸透了裤子。孟斐说: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样对你们不好。我学大法做好人……正说着,孙丰俊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大腿上,感觉刺骨的疼,孟斐流下了眼泪。恶警孙丰俊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后边的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疯狂的折磨持续两个多小时。

人群中有一个曾经是她的学生

人们都听说或经历过文革中学生斗老师的惨剧,却未曾想这样的惨剧今天还在发生。

侯有芳,女,48岁,甘肃金昌市西坡村中学物理老师,兰州师大物理系毕业,曾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和优秀特级教师。2000年,侯有芳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押回金昌。从此,校长黄继生不让她给学生上课,只让她做饭、干粗活。2001年1月,侯有芳被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侯有芳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所长胡登平对她拳打脚踢,用理发的推子强行把嘴撬开,灌食。侯有芳脸部被打肿,身上被打的一块一块的黑紫色。参与迫害的人群中有一个曾经是她的学生,这个学生灌食时不敢面对侯老师,只好躲在门后。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因侯有芳坚持信仰、向人们讲真相,2002年8月,侯有芳被关押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被恶警多次吊铐毒打,以至于侯有芳的胳膊、腿都被打断,最终于2002年11月29日被折磨致死。据说死时体内大量出血,包括肋骨、盆腔都被打骨折,内脏严重损伤。为掩盖罪行,公安不通知家属直接将遗体火化,然后立即把几个凶手调离原单位。

副校长在致人大呼吁书中签字,遭精神病院药物致死

陆红枫,女,37岁,原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曾因教学优异获得全区优秀教师、以及市级先进荣誉。2000年3月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公开信上签字,被停职,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灵武精神病院一伙人从家中绑架。陆红枫被绑在病床上,注射和灌食大剂量药物。据精神病院一名医生讲:有一种德国进口药,普通人吃一片就会昏迷三天,而给陆红枫每天要灌24片。50多天的非人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生命衰竭,于2000年9月6日离开人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山东莱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被注射毒针

山东省青岛莱西市实验中学教师,胡克玲,四十六岁,修炼法轮大法。教学水平高,任教期间,特别是从二零零零年以后,本校教师们大多找领导申请,把自己的孩子放到胡克玲任教的班级,有的家长托好几人要把孩子送来。二零零五年的十二月,胡克玲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莱西拘留所八天的时间,学生家长纷纷找校领导、找公安要求放人,要求让胡老师回校上课。

二零零二年九月,为了迫使胡克玲放弃信仰,在劳教所、洗脑班未收的情况下,青岛路派出所、莱西“六一零”副主任丁会军、实验中学的办公室主任马学军把胡克玲劫持到莱西二院精神病科,关押三个多月,注射毒针,把一个健康人几乎折磨成了精神病。在家人持续四处奔走、营救下才得以释放。

二零零三年正月,胡克玲回校上班,一见到她的样子,几个同事趴在她肩头上哭了,都说,“你不知道,你的样子简直是活脱脱的一个精神病患者了……”这一年,从冬天直到夏季来临,恢复了半年的时间,她的脚还是肿得穿不上鞋。

注射毒针的后遗症:胡克玲手指的骨节肿大
注射毒针的后遗症:胡克玲手指的骨节肿大

安徽吴胜利老师被抓,邻居老奶奶哭了一夜

安徽省巢湖市和县绰庙中学的语文教师吴胜利,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好人。吴老师自从炼法轮功之后,事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学校,他工作认真负责,所带班级成绩总是领先;与同事的交往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吴老师总是默默无闻地打扫办公室卫生,或者在炎热的夏天看到别人的自行车被太阳曝晒了,就一辆一辆的把自行车移到阴凉处。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只要有一颗真诚善良的心,谁都会感觉到。吴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好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为向人们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被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和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劫持到劳教所。吴胜利的隔壁邻居是一个老奶奶,得知吴胜利被抓的消息后,整整哭了一夜。她对别人说:“象吴老师这样的好人都要抓,难道天真的要变了吗!”

宁夏获奖音乐教师九死一生

丁发栋原是宁夏银南一所中学的优秀教师,宁夏优秀键盘手,他的音乐作品曾在全国首届中音杯获奖。丁发栋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后,折磨他二十多年的病痛奇迹般地痊愈了,法轮大法的法理让他明悟人生真谛。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想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遭到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三次。在看守所、劳教所,恶警为达到逼他放弃信仰的目的,纵容在押人员肆意折磨他,期间的经历可谓九死一生。在银川看守所期间,丁发栋被关禁闭,坐老虎凳三天三夜,室内狭小冷如冰窟。四人包夹,丁发栋全身被绳索捆绑,双手被铐在铁板上,起满了水泡,两脚铐在老虎凳下,失去知觉。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劳教所成立了十多人的“转化”班,以减教期为诱饵,兼施各种阴毒的手段洗脑。丁发栋坚守信仰不转化。在这期间,妻子一人带着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精神几乎崩溃,最终选择了离婚。丁发栋不愿再使她痛苦,无奈地同意了。三年后回家,家人看到他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瘦成了七十多斤,瘦成了一把芦柴,妻子又与他复婚了。然而在派出所的蹲坑跟踪下,丁发栋至今被迫流离失所。

结语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1年6月,因信仰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3425人中,至少有320人是教育工作者。这些人中有大学教授、校长、特级教师、一级教师……还有多少教师、各行各业的好人受到中共的抓捕、关押、罢职、经济迫害,目前尚无法统计出具体数字。

这样的迫害案例遍布中国各省市,他们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学生、家长们最放心、最需要的老师。中共却不准人做好人,还把中共自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栽赃案放入学校的课本,甚至考试期间强令学生们回答,诋毁“真善忍”,污蔑法轮大法,强制学生变成中共“假恶斗”的接班人。中共是在毁灭着华夏民族的下一代。

望广大的教职员工、学生、家长们擦亮眼睛,抵制迫害,抵制中共造谣宣传,保护中国人的良心。